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大法弟子贺祥姑在精神病院的悲惨遭遇


【明慧网2000年11月26日】贺祥姑,女,39岁,湖南省妇幼保健院护师。97年11月开始修炼法轮功。99年12月12日去北京上访。被拘留15天。2000年1月1日,被湖南省妇幼保健院第一次强行送进湖南省精神病院。

2000年8月18日,省妇幼保健院私自打开贺的更衣柜,发现有大法书,第二天再次将贺绑送精神病院,至今未出,并不准探视。

以下是一位见证人今年11月,见到贺后,写的情况:
“师父保佑,我见到了她。我的眼泪止不住地流!看到的哪象一个什么人啊!根本就不象人样!完全是一个痴呆像。木呆呆地站着,双眼无神,脸无表情,背微驼,双手操放腹前,喊她不知答应,问她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

我问:“你丈夫来看你吗?”摇头。她告诉我:“省妇幼领导来过,还带了报纸,说还炼的话就要打成反革命。刚才又打了一针,现在半个月就打一针。这种药,对病人,一般都是一个月才打一针的。”

省精神病院里的环境:
两道铁门,高高的围墙。病室内阴森森的,很暗。地上经常到处是很深的水,时常有病人随地大小便。昼夜都是哭、喊、叫、唱的,有时打得头破血流,很少能有安宁的时候。

如送进吃、用的东西,马上被一扫而光,连卫生巾都会拿走。 一不留神,衣服、什么东西都不见了,或被人穿在身上,或被丢在垃圾桶内,或厕所里; 一会儿被子、枕头被搬走了,要不被子里塞一把脏东西。或一个脏兮兮的人躺在你床上,甚至在大、小便……

省精神病院对大法学员注射的药物:
长效神经阻滞剂(氟哌啶醇),这是一种最强的抗精神分裂症药,只有对顽固的重度“精神分裂症”症状的病人才用。该院医生欺骗说,注射的是大脑保护剂。

被强行注射药物后的反应:
打针后不到半小时,感到心冲,象心脏病发作一样难受。因是慢性长效剂,随着时间的推移,全身颤抖,站、坐、躺都不行,四肢运动障碍,一分钟都好难过。想做点事,分散注意力,但又四肢无力,力不从心。视力模糊,不自觉地流口水,不想说话,说句话要用很大的劲,才张得开口。

没有意志,心情烦躁不安,脑袋里经常象刀刮一样地痛,莫名其妙地就哭。

有时寒气从骨髓里冒出,刺骨的冷。

智力还不如一个学龄前儿童,走路都让人牵着,汽车开到跟前都无反应。

脚提不动,手抬不起,脸部变形,呆板,没有表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