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功的遭遇与人情天理


【明慧网2000年11月23日】 自1999年7月江泽民一伙驱使广大公安干警公开迫害法轮功以来,对法轮功学员的打压愈演愈烈,官方使用的手段也越来越残暴野蛮、肆无忌惮。在严密封锁消息的情况下,仅据法轮功明慧网的报导,即已有八十多名法轮功学员在警察拘留所被折磨致死,伤者无数;许多家庭妻离子散,亲人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很多人失去工作、党籍、学籍,在流离失所、生活无着的情况下还冒着随时被捕或被高额罚款的危险。而所有这一切,仅仅因为他们不愿意放弃修炼法轮功,因为他们不愿意说假话和违心的话。

随着时间的推移,国际社会越来越关注法轮功事件的发展,人们也在从各自的角度了解法轮功的究竟。众所周知,在投诉无门的情况下,每天都有法轮功学员冒着被暴打和劳教的危险到天安门广场炼功请愿。那么一年多来法轮功到底经历了些什么?为什么这么多学员无怨无悔地倾自己之所有就为了到哪里向世人说一句心底话——“法轮大法是正法”?难道他们真的有什么政治目的,或者想跟政府或者谁过不去吗?
事情的来龙去脉说来话长,因为篇幅的关系,让我们先来看看过去十六月里法轮功学员的经历吧。

人权团体最近报告,大约25000人未经审判而被劳教,至少600人被送到精神病院,超过500人被判处严厉的、最高达18年的监禁刑罚。这些还仅仅是被报告出来而且得到确认的案例。但数字还不能讲清故事的全部。今年四月,“华尔街时报”的一篇报道是这样开始的:

“在陈子秀去世的前一天,逮捕者再次命令她放弃对法轮功的信仰。在遭到连续的赶牛用的通电刺棍的重击、几乎失去意识的情况下,这位58岁的老人坚定地摇了摇头。暴怒的地方官命令陈女士光着脚在雪地里跑。同监的和其他目击了这一事件的犯人说,两天的酷刑使她的腿严重淤伤,她的短发上粘满脓血。她在外面爬,呕吐,晕倒,从此再也没有恢复知觉,于2月21日离开人世。”

在西方的文明国家,国家机器甚至不会如此虐待最恶劣的罪犯,更别提对待一位善良无辜的老人。

明慧网4月20日报道了36岁的法轮功学员张正刚被活着火化的惨剧。这位受害人的妻子悲愤地控诉道:“3月25日上午8时许,淮安公安部门背着我们亲属将遭毒打造成头部重伤、处于昏迷状态的张正刚送进淮安市第一人民医院,医生进行了抢救治疗,做了开颅手术,取出了淤血,手术后又进行了接氧挂水医治,张正刚心跳、血压均有,可是一直处于昏迷状态。……到了3月30日晚约6点30分医生做了心电图,张正刚心跳微弱,有呼吸,仍处于昏迷状态。公安人员碰头后,突然呼来了四、五十名公安人员,戒严了医院走廊、病房,诓骗看护在病房的我和婆婆等亲属到另外房间(说是谈话,宣布死亡),实际是隔离监控,有几名干警强令医生拔掉张正刚氧气和挂水,并给张正刚注射了一针药物。然后数名干警一涌而上,强行推开了其他亲属和在病房观望的病人及家属,抢走了张正刚「尸体」强行送去了火葬厂,……”这不是滥杀无辜、草菅人命又是什么?!

10月25日美联社在关于天安门见闻的一篇电子报道中写道: “一名男子(指和平请愿的法轮功学员),被击倒在地,他们(指警察)踢他的腹部和头,直到鲜血从他的口中喷洒到灰色的石板上。在旁观者请求警察停下来的过程中,一位老年妇女被揪着头发拖出数码。”

10月14日明慧网报道:“辽宁省沈阳市马三家监狱的邪恶警察,将18名女大法弟子扒光衣服,投入男牢房,与男犯人同居一室,其后果令人发指。许多女学员告诉亲人:“你们想象不到这里的凶残,邪恶……。该监所惧怕此事泄露,至今未释放一名大法弟子。据说罗干在此蹲点。”

