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啥坚修法轮功


【明慧网2000年11月17日】我是一名普通女工,然而,却逃不脱工作、生活中的许多无奈与困惑。是法轮功告诉我"德"的重要,从做好人开始,勤修德行,闻过改之。修炼之后我感到:师父的法有如一瀑清泉,翻洗着我的身心也翻洗着我的灵魂,身心健康,我有了难以想象的愉悦与轻松。

去年七月,中央不让炼法轮功了。我想,这么好的功法,不让炼就不炼了?就在这时,两个鲜明的事例出现在我的面前。

我的姐夫在老家文化宫打更,炼法轮功之后,工作任劳任怨,深得领导信任。去年七月以后的一天,晚上在家睡觉,突然有了脑血栓的症状,一个跟头摔在地上,半片身子没了知觉。脑血栓那可不是一般的病啊,换一般人,住进医院,一时半会儿出不来。一时间,单位的领导来了,众口同声,劝他快上医院。我姐夫说,我是炼功人,这是我的关难,炼几天功就会好的,保证没问题。

我姐夫说没问题,单位领导不信,就提出要不要换更夫的问题来。我姐夫知道,单位的更夫,三天旷工就要换人,自己虽得领导信任,时间太长怕也不行,于是跟领导说,你给我七天时间,七天一到我准上班,信得过我,就等,信不过,那就换吧。为了情面,领导说,你就安心治病,我找人替你七天。

半个身子没知觉,两个人架着站不起来,说七天上班就能上班?带着满腹的不信,领导走了。

姐夫炼功到第七天,忽然想起对领导的承诺,说要上班。姐姐担心,是,七天姐夫一天一个变化,恢复的速度叫人难以想象,可是他的半个身子毕竟还很笨拙,一个人上班,行吗?姐夫说行,自己下楼,打个三轮来到单位,一下子,单位的领导都惊呆了。问:真的没打针?真的没上医院?姐夫说:我就是在家学法炼功,没打一次针,没吃一粒药,不信,可以去调查。领导信了,默许姐夫在单位看书学法,不久,姐夫就骑自行车上班,一切症状全部消失。

我的邻居王叔,五十余岁,身体多病,常年靠住院吃药来维持。看着父亲遭受折磨,炼法轮功的女儿劝父亲修炼法轮功。为了王叔,王婶和王叔一起来到炼功点儿,修炼两个月,王叔的身体发生了惊人的变化,药不用吃针不用打不说,原先行走困难的他,每天早上竟然能骑自行车驮着王婶到公园儿炼功了。可是七月份以后,王叔不炼了,原先炼好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医院也治不好他的病。没多久,看着前一段好好的父亲变成这样,王叔的儿子来到派出所,和熟识的片警说起来。片警曾亲眼见过王叔的变化,就说,那就让他炼吧,并亲自把没收王叔的书送还给王叔,可是,晚了,离开了法轮功的王叔带着满腹的遗憾与世长辞。

两个实例,使我明白了一个道理,那就是,法轮功是救度世人的天法,修心去业,消业积德,才能得到心底的安宁,最后功成圆满,步入天国世界。

去年七月以后,单位领导多次问我,说你还炼不炼法轮功,我说我炼,我说我为了
自己不再沉沦而炼。其实说是,人为啥总是别人说了算?别人咋说就咋做?是修炼使我明白了,自己认为对的就去做,不管别人让不让。我的生命不能交给别人去主宰,我要为自己活一回。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