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大法弟子高献民

【明慧网2000年11月16日】我在北京遇到高献民时,他是广州市暨南大学教生物的老师。老高一米八几的个子,但人却文质彬彬的。当时许多弟子云集北京护法,老高也是其中之一。

在和老高交流时得知,他是家中的独子,他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有一个能干的妻子,有一个小女儿。他的父亲开了一个公司,并希望交给老高经营。但老高毅然放下了这一切,只身赴北京护法。

在北京时,老高经常拿出自己的钱给功友们买棉被、铺垫和食物。有一位功友要回湖南,想让走不出来的弟子走出来,大家知道这位功友没有足够的费用,因为当时许多弟子都拮据,老高拿出几百元钱给这位功友,鼓励这位功友多让一些走不出来的弟子走出来。后来老高自己也回了一趟广州,他说他要去做工作,要让广州的弟子走出来。大家都不敢肯定他能否再回到北京,但老高的回答很坚定,他一定会再回来。两个星期后,老高又回来了,并带动了许多弟子走出来。

由于其他原因我去了另外的地方,也失去了与老高的联系。后来和老高一起的功友告诉我,就在邪恶之徒要把大法定为邪教的前一天,老高和其他功友们悟到必须挺身而出,制止邪恶。于是他们十几个凌晨五点来钟就走了出来,决定去天安门。巡逻的保安发现了他们并报了警,他们没走多远,就被110警车截住了。老高第一个被拉上车,还有几个弟子也被拉上车,其他弟子迅速散开,警察一看急了,赶紧去追,车里只剩一名武警在看守老高他们。当时老高看到左右两边的车门灵机一动,左手一下把左边的车门拉开,对功友说“这边走”,于是几个功友跳下车走了,那位武警过了一会儿回过神儿来,赶紧过来把车门关上,把枪拴拉得“劈叭”响,指着老高他们说“谁敢再跑?”老高根本不理他,右手一下把右边的车门拉开,说“这边走”,于是功友们都跳下车走了。那位武警一下傻眼了,一把抓住老高的衣服,说“你跑不了”,老高对他笑眯眯地说:“我没想跑”。就这样老高被关进了北京的一个看守所,警察审问他时,老高的回答机智而幽默,警察审得累得不行,却生不出气来。在监号里,老高向犯人们洪法,告诉他们关于法轮功的真实情况,犯人们很佩服他对大法的坚定,竟然用“大法”来称呼他。后来老高被送到驻京办,被广州的警察接回后又关了十五天。老高被放出来后,经常与功友们交流,把自己的体会和收获讲给大家,鼓励走不出人的弟子走出人来。

记得那一天我刚从牢里放出来,从一位功友那里得知老高在广州的看守所里被迫害致死,我心里充满悲愤。邪恶势力的总代表江泽民及其爪牙又欠下了一笔血债。这位功友告诉我老高是因为在广州的一个公园里和朋友们聊天,被扣以“非法聚集”的罪名刑事拘留,在看守所里老高用绝食来抗议公安局的这种非法行为,被强行灌浓盐水,而且一次给老高灌了两斤盐,盐都没有化开,象稠粥一样就残忍地灌进去。老高当场休克,看守所将人送到医院时人已经不行了,这才通知老高的家属。按法律规定,老高死因不明,法医对老高遗体解剖时家属可以在场看结果,但老高的家属却被告知不可以在场,自然也看不到解剖的结果。看守所对外说老高死于心脏病,但所有认识老高的人都能作证老高从来没有心脏病。

一个好人就这样走了,走得那样匆忙,走得无声无息,但他证实大法的足迹却闪闪发光!正告那些积极协助邪恶势力迫害大法弟子的人,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江泽民被送上历史审判台的日子已经很近很近了,执迷不悟且继续助纣为虐者必将为自己的恶行自食其果。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11/16/怀念大法弟子高献民-16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