法轮功代表在2000年国际特赦组织中西部地区会议上的演讲

会议主题:“精神,宗教和人权:凝聚我们的希望和运动”

【明慧网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十日】 女士们,先生们:

首先,请允许我感谢国际特赦组织邀请我们参加中西部会议并就法轮功在中国的形势进行发言。

我很荣幸地在致力于改善他人生活的诸位面前发言。关注他人的幸福,尤其是当关注的对象远在万里以外,这非常需要善心和无私的精神。本年度中西部会议的主题是“精神,宗教和人权:凝聚我们的希望和运动”。针对这一主题,我想,介绍法轮功在当前中国的形势是个非常恰如其分的内容。

诸位中大多数人可能已经听到过法轮功在中国正在遭受的迫害,所以让我在告诉诸位“行动”之前先谈一点关于“希望”的问题,并介绍一下法轮功是什么,以及成为一名修炼者意味着什么。法轮功修炼者,象我一样,就是在生活中努力实践“真善忍”这一普遍原则的人。当我第一次发现法轮功的时候,那种感觉几乎就是一种解脱,就好象终于在世界上找到了实在、真实和永恒,心底里有一种东西与我在法轮功的主要著作《转法轮》中读到的教导产生了共鸣。从那时起,我便义无反顾。法轮功给了我持久的目标感--过去我从未如此清醒和有意义地生活过。精神信仰是一种能够在逆境中提供安慰的东西,而高尚的道德价值观则可以在周围的一切变得阴沉、以及潮流在把每个人拉向不同方向时为你定位。

我想,各位都会认同:这些是中国XX党绝对无法提供的。中国政府也无法向她的人民提供足够的医疗健康保障。对于中国的13亿人口来说,医院是远远不够的,尤其是农村地区。尽管医疗费用,特别是象外科手术等大型治疗的费用,不断增加,许多医院的医疗质量却常常与人们所期待的相去甚远。所以,几十年来中国人一直在寻找可作为替补的药物和治疗方法,这并不是什么令人惊奇的事,尽管政府把被他们定义为“迷信”的事物视为禁忌。气功流行起来了。中国领导人自己也用气功师做为他们的主要保健办法,这已经是公开的秘密。每天早晨都有数百万人在全国的每一个公园里做着各种各样的锻炼以保持健康和体形。法轮功就是在这种环境下于1992年公开传授的。几乎完全靠“心传心,人传人”,这个功法就这样发展起来了。起初是因为,比如说,一个老人在公园里偶然发现有人在炼法轮功,他就跟着学了起来。在刻苦炼功和学法的过程中,他的疼痛和慢性病渐渐消失了,他变得明显地健康起来了。于是,他的妻子、邻居和朋友就会想知道事情的究竟,并且他们也会去尝试。然后,当他们也体验到法轮功的好处时,更多的朋友和亲人就会感兴趣并开始尝试。

我在这里并不是在强调法轮功的治疗效果,因为这一点已经毋庸置疑。“美国新闻和世界报告”在镇压法轮功发生之前的去年二月刊登了一篇报道,报道中一位中国体委高级官员说:

“法轮功以及其他类型的气功一年可以节约每个人1000元人民币。如果有一亿人炼功,每年节约的医药费就是1000亿。朱镕基总理对此非常高兴。国家可以马上使用这笔钱(用于经济建设)”。

这相当于每年100多亿美元,不是一个小小不言的数字。然而,领导层中并不是每个人都对法轮功不做广告却快速增长的受欢迎程度感到高兴。1998年政府对此功法进行了一次调查,他们震惊地发现仅仅法轮功修炼者的人数一项已经达到大约七千万到一亿,这已经超过了中共党员的人数。直观地说,这个人数大致相当于美国人口的三分之一。这些人只是普通的公民,遍布各个年龄层和社会的各行各业,从农民到教授,甚至包括政府官员。他们过着普通的生活,与其他人唯一的区别是他们炼功并遵从一定的原则。其结果是,他们中很多人好像特别健康、幸福,工作起来富有成效。任何政府为这种情况感到高兴都是有道理的,但对于中共当权者中的几个强硬派来说,这却意味着太多的人追随更高的标准而不跟从党的路线。

与很多人可能想到的正好相反,实践真正的精神信仰并不意味着盲从。对整个法轮功事件有一个最大的误解,那就是,认为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一直在引导人们走向天安门广场并为此功法做出牺牲。李先生自从1994年开始就停止了在中国的传授功法,绝大多数修炼者从来未曾与他谋面。人们前赴后继地站出来是因为他们感到法轮功是一个好功法,而不是因为有人告诉他们要那样做。修炼者应该为他人着想,并通过自己的修炼获得更大的智慧。我不认为你可以用钱让人产生勇气并站出来抗议暴政,除非人们自己从心底里愿意那样去做。当然,总会有一些学员更容易想出一些主意,能够有效地把他们的想法与人们沟通,并因而成为“关键人物”。但即使他们被捕之后,抗议仍在继续。整个网络是非常庞大而松散的。

