芬兰洪法记

【明慧网2000年11月14日】有人请我写一写关于我们在芬兰是如何洪法的。我并不想就此写一篇报告,因为我把它看作是一种经验交流。当然,在芬兰的洪法过程中,我遇到了很多心性上的考验,但是有些已记不清楚了。

在我已经修炼法轮功大约半年的时候,一位同修问我是否愿意同她一起前往98年10月在芬兰举行的健康博览会。我答应了,虽然我并不知道此行的意义所在。在这之前,我一直生活在一个小村庄里独自修炼法轮功,因而我不知道洪法的重要性。我们一行包括四名芬兰女功友,一名中国男功友还有一名瑞典的男功友。我们和参加博览会的另外七组人共用一个展室。他们有些在卖茶叶,有些在卖围巾,还有些人在做驱邪,治病和算命等等事情。我们在一张桌子上摆上我们的书和录像机,并播放教功带。我们的教功带整天都在播放,那些人时刻都面对着录像。

我们还预定了一个亲自展示功法的场地。当看到场地时,我们有些失望。它在一个楼梯旁,偶或有人经过。我们担心没人能看到我们,这样我们就无法把法轮功的资料发出去了。然而,我们想,我们应该在现有的条件下尽最大的努力做好,并计划在那块地方摆上一个桌子并展示功法。第二天,当我们要开始做准备工作时,我们吃惊地发现楼梯旁摆满了椅子,我们原本要站的地方有大约50张椅子相互摞在一起。显然,我们无法在那里展示功法了。那位预定场地的功友有点焦虑了,他去找博览会的组织者抱怨说我们无法在那里炼功。因为椅子太多了,没人愿意移开它们,所以他们给我们提供了另一个场地,由我们自己选择地点。我们因而得到了一个位于餐厅中部的场地,每个人都可以清楚地看见我们,我们把大法的小册子发送到人们手中。很多人参观了我们的展位并就法轮功提了问题。

在博览会上,大约有30个人留下了他们的姓名准备参加讲座班。1999年春季我们两次回到芬兰,他们中的15个人来参加了我们的讲座班。据我们所知,那时在芬兰没有修炼者。我们没有什么芬兰语的大法资料,只有一些从瑞典语和英语翻译过来的一些材料。

在博览会上,我们产生了把《法轮功》翻译成芬兰语的想法。我们在瑞典生活了很长时间,我的瑞典语比我的母语要讲的好,所以最初我想我不会去翻译什么。但是我们一开始翻译工作,我们就好像从某个地方得到了一些帮助,虽然在此过程中,我们也遇到了很多困难。例如,当我们第二次打算去芬兰的时候,我们想带上译好的半本芬兰语的《法轮功》,但就在起程的前两天,电脑中有8页翻译稿找不到了,我不得不重新翻译,请了两天假尽力去完成这项工作。我现在可以承认我当时不太高兴,但是这大大地磨炼了我的忍耐力,同时,我还悟到了很多法。我们从芬兰回来后,我在因特网上找回了那8页稿件。那个网站我基本不用,我也不知道我是如何将它们放到那里去的。从那以后,我开始把所有的东西都存储到一张磁盘上。

1999年6月,我们还联系了一家芬兰的印刷社,他们愿意印刷《法轮功》。紧接着,7月就传来了中国禁止法轮功的坏消息,那家印刷社因此取消了和我们之间的约定。1999年10月我们在赫尔辛基以法轮功的名义又参加了同样的展览会。这一次,只有两名瑞典的功友和一名芬兰来的功友。那位芬兰功友愿意作芬兰的联系人。虽然她也炼动作,但她不学法。很多人来到我们的展室,这次我们有了芬兰语的《法轮功》一书和教功带。人们谈论着中国对修炼者的迫害以及报纸和广播对此事的新闻报道。我们了解到一些芬兰报纸的新闻报道,我们努力去纠正那些误导性的报道。另一个瑞典功友给电视台和广播电台打了电话,告诉他们法轮功不是邪教,也不是宗教。她还接受了电台的采访。当镇压开始的时候,她还联系了外交部人权办公室和亚洲事务办公室,告知他们发生在中国的情况。10月份,展览会结束后我们也去拜访了这两个机构,希望获得他们的帮助,解决中国发生的危机。然而,亚洲事务办公室在有严重事件发生之前不会采取任何措施。而严重的事件真的发生了,一个修炼者被折磨致死,但这是我们事后才知道的。外交部人权办公室的官员向我们解释说芬兰总理在一个中国政府也出席了的会议上指出:中国不尊重人权。

在10月的博览会上,有些人想学习法轮功。大约有20个人留下了他们的姓名以便参加一个周末介绍班。1999年11月,一个中国功友从伦敦到芬兰来出差,如果有感兴趣的人参加的话,他愿意在赫尔辛基提供一个为期一天的课程。我们随即写信给那20个人,邀请他们来参加介绍班。他们中来了10个人,学习了动作,并被告知要阅读《法轮功》。我们现在有了一部《转法轮》的草稿,希望很快可以印刷成书。我们也已经开始将9天讲法录像带翻译成芬兰语。2000年3月初,我们又来到芬兰,发现这里已有了一些修炼者在家修炼,但是仍然没有一个集体炼功点。好像芬兰人得法非常困难。

在芬兰的时候,我们去了一些图书馆,给他们带去了瑞典语的《法轮功》和《转法轮》。芬兰语的《法轮功》出版后,我们又把书和芬兰语的教功带送到了图书馆。在芬兰休假期间,我去了那些还没有大法书籍的图书馆。那里的人们还不知道法轮功是什么。

1999年9月,我们在芬兰的洪法方式有所不同。我们七位来自瑞典的学员来到芬兰的赫尔辛基,在一个广场上进行为期一天的功法展示。人们来看我们表演,一个女孩说在一个手推车上看到我们,一定要来和我们谈谈。她也想学法轮功。有人还给报社打了电话,对正在发生的事情进行了报导。2000年10月,健康博览会又如期举行了。我们除了在上次洪法的那个广场上洪法外,还想同时在地铁站洪法。现在,我们一行七人又从瑞典来到芬兰,两位功友在博览会上做功法展示,另外五位功友在场外示范。那时天气不是很冷。有35个人想学习法轮功,所以我们又迈上了去芬兰的路程。

我们不知现在这些人中有多少人修炼法轮功。土库港和赫尔辛基有一些人在修炼。据我们所知,那里现在仍然没有炼功点。

(2000年11月12日译)

本文译自: http://clearwisdom.ca/eng/2000/Nov/12/PFW111200_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