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邪之间


【明慧网2000年11月16日】一年了。X教这两个字,象一座山重重地压在亿万法轮功修炼者的头上。一夜间,舆论抨击铺天盖地,公安抓捕紧锣密鼓。非法组织--X教--反革命,定性在升级;取缔--打击--镇压,迫害在加剧。70多人被残害致死,数百人被判刑,50000多人被劳教,更多的人被抄家,亿万人在一夜之间被推向了政府的对立面,成了镇压的对象。这一组组数字足以证明这场正邪大较量的惨烈和空前!

然而,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围绕着正邪这两个字展开的。一方为正,另一方即邪,这是毋庸质疑的道理。那么究竟谁正谁邪,孰是孰非呢?茫茫宇宙,包含多少未解之迷;渺渺人生,掩盖多少事实真相?!

其实,无须揭露谜底,明眼人也一看便知了。

第一, 正邪非为人定,定性本身就是错的。性本为事物的本质,自在其中,何须用定?人就是人,鬼就是鬼,邪魔装扮成君王也终究是邪魔,“定”了也是这样,不定也是这样。人为地去定性,定,不是个人的主观意志?正如我们的师父所说:“邪教就是邪教,不是由政府来决定的。难道邪教要是符合了政府中一些人的观念就可以定为正的,而正的不符合自己的观念也可以定为邪的吗?”法轮功自92年传出,93年被“国家气协”评为“明星功派”,获“边缘科学进步奖”;96年以前一直是“国家气协”的直属功派,99年7.20被定为非法组织,99年10.26被定为X教,2000年10月被内定为反革命组织。这一日三变的定性说明了什么呢?且不说定性的本身,单就从这一个过程就足以使人看到点什么,不是吗?你这一连串的定性,哪一个是准确的呢?是法轮功一出来就是邪的,上亿的人修炼,而政府没有发现,还是一开始是正的,后来修炼的人数“太多”,而变成所谓“邪”呢?如果是前者,那么何来明星功派?为什么获“边缘科学进步奖”?国家为什么不早制止,而使更多的人误入“歧途”,这个责任不应由国家来负吗?如果是后者,那么又何来“歪理”“邪说”之词,因为一开始就是《转法轮》,没改过,没变过,怎么前几本是正的,后来就邪了呢?这不是人为地信口雌黄,胡说八道是什么?拥有了至高无上的权力,掌握了国家机器,控制着舆论工具,并不等于就拥有真理,更不等于就是正的,时间能证明一切,终有一天诋毁者会自掘坟墓,被定在人类历史的耻辱柱上!

第二, 法轮功的功理告诉世人:这个宇宙中最根本的特性真、善、忍,他就是佛法的最高体现,他就是最根本的佛法。...能够顺应宇宙真、善、忍这个特性,那才是个好人;背离这个特性而行的人,那是真正的坏人。...同化于这个特性,你就是一个得道者......这句句真理,哪一句是邪的呢?道家的真、佛家的善、儒教的克己,尽在其中。这宇宙的大法涵盖了一切,既然承认道教、佛教、儒教,那为什么要诋毁佛、道、儒赖以存在的大法呢?毛泽东讲过真善美,刘少奇《论XX党员的修养》都是邪的吗?而事实的根本是:不是因为宇宙特性符合了佛道两家的修炼,而是符合了宇宙特性才成为正教。况且,在此末法时期,人类无心法的约束,道德急剧下滑,已经滑到极其危险的境地。在此危难之时,讲真善忍,呼唤人性回归道德。修炼者返本归真,何邪之有?而有的人连这通天大法都敢诋毁,其罪可想而知。

第三, 从修炼者本身看。大法修炼机理告诫世人,要修炼就必须同化真善忍标准,其修炼过程也是从做好人开始,不断净化自己,做更好的人,最后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按此标准,众多的真修弟子,向内找,修自己,无时无刻不按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我可以肯定地说,街头任意两个打架骂人之人,决无一个大法弟子。有这样一个群体,何用扫黄、打非、治黑!那么扪心自问:这样一个“心中无恶念,口中无恶言、行为无不忍”的修炼群体如果是邪的,那么还有谁是正的呢!即使在当前,在遭受毒打、镇压,被剥夺生活的权力,甚至被剥夺生命的权力,他们依然无怨无悔,默默忍受这一切,这是多大的善德,何等的忍耐!换个角度,那些镇压法轮功的凶手,他们做得到吗?社会上任何一个什么教,做得出吗?难道是弟子们害怕吗?不!我们的师父说:“要知道人一旦知道了真理和生命存在的真正意义,为其舍命而不足惜的。”(我的一点感想)在当今形势下,任何一个人都清楚,法轮功弟子的脚只要一踏上天安门,他在人间所拥有的一切瞬间就会不复存在,他很可能被关押、被毒打、被判刑,甚至为此付出生命代价。换句话说,大法弟子只要想去天安门,迈出这一步,就必须放下常人的一切,直至生死。这样一群连生死都不怕的修炼人,遭受百般虐待而无任何不良之举,如果这还是邪的,那么还有正确的吗?

“佛来世中行,常人迷不醒;毒者甚害佛,善恶已分明。”警醒吧,世人!天网恢恢,天理昭昭,善恶一念即定终生;正邪不分,必定秽满自身;为虎作伥,也只能是做魔鬼的陪葬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