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发报经历


【明慧网2000年11月15日】今年七月中旬以来,世界各地的大法弟子积极洪法、向世人讲清真相,日本弟子也纷纷行动起来,从明慧网上下载材料,筹备编辑了面对在日华人及日本人的中、日文报纸。学员们有的利用休息日走上街头向行人发放报纸;有的把日文报纸投入各家各户的信箱中;有的学员每天坚持到中国驻日大使馆附近向华人及日本人发报纸。东京入国管理局从周一至周五每天都有许多外国人去办理再入国、签证等有关手续,其中有很多中国人。碰巧那里离我打工的地方很近,我下工后就和另一位功友一起在那儿发报纸。后来几位功友也参加进来,我们两人一组轮流干。

记得第一天在入管局附近的路口发资料时,非常不好意思,心里忐忑不安,生怕被拒绝,但是当我横下心平静地向行人说,“请看法轮功真实故事”时,没想到多数人纷纷接过我手里的资料,有的人主动从我手里拿。不到五十分钟,我手里的四十几份中文资料及三十多份英文资料全部一扫而光。开始的时候都象这样,发得比较顺利,大部分人都欣然接受,欧美人、黑人、南亚人更是无人拒绝。大约每天可发三百份左右中文报纸、英文资料六十多份及少量日文报纸。

可是不久干扰和麻烦接踵而来。有一天下工后我匆匆赶往入管局。刚过马路,就看到有几个日本警察在那里,三个功友正和他们讲话。看我过来警察也让我登记姓名、年龄、住址、电话,并说有人打电话投诉,说你们在这儿未经许可发资料,所以过来看看。他们仔细看了看我们递上的中日文报纸,功友热心地介绍大法和在中国学员受迫害的情况,他们表示理解,非常友好地寒暄后离开了。附近国税局的警备员也给我们提意见,不希望我们站在他们大楼门前,让我们径直往里走,站到入管局跟前去,并拿走我们的报纸中日文各一份进行审查。我们就接受意见,以免给周围人造成不便。在功友到附近警署获得派发资料许可后,就没有类似的麻烦了。

后来功友告诉我,原来那天上午来过一位戴墨镜的中年中国男人,威胁说“你们在这儿发报纸有许可吗”,功友说准备申请,他恶言恶语地又说了几句,样子很凶。我也注意到我们和警察讲话时,在我们不远处,两名西装革履的年轻男子,象是中国人,正使用专业照相机在拍照,可能是中国大使馆方面的人吧。看来连日来发报纸的活动造成了一定震撼。让许多人了解法轮功真相是邪恶所最惧怕的。

以后就是天天面对来自各行各业、各个国家的人,其中华人居多。我们总是友好地说声“您好”,然后递上报纸,“请看法轮功的真实情况”。一些人进去办事之前接了报纸,出来后都给我们鼓励。一次一位约摸六十几岁的中国老先生,当我递上报纸时,他拍拍手里的公文包说“拿过了”,并真诚地和我握手,还竖起大拇指,我连忙道谢,我估计他是在里面办事时读了我们的报纸。有的人和我们说“你们办这个报纸太有必要了,其实在Ɗ.25'以后你们就应该这样做”;有的人说“你们真勇敢”。一位美国老先生读了英文资料后兴奋地说“我很高兴年轻人都来作这样的事,你们代表了未来,……。我不同意中国政府的做法。”有个白人小伙子友好地接过报纸后,一看到“法轮功”字样,马上回头给我作“V"字手势,意思是“必胜”。还有一次,一位年轻的中国男士办完事出来后和我们打招呼,说他读了报纸觉得很好,然后就往地铁站方向去了。一会儿他又回来了,手里拿着一份中文报纸,说“这是在下面捡的,非常干净,还可以发给别人。还有乱扔的、搞脏的,你们应该收拾,别让人说我们中国人不文明。”我被他的善心所感动。有的华人读了我们的第一期报纸后急切地希望看到下一期,总是问有没有新的。有的人想学法轮功,询问炼功点及联系人等等。还有的自己拿了报纸还要给亲朋好友带回几份。善良的人们的支持、鼓励和想了解真相的渴望极大地鼓舞了我们。