你们可能会问,为什么信仰自由如此重要呢?为什么我应该在我每天读到的8000例迫害中更加关注这一事件呢?前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主席拉比.大卫.萨伯斯坦(Rabbi David Saperstein)恰好谈到了其中的要点:

“……宗教自由是不可分割的。宗教自由如果不能给予所有人,那么就无法对任何人起作用。宗教自由……在整个美国历史中都是人的基本权力……。没有宗教自由,没有对宗教自由的承诺和信仰自由,你最终就无法得到我们珍视的国际人权体系中的任何其他自由。……当我们看到象法轮功这样的团体因为他们的信仰和实践他们的信仰而遭受打击时,我们需要所有民主国家站出来说话。我们尤其关注中国,因为中国在过去一年中,整个国家的宗教自由状况严重恶化。对于……藏传佛教徒,地下基督及天主教会,以及象法轮功这样的人群都是如此。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法轮功已几乎成为为了更广泛的宗教自由而抗争的象征。”

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当今世界最大的独裁国家。世界上所剩的独裁者已经寥寥无几,象中国国家主席江泽民那样能集结军队和警察的独裁者就更少。践踏人权的暴行每天都会在世界范围的一些小国家发生,每天这些暴行的大部分都会被世界忽略。而中国是这样一个大国,我们忽略它就等于将我们自己置于冒险之中。世界上最大的独裁政权发生的一切会给整个世界,尤其是亚洲,带来影响。因此,我们敦促世界人权组织站出来帮助阻止中国的践踏人权行为。

从第一天起我们就呼吁和中国领导对话,但除了暴力之外,他们没有做出任何回应。许多敢于向政府请愿的人都是老年人,这一方面是因为很多炼功人都是老年人--这是中国领导人所谓“反革命”的托辞显得如此可笑的原因之一,--但是事情还有另一方面的原因:设想一下您是一位老人,肾功能衰竭,心脏衰竭,高血压,您剩下的日子都将在吃药和跑医院中度过,在前面等待您的一切不过是疼痛、煎熬,以及长年作为家庭的沉重负担。这时,什么东西出现了,给了您新的活力,简直就如同给了您一份新生活的合同。这可不是毒品,--您从内心得到了改变而且您的思想是清醒的。这时,警察来了,说:“立刻停止你正在做的,它是邪恶的,对你有害。如果你不同意它是邪恶的,我就要把你投入监狱,投入劳改营,折腾得你身心交瘁直到你改变你的思想。”象许多中国的老年人那样,您会想:“什么?!回到那种悲惨、绝望和等死的生活中去吗?政府一定不知道我非常了解这个功法。我得去告诉他们。我还怕失去什么吗?”

我个人绝不会考虑放弃对法轮功的信仰,否则将意味着我放弃自己认为在这个世界上真实的一切,那就好象试图告诉别人“诚实是不好的、善良是坏的、耐心和宽容是坏的”一样荒唐。镇压对我来说毫无道理,但我确实理解是什么力量驱使中国的法轮功修炼者冒着失去他们拥有的一切的危险--他们的工作、学业、家庭、名誉、社会地位乃至生命--去说一件事:“法轮功是好的”。他们希望中国政府知道这一点,希望世界知道这一点。法轮功给了他们思想、身体和心灵的自由,而这正是中共强硬派最恼火的一点,是中共强硬派控制他人的偏执欲所面对的一个障碍。

每天来自中国各地的修炼者找出他们自己的方法抗议政府的镇压政策。这些修炼者认为对邪恶的默许就是对正义的背叛。他们其中的一些人试图到天安门广场去打横幅,尽管很多人都在靠近北京之前就被警察抓住;另一些人则想方设法向公众散发说明真相的材料,因为后者在政府控制的媒体宣传下多半不知道实际发生了什么。在庞大的公安系统和现代设备的帮助下,政府设法跟踪大批的修炼者,窃听他们的电话,甚至让他们的邻居监视和汇报他们的言行。国际特赦组织的亚太宣传主管,T.库曼今年早些时候说:

“数以万计的法轮功成员仅仅因为实践他们的信仰而遭到逮捕。他们都是中国的普通市民,从不伤害任何人,……他们不是罪犯……。中国去年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而能逃脱谴责是非常令人震惊的。……逮捕、监禁、酷刑,甚至骚扰口头反对镇压的人民。”

