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狱警扒光女学员搜身,男狱警拽手脚淫笑助阵

控诉中国大庆警察的下流无耻

【明慧网2000年11月20日】 受中国传统的熏陶,和大法弟子修炼的慈忍纯真。对于一位贞洁善良的女性来讲,你在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污辱她的人格那真比拿刀子捅她的心还让人难以忍受。

这件事就发生在黑龙江省大庆市东风拘留所里。污辱人格的丑闻本来早就应该曝光于世,但由于受迫害的大法弟子确实受到了难以承受的打击,且又在后来的狱中日子里继续受到了欺凌虐待,几乎导致她精神失常和记忆力的丧失。是大法给予了她重新面对人生的信心、力量和勇气,使她从精神打击的桎梏中走了出来。近日才在功友的陪同下,向笔者悲愤地讲述了此事。

姜紫兰(化名),女,三十九岁,是大庆市某厂职工。今年五月初她和几名功友相约到某处去串门,被闻讯赶来的派出所民警以“多人聚会”为罪名而拘捕,并立即送到了大庆市东风拘留所,强行无理拘留15天。至5月11日师父生日之日,姜紫兰等17名被非法关押学员同时悟到。我们修炼大法没有错,我们的师尊没有错,我们在一起谈宇宙真理,提高心性,做世上最好的人没有罪,没有错。于是大家以绝食来抗争,利用一下这唯一的一点人生的权利,

可是在东风拘留所这个人间地狱里,我们大法弟子连这么一丁点人权都被剥夺了。这事很快触动了邪魔们的邪火,引起了狱卒们的恐慌。于是从5月12日开始,他们疯狂的向大法弟子进行报复,灾难很快的落到了姜紫兰的头上。

当时姜紫兰正光着脚坐在号内的通铺上,狱卒和另一名男管教依次闯了进来,对姜紫兰说:“所长要找你谈话”。于是不由分说就一人架着姜紫兰的一只胳膊,把尚光着脚的姜紫兰拖到拘留所的值班室。姜紫兰一瞧,那有所长呀?只有一名带着手套的女狱卒和另两名不认识的男狱卒,在斜眼看她。(其他功又补充说那女管教好象姓崔,那三名男管教分别叫郭春光、程善义、王光绪)。说时迟,那时快,尚未等姜紫兰醒过腔来,架她进来的两名男狱卒早已把她掼到在地上。随即又分别按住了她的两只手,几乎又把她从地上薅了起来。另两名男狱卒则迅速的分别抓住了她的两只光着的脚。只见那女狱卒面露狰狞、两眼鬼光,人性全无象母夜叉一样,扑到姜紫兰的身边。随即在邪劲的驱动下,把姜紫兰的毛衣扒到了头上,又三下五除二解开了姜紫兰衬衣纽扣,扒光了她的上身。随即女狱卒鬼火中烧又扒下了姜紫兰的毛裤。虽然只剩下了裤头,可女狱卒并不放手。拿一只手用力撑开了姜紫兰的裤头,另一只手则伸到了姜紫兰小腹下乱抓了几把。

这一场景完全是在光天化日之下,在四名男狱卒抓腿扯膊下,在十只邪恶淫欲目光聚焦下完成的。这一突如其来的灾祸,早已把姜紫兰这位贞洁善良的女性吓蒙了。她真是肝胆俱裂,从她眼中流出来的已不再是泪。她的大脑一片茫然,只有那女性的本能在促使她机械地呼喊:“救命啊!救人啊!!!”。她责问那母夜叉:“你还是女人吗?你还是人吗?你们还知道羞耻吗?”对于这一声声撕心裂肺的善良生命的呐喊,那母夜叉却并不手软,反而卑鄙无耻的责怪起受害者姜紫兰来。说:“你喊啥?我不还给你剩下裤头了吗?”……

姜紫兰虽然用生命在高呼救命,可在这座人间地狱里,其他功友被囚在牢中爱莫能助。这时的姜紫兰才真正地遭遇到了、认识到了什么叫痛不欲生。

接下来的就是这五个狼狈为奸的狗男女,把奄奄一息的姜紫兰重又拖回了监狱,当时只把她的裤子提上了,上身仍然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郭春光(男狱卒)指派同监的大法弟子给穿上,同监的弟子说:你们太没人性了,衣服是你们给扒光的,你们不给穿上反倒让我们给穿你们还够人字的两撇吗?它们也自知理亏,心亏,扔下姜紫兰溜溜地走了。

谈到此事姜紫兰说:“我真的一直在努力把这悲惨的一幕从我的记忆中抹掉,我真不敢回首此事,因为它几乎困扰着我不敢面对人生。如果我不是一个大法修炼者,我真的没有活下去的胆量了”。

我说,我们之所以要把这件事讲出来,就是让全中国善良的百姓,让全世界尚有同情心的人们来看看,在这江泽民的暴政统治下,在它券养的国家专政机器下,它们是怎样残害无辜生灵的。它们的可恶之处,卑鄙之处,就在于从本质上要彻底地败坏人类尚存的唯一的那么一点赖以生存的道德。

如果没有了道德的约束,人也就失去了做人的标准,那和禽兽又有什么两样呢?江泽民现在正是倒行逆施,保护邪恶,摧残善良。所以我们有责任把真相讲出来,让人们认识江泽民的邪恶本质。

事情虽然发生在我们大法弟子身上,可是作为中国的广大人民群众来讲谁没有妻子儿女啊?谁没有父母兄弟姐妹呀?我们是非不分默默无声地容忍下去,那就是在助长邪恶的气焰,那就是纵容邪恶使其更加猖狂。任其发展下去,谁敢保证有那么一天灾难不会降到你的头上那?人啊,醒醒吧!再不可姑息养奸啦。

(大陆大法弟子供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