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节:致敬爱的师父

写在感恩节的季节里

【明慧网2000年11月23日】 又是感恩的日子,辛勤耕耘的师父啊,您今夜小憩在哪里?

我们曾向青山呼唤,那高耸入云的巍峨可曾探望到古今的慧因?我们曾向大海眺望,那烟雨苍茫的辽阔是否蕴含着大觉的智慧?我们曾向星空询问,那灿烂无垠的深邃可能包容无尽的玄妙?我们曾向人生感叹,那貌似崇高辉煌的短暂怎与天地共存,日月同辉?

这亘古的疑问曾是关于生命的,宇宙的,自己的, 过去的, 现在的,永远的……

一年年的春去秋来,一度度的生命更替,自从盘古开天地,等待我们的最终只有作古之人的黄泉之路,任何生存的价值都无法超越死神的威风凛凛,三界密布的阴阴森森。我们的挣扎与无助是任何意义上的逝去;绝望中的发泄和攫取,加速我们背离自身。呼吸的空间越来越小,心灵的驰骋越来越窄,道德的新陈代谢止不住地乾枯,衰竭,多少人的心灵终于变得如同行走的木乃伊,绿野青溪荒芜为破败的沙漠和死地。

我们仅存的是生命深处对生活的真诚,余烬中还保留着的一点温热。仆伏在威严的神龛前,凝神上苍的教诲;燃起缭饶的香火,祈祷飘逸的仙境;举着风雨中的火把,踉跄追踪神圣的足迹;泪流满面,亲吻朝圣的山顶。但,这一切的一切都从来不改变先前的轨迹;宗教的说教,哲学的智慧,生命的无常,从来未能解释无可改变的冷冰轮回。

那绝望的寻觅一直是本能的,热切的,痛苦的,无奈的,永无答案的……

直到有一天,敬爱的师父,您悄悄的从宇宙的无垠中下来,披万道霞光,挟世纪风云。宇宙时空豁然沐浴洪大的慈悲,真善忍的甘露灌溉着枯竭的生灵,归航的明灯照耀迷失的方向,真正的意义回到垂死的生命。一九九二年的五月,天地人共同得到了走向新生的幸运。您关于佛法的教诲,似春雷雳空,把我们蒙垢封尘迷失已久的本性震醒。自此,灿烂的金光,透过层层后天的封锁,重整了沉沦的生命,接引我们向着宇宙的无限升腾……

敬爱的师父,我们何德何能,今世受您亲手提携!我们何幸何运,来日随您永远归去!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闻?!

当恐怖大王挥舞着达摩克利斯利剑,狞笑着布满黑暗的恐惧,巨大的陷阱把人类吞噬,人类残存的可怜精神瞬间变得空洞和扭曲,灭顶之灾的挤压似要粉碎最后的一线生机。低头吗?可以做偷生缝隙中的小虫,却再也直不起人的脊椎。站起来!抛家舍命擎天柱,长笑仰空金刚尊;天地失色神鬼泣,万众屹立真善忍!

这坚定的跟随来自生命的深处,古久的誓言。神圣,不可撼动,无怨无悔,与生俱来。

我们强大,因为我们是师父的亲传弟子;我们坚韧,因为真善忍将我们从新铸成;我们无敌,是因为正法正觉的慈悲宽怀。从平庸里,您把我们滔炼成改天换地的人间豪杰;于残暴的灭顶之灾中,您把我们提升为无私无我的大法粒子。

一切的一切来自大法,来自师父。没有大法就没有天地的一切,我们的一切;没有师父,我们只能在微不足道的宇宙尘埃中挣扎,轮回,直至走向毁灭。您为天地的繁荣费尽了心血,为宇宙的一切开创了永生。

敬爱的师父,我们大福大报啊,今生与您世间同行!我们一定要修得至善至忍,为了光耀大法永世英名。

如果记得去年那万里迢迢的艰辛跋涉,我们怎么也不能原谅世间的罪恶;如果想起师父付出的健康和劳累,我们怎么也不能宽恕迷失的生灵临灭的无知。人真的无以形容的卑微,师父啊,仅仅因为您的慈悲,众生才能够走到今天!我们一年来哭干了眼泪的刚强,在您覆盖层层天宇的无限慈悲中熔化为巨大的纯善,面对残存的邪恶,我们将把无坚不摧的善良更坚实地编织密布在最后一步世间行的每一点空间。

至尊的师父,在这感恩的季节里,我们更懂得珍惜师父给予的福祉。我们懂得,倾任何语言,都无以表达感恩的心怀;呈上我们的一切乃至生命,也无法真正报答师恩。

向敬爱的师父献上弟子的心,请让我们以最朴素最简单的方式:今生今世最大的工作是让所有的有缘人得法;今生今世唯一的心愿是在大法中精进,修成无私无我的正法正觉的觉者!

“寻师几多年,一朝亲得见;得法往回修,圆满随师还。”

师恩浩荡,佛法无边!

大法弟子敬上 于2000年感恩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