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的事实

山东潍坊市潍城区北关镇河湾村大法弟子玄成喜被活活打死经过


【明慧网2000年11月11日】2000年10月7日下午,于河镇镇府司法所里早已关了许多大法弟子。当时有几个学员被打得伤势很重。下半夜一阵阵撕心裂肺的叫声使大家都惊坐了起来,原来是进京上访的大法弟子高继生被押送回来正在惨遭毒打。随后又有两位女学员被关了进来。就这样一直折腾到天亮。

10月10日午饭后,浑身是伤的高继生又被叫到了隔壁屋里,政法委书记滁永生和原政法委书记王新民等人对他开始了惨无人道的暴刑,打手们都喝得大醉,举着胶皮管子、木板、电棍,失了控似的对着高继生的头部胸部及背部猛打,还不时的用皮鞋踢跺;打昏后,用凉水浇醒,情景十分悲惨。高继生被抬回来时,已经不省人事,面部血肉模糊看不清模样,后背又红又肿全是木板印,一直处于昏迷。

紧接着是女大法弟子张风英被毒打;惨叫声、胶皮棍、木板以及刽子手们的狂笑声混杂在一起,所有在场的人都流下了泪,值班人员目不忍睹而离去。可打手们已没了人性,肆意毒打着,直到打累了才罢手。张风英被抬回,因始终昏迷,所以毒打时没有了喊叫声。等抬回时,脉搏微弱已昏死,她的全身被水浇透。回时昏迷,可还没等醒来又被拖走再遭毒打。这一天,有9人惨遭毒打,他们没有吃一口饭,有的被连续毒打几次,他们处于昏迷中,大小便只能躺着,随时需要人照看。

10月11日下午,北关镇河湾村61岁的大法弟子玄成喜被拉来了,打手们逼问他真相材料是从哪里来的,他没有回答它们。它们毒打着他,他惨叫着,大约过了四十分钟,打手们吃饭去了,值班人员实在不忍心看下去,叫了两个人过去把他扶起来喝水,那场面惨不忍睹,地上积满了水,玄成喜趴在水中,他的鞋子被扔在一边,外衣被扔在连椅上,浑身冰凉,血肉模糊,他已失去了知觉,因不省人事,费了好大劲才把他抬到连椅上。想给他换件干衣服,可是没办法换,因为血衣脱不下来,只好把衣服撕碎,这时看到他的后背已经被打的说不出是啥颜色,皮裂着口子,两大腿后侧肉都碎了,上牙床渗着血。他又惨叫了几声,便眼球上翻、头歪向了一边,功友急忙打电话叫救护车,急救车一到,四人把他抬上车送往西城医院,天上下着雨,这时他的脉搏已经没有了,心脏停止了跳动。

10月12日一早,“管事人员”就令被关押的人把需用物品搬到了一间很少有人去的房间,他们连夜雇来的员工正在往窗户上焊铁棂子,又叫人把玻璃都用报纸贴上,将几个知情者软禁起来封锁消息。

10月14日上午,政法委书记滁永生恐吓说:“回去后就说他(玄成喜)心脏病发作致死,谁出去乱讲一样的下场。”

就这样,身体强健、忠厚老实善良的61岁的大法弟子玄成喜被于河镇政府的滁永生、王新民等凶手活活打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