有些华人可能由于受大陆负面宣传影响,怕心很重。有人随手接过报纸,还以为是一般的中文报纸,一看到“法轮功”三个字,便象触了电似的,马上退回,有的人干脆扔到地上。有的人把报纸折成几折,揉成团儿,抛到一边。我觉得遇到这些事,更说明我们努力向世人讲清真相非常有必要。我们只有主动地去消除邪恶,才能使更多的人认识到真相。所以我们遇到犹豫的人,就主动鼓励说,“别怕,欢迎您了解真实的情况”,往往对方就接过了报纸。有的人 第一个人给他递上报纸 ,他没有接,可是到第二个人又给递上,他却接了,好象他在考虑、抉择。我们发报纸的两个人都配合默契,常常不厌其烦地一次、两次、甚至多次递上报纸,希望每个人都不要错过了解真相、选择自己未来的机会,尤其是对待日本人。日本人特别是公司职员一般比较冷漠。最初我们一递上报纸,他们就本能地用手一挡,阻止我们。多次被拒绝后,我常人心就出来了,“给你们好东西你们不要,那我就不管了”。可是看到其他功友发给日本人报纸时人们频频接受,我想可能是我的心有问题,善心不够。于是我看到日本人走过来,就举起日文报纸,让他们清楚地看到“法轮大法”四个字,虽然依旧有人漠然,有人视而不见,有人排斥,但天天坚持这样作,渐渐地有人开始盯着那几个字看,看过之后伸手接。这样我每天都能发出去十几份、二十几份日文报纸。其他功友也有同样感受。大法的威力,加上我们的善心,我们的坚持不懈,终究会抹去人们心中邪恶的阴影,见证真理的光辉。

发报纸时提高心性的机会也很多。有一天我遇到一个年轻的中国男士,文质彬彬的样子。他说他读过《转法轮》,自认为对法轮功有一定的了解,很有兴趣地问法轮功的情况。我用自己的切身体会谈身心如何受益,他承认法轮功有祛病健身的功效,但对大法的超常、师父的功力等等疑虑重重,我试图让他信服师父及大法的伟大,结果不知不觉讲得过高,对方不但没有被说服,反而说我“十七年的教育白受了”等等。一起发报纸的功友说我忘了正事,我痛悔不已。我意识到是自己的显示心、争斗心在作怪,所以事与愿违。再遇到咄咄逼人要争辩的人,我只告诉他(她)先读报纸,了解了解法轮功的真实情况再说。这种事有时也成了一种干扰。

有时人们的只言片语也在考验自己修得扎实不扎实,关键时能不能守住心性。有一天我正和一位功友发报纸,一个中年中国男子推着自行车嘴里嘟嘟囔囔地走了过来,我递上报纸,他说:“你们会被抓起来的,你们还想不想回国?”我们只是微笑,没说什么。他返回时又冲我们说:“你们不要干了,老江不喜欢这个。”我们依旧不说什么。我想我们丝毫也不想和政府作对,只是想告诉善良的人们真相。

有一位日本男士好象是在附近工作,很和善的样子,我几乎每天都能见到他,他总是友好地寒暄。有一次他突然问我:“你天天这样发报纸,你还回得了中国吗?你想见你的父母,你回不去怎么办?”我的心不禁一动,随后平静下来,我说,“不要紧的”。他说,“只发报纸,而且是在日本,没有关系,没那么严重是吧?”我点点头,他才放心地走了。我看到自己的心是那么容易被带动,差得太远。在我们发了将近一个半月报纸时,有一天他又走过来,问我:“你们要发到什么时候?什么时候结束呢?”我说不知道。然后他象是自言自语似地说:“是因为报纸很多所以一直要发,是吧?”我无言以对。在这炎热的夏日里,日复一日地站在这里发、发、发,打招呼、微笑,真感到有些累了,究竟发到什么时候呢?我停止想下去,我感到羞愧。国内弟子不惜用鲜血和生命捍卫大法,不顾个人安危向人们讲清真相、洪法救渡世人。即使是发一张传单都随时有被抓捕、虐待、抄家、判刑的危险。而我们在海外的弟子却可以天天堂堂正正地在公共场所洪法,告诉人们真相,真的应该珍惜这样的机会才对。我们所需要的是持之以恒,努力坚持做好能作的事。只要法没有正过来,只要还有人不知道法轮功的真实情况,不知道邪恶对正义的践踏,我们就应该作下去。

通过这一段发报纸,我感到确实是象师父所讲的“为大法做什么就是在给自己做什么一样”。在积极向世人讲清真相、揭露邪恶的同时也在修炼自己,最终是我们自己受益。作为大法的一个粒子,让我们共同做好洪法讲清真相的事,共同提高受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