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安学员遭迫害 文革惨剧返上台

江西省九江市九江县迫害法轮功学员纪实


【明慧网2000年11月22日】 自去年江氏下令镇压法轮功以来,世人被电视台.电台和报纸上的谎言所蒙蔽。为了还使世界亿万人民身心受益的法轮功以清白,江西省九江县高加喜、黄训贵、王月兰、杨东枝等十余名大法弟子怀着救渡世人的慈悲善念,用宪法赋于每个公民的上访权力,于今年7月进京说明法轮功的真相.

九江县政府获知这一消息后,县委书记刘同颜无视上访乃《宪法》赋予公民之权利。公然用文革式的作风乱下指示:"在法轮功的问题上,可以搞狠一点,搞左一点,经济上把其压跨,打死人我顶着,哪个单位有炼法轮功的要不狠搞就撤职”,并且在当地电视台上大肆宣扬仇视法轮功。一时间,九江县阴霾翻滚,风云欲坠,魔爪开始伸向九江县每一个善良的大法弟子,悲剧开始一幕幕上演…….

永安乡政府接到所谓的上级指示,置法律于脑后,蜂涌上阵。乡党委书记余菊生、副书记周荣基、派出所长何金刚、副所长梅金华于7月7日,在无任何法律手续件的情况下,率村干部开始对乡里的高登权、高桂凤、唐美丽、饶凤兰、黄引娣、张雨新等大法弟子进行抄家,然后把学员抓到各村部,逼写不炼功的保证书。7月8日,有的村里开始演出一出出丑剧:逼学员们打麻将赌钱;副乡长刘某逼60岁的高登权老人喝酒,因当时没能找到酒,就逼抽烟,强行将点燃的香烟往老人嘴里塞,活象一副白色恐怖时代国民党痞子的丑行;还逼学员用邪恶的话骂大法,学员们坚决不从。7月8日晚,统一将学员押到乡政府计生办,学员们忍饥挨饿,两餐得不到饭菜。7月9日,乡党委副书记周荣基亲自上阵:逼学员们写保证书,并唆使计生人员用“哧哧”作响的电棒逼迫学员就范。闻到“哧哧”电棒声,有的围观的群众吓出了哭声。面对淫威,学员们并没有后退,都讲出实话:法轮大法健康身心,当然要继续修炼。听到这些,副书记周荣基魔性大发,就命令计生人员对学员拳打脚踢。打完后,每两个学员铐在一起(因为手铐不够用),吊在窗户上烤太阳。这天的太阳似乎特别火辣,吊烤中女学员高桂凤昏死过去。

吊烤完,邪恶继续让不愿骂大法的学员(包挂苏醒后的高桂凤)一起罚跪在铺满石子的地面上。颈上挂着大牌子,大牌子上写满污蔑师尊和大法以及炼功是反革命之类的话。头顶着烈日,这一跪就是一个多小时。60多岁的高登权老人双膝都跪青了、跪烂了,站起来都困难;唐美丽的头被派出所所长何金刚用装满矿泉水的瓶子猛砸。

炎炎烈日的曝晒之下,汗水渗透了每位学员的衣衫,滴在滚烫的石子上.学员们始终无怨无恨,默默承受着这六月飞雪都难以洗刷的冤屈 .

然而罪恶到此并未结束,乡政法委书记刘小来、派出所所长何金刚,不顾围观群众的怒视,押着折磨后的学员挂着牌子沿着乡政府一大树村游街示众一圈,就差敲锣打鼓戴高帽,使人不免想起了文革。

学员们肉体上的折磨未了,经济上的盘剥接踵而来。游街完后,除高桂风外学员们被强行送往县看守所,被关押18-33天。公安部门执法犯法,学员们的身心倍受摧残。出狱时县公安局潘局长和一科科长李见建华仍不放过学员,强迫每人写保证书并交所谓的保证金2000元以及所谓的执行费200元。

高桂风未被关在看守所,而是在乡政府被继续关押17天,并罚款1700元。高桂风的丈夫因炼法轮功已被县、乡两级罚款4000元,这4000元钱都是变卖家中财产换来的。如今又要交罚款,他们只好到爱国村信用社贷款交罚款。如今他们家已是家徒四壁,儿女被迫辍学在家,田地荒芜。

永安乡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在全国都属罕见,在群众中激起强烈的愤怒。修炼法轮功无非是强身健体,道德向善,做一个好人乃至更高境界中的人,何罪之有?施暴者也许会昧着良心说“上边有指示”,但是“上边有指示”是法律吗?“上边有指示”可以凌驾于宪法和法律之上吗?是谁在扰乱社会秩序?是谁在破坏安定团结的局面?崇尚和迷信暴力,失去的只是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