11月初明慧网继续报道:“据知情人透露:马三家恶警极其残酷、邪恶,他们将女学员衣服扒光,用物打击女学员下体,有的女学员被打得下阴红肿,几天不能走路。现在他们采用强制转化,将刚进去的学员吊着铐起来,脚尖着地,下面放一个盆,学员吃喝拉撒都在这一个盆里,大便由其他人帮助,不转化就不放人下来。大连市转化中心的警察去马三家“学习”后回来劝学员,说马三家很苦,吃的都是发霉变绿的饭,几十个人关在一个屋里,用一盆水洗脸,水都变了臭了……”

谁不是爹妈生父母养?谁家没有老人?谁人没有手足情?这样的残暴,不似在求天诛地灭吗?然而,这还不能构成那幅镇压法轮功的全景图。

明慧网11月15日的报道还披露了高献民——广州市暨南大学一位身材高大的生物老师的真正死因:“这位功友告诉我老高是因为在广州的一个公园里和朋友们聊天,被扣以‘非法聚集’的罪名刑事拘留,在看守所里老高用绝食来抗议公安局的这种非法行为,被强行灌浓盐水,而且一次给老高灌了两斤盐,盐都没有化开,象稠粥一样就残忍地灌进去。老高当场休克,看守所将人送到医院时人已经不行了,这才通知老高的家属。按法律规定,老高死因不明,法医对老高遗体解剖时家属可以在场看结果,但老高的家属却被告知不可以在场,自然也看不到解剖的结果。看守所对外说老高死于心脏病,但所有认识老高的人都能作证老高从来没有心脏病。”

还有,在一篇题为“一位七岁儿童的苦难经历及证言”(11月2日明慧网)中,小学生陈正叙述了他和妈妈一起因为为法轮功上访而遭到警察殴打、关押的经历:“(在警车上)妈妈善意对警察洪法,警察就把我的手反背着扒我的手,另一只手拽我的耳朵,我痛得大哭,他仍不放手,要妈妈停口才放我,大法弟子们见状大声正气说:‘不准伤害小孩!不准打小孩!小孩无罪!’警察就关上车门,拉上窗帘,使劲打妈妈,把妈妈打的脸肿了,又打头,打耳朵。”“后来(在天安门派出所)他们就开始把小弟子们分别带到屋里盘问、恐吓、威胁。那位9岁的小哥哥一直不讲,最后他们对小哥哥大打出手,把脸都打青了。”

还有,在因镇压法轮功而臭名昭著的马三家,邪恶之徒为了防止一位女学员炼功,对其大打出手,多次用电棍对她施虐,被电至昏迷,又用冷水泼遍全身迫其苏醒。一场折磨下来,体无完肤、神智不清,其状惨见者无不动容。如今她因遭多次折磨,神志恍惚,经常寻白布条,欲上吊。管教却置之不理,说其装病想回家。同室人向管教提出:“她现在已经这个样子了,放她回家吧”。管教却说:“不能放!放她出去会对我们造成不好的影响!”

还有,这些还仅仅是关起门来之后门内发生的罪恶事件。事态的发展并没有到此为限,江泽民一伙对法轮功的仇恨和疯狂迫害已经反映在海外学员身上。就在昨天(20日),在联合国高级专员到北京与中国首脑会晤期间,法新社报道说,一名定居美国纽约的法轮功女学员将于本周四在北京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以「为境外组织非法刺探情报」被秘密审判,并可能面临最高十年的有期徒刑。提供消息的香港人权中心指出,她将是首名被秘密审判的持美国绿卡的法轮功学员。

据法新社报道,“现年三十七岁的女学员滕春燕是一名针灸师,移居纽约达八年,持有俗称「绿卡」的美国永久拘留权,丈夫是美国人。今年三月,滕春燕到深圳后失踪,直到十月,其家人才获通知,她已被北京检察院第一分院以「为境外组织非法刺探情报」罪起诉,现正被关在北京半步桥看守所。信息中心称,北京所谓的「情报」,是指滕春燕收集法轮功被迫害的情况及证据。到目前为止,中国没有通知其丈夫审判的消息也未知会美国大使馆。”
还有,还有,……。

写到这里,我深切体会到什么叫“罄竹难书”!人活在世上,就有吃喝、说话的权利,有信仰和不信仰什么的权利。不管是谁认为法轮功学员的信仰如何,后者维护自己信仰的权利是天赋的,更何况他们信奉的是“真善忍”这样纯正的信条。不管天理人情,没有法律依据,把人都残害到那样的程度了,还不许人找个活路喊冤、陈情吗?

