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的好弟子

【明慧网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二十四日】 在大陆历尽八个月狱炼归来的澳洲大法弟子章翠英,微笑着从登机口向我们走来,没有一件行李,没有一分钱,唯有身上那件白T恤上描粗了的诗句道出了她的心:

为了一句公道话           法轮大法是正法
为此坐牢八个月           历经艰险讨公道
头可断,血可流           浩气丹心留狱中
中国镇压“法轮功”         将成为千古罪人!

自去年7.20以来小章便以她那纯朴的觉悟选择了“助师正法”的艰难道路,开始是风雨无阻地每天顶着烈日炎炎的太阳静坐在领馆门前,后来为了给大法说句公道话,小章几次回中国护法,与大陆弟子的几十场交流无高谈阔论动听的语言,只有自己的行动和几句朴实感召的话:师父被诽谤、大法遭践踏,还等待什么?这还用悟吗?快走出来,咱们要证实大法!

一次在关押时,半夜她想找机会逃走,于是她从三楼跳下安然无恙,从看门警卫的眼皮底下走出了拘留所,正巧一辆出租路过此处,使她迅速离去。那时无人听到师父讲“不要主动被邪恶带走”的法理,而她觉悟的本性已知怎样做了。在今年三月她欲向两会递交请愿信时被捕入狱,她艰难地熬过了八个月的铁窗生涯,她生、死、荣、辱全放下,无论在哪里都坚韧不拔地证实大法。

一、牢房里

她要求看大法的书,为此她绝食了50多天,民是以食为天的,这种难以忍受的痛苦,加上管教、犯人的百般折磨和狱中暗无天日的恶劣环境,使她身体非常虚弱,由丰满健壮变成了皮包骨,头发一把一把地掉,身上起了斑状红肿疹块,就这样她每天还不能睡在床上只能睡在潮湿的水泥地上。在狱中历经艰难最后她终于秘密得到了师父的最新经文《心自明》和《走向圆满》此时的她百感交集,泪流满面,这对于身陷囹圄的弟子用久旱逢甘雨表达此时的心情都显得是无足轻重,人间的语言真是低能。

以前在狱中她都是夜里起来炼功,一天她悟到这么大的法为什么不给他一个正确的位置,于是她堂堂正正地白天在摄相机下炼功,为此遭到警察和被唆使的犯人的毒打,打得她身上青一块、紫一块,还被戴上脚镣,且还威胁她说:你再炼就给你戴上手镣、脚镣把你挂在窗户上。小章说:法轮功使我从一个几乎瘫在床上的类风湿病人,恢复了健康。是法轮功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炼功又不影响别人,为什么不能炼?管教听罢疯狂大叫:我叫所长去,看在所长面前你还敢炼?小章坚定地回答:“炼!别说一个所长,就是江泽民站在这里我也炼!”这一带有蔑视而又斩钉截铁的回答,气得管教直发疯,她歇斯底里地喊道:“就这一句话,判你三年!”小章从容地说:“那我就在这里炼功三年!”任何威胁恐吓在“生无所求,死不惜留”的小章面前都显得是那样苍白无力。

监狱里每月评先进有一项规定是背监规,小章想:“佛光普照,礼义圆明”。一个大法弟子,又不是犯人,背什么监规,要背就背“论语”。同牢犯人以小章不背监规不能评先进为由折磨她,但她始终就是不背,可一个月下来,牢房里照样评为先进,小章说:你看我不背,你们能评上先进,我要背了你们就评不上了。犯人们怎知玄妙何在,只是再也不找小章背监规的麻烦了。

在狱中小章除了与邪恶作斗争外,还以大善、大忍的慈悲精神去感召周围的人。管教、犯人打她,她无怨无恨,一个犯人因寒冷而病危,她就把自己的被子给病人盖上,而自己冻着。监狱中管教说要她们劳动改造,而小章认为她不是罪犯,不应受任何惩罚,所以她拒绝做工。而当牢房由此作出新规定:每人限额。小章想若这样自己不做别人就得多做出自己那份,于是小章也开始做工,每天做到晚上10点,凌晨3点起来再做,每天比限额多做一倍,白天还坚持炼功洪法,周围的人都感到法轮功学员真好!处处想着别人。

尽管小章做工但她不甘心就这样消极承受,于是她写信给联合国控制诉狱中做工七天,每天十几个小时的强制性劳动。他们生产的产品都是雕花、牙签、圣诞灯泡、手链、项链等类似出口产品,邪恶就怕真相曝光,当他们发现小章的信后就不给小章笔,小章想:无法向丈夫、女儿倾写自己的话语可以,但一定要寻求表达证实大法心愿的途径。刷牙时牙膏溅到深色衣服上留下的痕迹启示了她。于是她就用牙膏在衣服上写字,待外面来人视察牢房时她就穿上写有“法轮大法好,修炼真善忍,头断血可流,大法不能丢”的狱衣,这首表达她内心世界的诗句,使还有善心的视察人员看到后发出默许的微笑,也有的人看后严厉地质问管教。这真是对监狱管教的莫大讽刺,管教知后暴跳如雷,而小章却平缓如镜地说:你们无理判我八个月,我只不过是说句话嘛。气急败坏的管教们不容分说流氓地扒下她身上仅有的一件上衣。字是看不见了,但小章的智慧是对江泽民盲从们的敲击,相信小章的浩然正气会震撼那发出微笑的视察人员。