人权团体最近报告大约25000人未经审判而被劳教,至少600人被送到精神病院,超过500人被判处严厉的、最高达18年的监禁刑罚,至少67人在警察拘留所死于酷刑折磨。这些还仅仅是被报告出来而且得到确认的案例。但数字还不能讲清故事的全部。今年四月,“华尔街时报”的一篇报道是这样开始的:

“在陈子秀去世的前一天,逮捕者再次命令她放弃对法轮功的信仰。在遭到连续的赶牛用的通电刺棍的重击、几乎失去意识的情况下,这位58岁的老人坚定地摇了摇头。暴怒的地方官命令陈女士光着脚在雪地里跑。同监的和其他目击了这一事件的犯人说,两天的酷刑使她的腿严重淤伤,她的短发上粘满脓血。她在外面爬,呕吐了,然后晕倒,从此再也没有恢复知觉,于2月21日离开人世。”

如我们这样的文明国家甚至不会如此虐待最恶劣的罪犯,更别提对待我们的祖母。几天之前的10月25日,美联社在电子报道中写道:

“一名男子,被击倒在地,他们踢他的腹部和头,直到鲜血从他的口中喷洒到灰色的石板上。在旁观者请求警察停下来的过程中,一位老年妇女被揪着头发拖出数码。”

正如你们可以看到的,这个事件很大程度上是一个道德问题。中国人看来正在缓慢地但切实地从当前的强权恐怖中苏醒。

从中国慢慢透露出来的案例,我们看到警察拿出了中国以前不幸发明的最残忍的刑罚,比如将竹签钉入指甲;使用“地牢”这种将犯人以最痛苦的体位用链子锁起来的酷刑器具;他们还拿出了前苏联使用的一种伎俩,即将完全清醒、正常的人送入精神病院以向其他人暗示所有相信这个所谓“邪教”的人都精神不正常。他们发现精神病院是个拘禁的好地方,因为无需任何法律程序,还可以通过注射药物和镇静剂使被囚者保持安静。

另一个邪恶的趋势是无视对妇女施加的犯罪。去政府上访的修炼者很大比例都是妇女,既有年轻的也有年纪大的。警察随意殴打这些手无寸铁的妇女的脸,踢她们的下身。我们还得到某劳教所的报告,一群女修炼者被脱光衣服后推到关满男犯的牢房中。接着发生的事情悲惨得难以在此描述,但这是镇压的野蛮和残忍的标志,不止是肉体上的折磨,还有对尊严的践踏和邪恶的恐怖。警察被授权随意随时闯入学员家里,偷走他们的个人物品。在某些地区,他们对修炼者进行罚款,并迫使他们从别人那里借钱支付罚款,结果造成了数以千计的家庭的破碎和贫困化。从江泽民最近的指示判断,这绝不是镇压中无意带来的副作用,而是一个战略性的政策。江泽民在指示中说:“从经济上枯竭,从名誉上搞臭,三个月消灭他们”。

当然,指示是三个多月以前发出的,而现在中国的修炼者变得更加坚强了。除了他们令人钦佩的耐力以外,另一个令人钦佩的地方是他们在整个过程中保持了非暴力的立场,他们一点也没有回击。他们为了更多人的利益忍受了这一切。他们知道不能以恶制恶。他们最强有力的武器就是善与忍,而那正是让世界看到真理的唯一途径。

做为活动家,我确信你们懂得那样的日子,当世界上的冷漠和暴行将压倒你们时,你们想知道你们的努力是否会带来不同的结果。我相信你们都懂得那就是没有希望的行动。法轮功就是将我们的“希望”和“行动”最终统一成让世界变得美好的强大力量。因为他们的信仰,中国的法轮功修炼者蕴含着巨大的内在力量,从而使他们能够为了实践他们的信仰自由而不断上访。我们海外人士必须做的就是使世界了解正在发生的一切,并积聚支援以使矛盾有朝一日得到和平解决。

在最近的历史中,我们一次次地见证了民间的、非暴力的抗争能够取得成功这一事实。在当今的中国,法轮功修炼者正在后浪追前浪、前赴后继地向前迈进,从他们身上看不到任何被吓倒的迹象。

最后,我愿引用自由之家副主席马克.帕默的话结束我的演讲:

“阅历丰富和受过教育的人们希望改善他们的健康和精神价值。你不能禁止这一点,就象你不能禁止基督教,佛教,……或任何其他伟大的精神运动。法轮功,就我判断,是今日亚洲最伟大的个体运动。没有什么可以和他的精神和重要性相比……法轮功值得世界的支持……我非常强烈地感到这是现在中国的一个特殊关头,一个根除倒退、独裁、压迫和加入现代世界的契机。”

谢谢各位。

(2000年11月9日译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