在万万千法轮功学员遭受迫害的这个过程中,每个政府机构和单位负责人,每个公、检、法人员都在各自的岗位上扮演着不同的角色。少数人为了追逐眼前的利益不惜踩着法轮功学员的尸骨向上爬;有的为了发泄自己的兽性不惜大打出手;还有的人麻木不仁,不管对与错,愚昧地执行上级命令。不知那些人在内心深处可曾意识到:自己酷刑以待的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当今社会上少有的道德高尚的、老实巴交的法轮功学员;江泽民一伙是在以执法者的身份践踏着法律的尊严,执法犯法。
在中国的历史上,不乏恶人当道、颠倒黑白的时期,文化大革命刚刚过去,难道没有给人们留下足够的教训吗。几个别有用心的人把一个中国搅得天翻地覆,多少好人蒙冤,甚至多少国家领导人都被迫害致死。那些参与迫害好人的公、检、法人员最后结局如何呢?

一九七六年打倒四人帮以后,中央对那些迫害过革命老干部的“三种人”进行内部清查。新上任的军委秘书长罗瑞卿、王震和前公安局长冯基平等人,为惨死在北京公安局的冤魂们讨回公道。在追查之前,一九七七年五月十九日,军管的北京公安局长刘传新赶紧自杀了,他知道那些冤魂是不会放过他的。北京公检法系统抓了十七个典型,都是手上有革命干部血迹的看守员或审讯员。对他们内部审讯之后秘密枪决,王震和冯基平亲自去监场。理由是很充足的:在井冈山时代中共中央已经规定,不准以肉刑求供,下达了正式文件,以后又三令五申,在文化大革命中周总理也下达了以毛泽东的“要把犯人当人看”的语录作为导言,宣布不准在监狱中对犯人施以肉刑或变相体罚。这十七个人被枪毙了,并没有经过公开的法律程序,只是“知法犯法,家法制裁”,也没有在社会上进行宣传。据说北京公安系统的这次清理后,对被清理的这些人的家属只是宣布因公殉职。

一九七七年十一月国务院、中央军委发出《关于在公安部和北京市公安局工作的军队干部调回部队的通知》,军管会时期留下的七百九十三名军队干部全部撤离北京市公安局。这次清理是在北京公安系统的军代表都已经回到军队去了以后进行的,那些手上有革命老干部或干部子弟鲜血的军人也没有因此逃脱。据说军队也按同样的模式进行内部清理,把一批军人押解到云南秘密处决,也以“因公殉职”通知家属。几年后自称“是毛主席的一条狗”的江青也在狱中结束了自己仗势害人的一生。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遗憾的是金钱地位物质追求就像迷魂汤,为了这些,再惨烈的历史人们也会轻易淡忘。江泽民、罗干、李岚清是镇压法轮功的罪魁祸首,血债累累在劫难逃,那些各地的政府官员、公、检、法人员呢?也许你只是抱着侥幸心理参与镇压,可是执行伤天害理的“上级命令”就不是涂炭生灵了吗?“冤有头,债有主”啊!也许你忘记了历史,那么夜深人静时就请你回忆一下上述这段历史。也许你没听说过这段历史,那么就请你问一问那个时期在北京公检法岗位上工作的前辈们;也许你可能根本就不相信这个事情的存在而一意孤行,那么请你想一想陈毅元帅所说的:“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时候一到,一切全报”。刘传新的自杀不就是这段话的最真实的写照吗?而那些被处决的打手们在他们生命的最后时刻是否体会到这句话的含义了呢?毕竟历史的发展是不以个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冥冥之中有没有天法和佛道神,更不是利欲熏心的肉眼凡胎就能识得清的。

除此之外,法轮功发言人10月23日对媒体透露,法轮功目前正在寻求通过法律途径,在美国起诉中国国家主席江泽民,并同时对大陆公检法系统参与殴打及虐待学员致死的凶手提出诉讼。据台湾联合报引述张而平强调,一旦江泽民访美,或公安来美出差或观光探亲,案件将有可能成立。他并称,目前已有许多人愿意提供法律援助,支持他们的行动。人心向善,正在越来越多公布出来的世界各国各地政府对法轮功的支持和褒奖,是不是就在向人们指示大势的发展方向呢?

饱经天灾人祸和沧海桑田的变迁,人类平安进入二十一世纪实在是一件可喜可贺之事。每一个生命都应该学会惜福和敬畏神明。“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奉劝所有追随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大陆党政军干部和公检法人员:放下屠刀,立即行善积德,给自己修条后路,否则大梦醒时,悔之晚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