二、法庭上

宣判小章被判刑八个月。她以署名为爱国华侨身份给江泽民的信中写道:十年前我移民澳洲,十年后我冒着生命危险历经艰难回到祖国,只是为了说一句公道话“法轮大法是正法”,然而为此被关押了四个月监狱,失去自由二百五十多天,受尽苦难……今天中国大陆无故镇压法轮功,明天将成为历史的千古罪人,我出于对祖国的热爱真诚地希望中国政府能尽快停止对我们的镇压,还法轮大法清白……。她用自己为了上访而遭到的不公对待来控诉对大法的不公,因为她深知她与大法是紧紧联在一起的。

她在给广东省中级人民法院审判长牛南征的信中写道:

一句公道话,法轮大法好,
坐牢八个月,有冤向谁诉,
请您告诉我,真理哪去了?
中国啊中国,正邪都不分,
究竟怎么了?何时才醒悟?

话语中透出她要在故土中寻求正义,她渴望自己的祖国天理犹存,她在用自己的生命来使沉睡的故乡醒悟。

在上诉的法庭上,当审判长宣布维持原判,要她在裁定书上签字时,她义正辞严地说,我无罪,我拒绝签字,大义凛然地小章使得自知理亏的法官不得不在判决书上写道:章翠英无罪。这样小章才签了字。

三、递解出境

本来人的一生在历史的长河中都是极其短暂的瞬间,但当失去自由,每天面对的是威胁和恐怖,遭受的酷刑和凌辱,感受到的是孤独和寂寞时,八个月的铁窗生涯显得如此的缓慢冗长,真是度日如年,终于要告别暗无天日的监狱要结束痛苦了,但小章想到在中国千百万大法弟子为了坚持正义还在受苦受难,我自由了我要用我的遭遇为大法遭到的不公鸣冤,在公共场所呐喊是不可能的,写出来又没有笔,正想着一位男犯人不知怎的从外边扔进了一支圆珠笔,真是天赏良机,于是小章居然在管教和犯人24小时的严格看管的眼皮底下,在自己的内衣上写下了:

为了一句公道话           法轮大法是正法
为此坐牢八个月           历经艰险讨公道
头可断,血可流          浩气丹心留狱中
中国镇压“法轮功”       将成为千古罪人!

为了醒目她反复地加宽涂描着每一个字。

十几个警察把小章递解出境,在机场的候机室里,小章故意把外衣脱去,露出了她写有诗句的T恤,警察们惊看得目瞪口呆。明明小章被押出牢房时几个警察对她换的每一件衣服都进行了严格检查,无理没收了她两件写字的衣服,还在她身上搜了又搜,最后搜得干净的连一片纸屑都没有,这才放心地把她押出监狱,这么多警察竟无人发现小章居然穿了一件他们最怕曝光的衣服。天知晓,这是十几个警察的疏忽?还是神奇?无论怎样众目睽睽之下也不能像在牢房里一样可以强行扒掉她这仅有的一件上衣,但欲强迫小章自己在公共场所脱掉不可能,勒令小章穿上外衣盖住她又不肯,此时的警察十分尴尬,而小章却神采奕奕地站在一旁让无可奈何的警察拍照、摄像,走过的乘客无不观看,正义的人们发出暗暗佩服的微笑,善念犹存的人们投来同情的目光,就连有的警察也发出恻隐之心,问到:就这一句话,坐牢八个月?话里充满了对当局的不满,国内对法轮功的镇压使人惶恐不安,一提法轮功就色变,可小章况敢站在警察林立的眼皮底下堂堂正正向世人展示真相,使邪恶之徒看了丧胆。

四、回到澳洲

小章从广州中转马来西亚到了悉尼,因为警察没收了她所有的财物,这样小章行程万里身无分文,更没有一件行李。10月30日澳洲领事最后一次去狱中探望小章,中国公安明明答应及时告知准确离境航班,由于邪恶就怕曝光在媒体面前,所以江泽民的奴才们以不实消息欺骗澳洲领馆,使小章下飞机后不见任何接机人影,于是在悉尼机场她不得不向人讨了40仙令给丈夫打了一个电话,当无目标等候在机场的学员们看到久别的小章身穿别致的T恤,微笑走来时无不为之而落泪。

她捧起学员们献上的鲜花,向大家致谢,其实我们应该感谢的是她。

回到家里,她不顾旅途的疲劳,先看师父的新经文,然后一些学员赶到她家去交流,大家都想听听她八个月经历及她的想法,然而她却说:监狱里的经历我会讲,但请你们告诉我,大法需要我现在干什么?从她那里大家无不感到“无私无我”的境界,回来后她不知疲倦地利用一切机会用自己八个月的遭遇向媒体政府揭露真相,去证实大法,只要一有空,就又继续静坐在领馆前和平请愿,以实际行动揭露真相,证实大法。

你能看到她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她对帮助同情大法学员的善良人表现出感谢之心,她在狱中用在垃圾桶里捡来的笔给澳洲驻广州领事的致谢信中写道:

您们一次次的探望,使我忘却寂寞的痛苦;
您们一次次的安慰,使我消除了牢狱之苦;
您们一次次的关怀,使我振奋起来;
您们一次次的努力,使我有了自由的一天。
我真挚地感谢您们!

回来后她带着这封不寻常的信及一些资料到外交部去对他们表示感谢,外交部的官员们听了她的遭遇都落泪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