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两次去天安门证实大法的经历


【明慧网2000年11月27日】 我11月份两次去天安门证实法,体会颇深:只要有正念,没有过不好的关;我们的路是师父安排的,不是邪恶之徒说了算的。

一、11月1日上午,我们很多外地学员交流,自发联络有100人左右准备到广场打横幅证实大法,约好的几个人走散了,我和一位功友在广场上停留等人,被便衣盯梢并叫住我俩问是否带身份证,见没有就强行带到广安街派出所小屋,当时有六名学员。一女弟子被警察用胶棍打得实在熬不过,说出了地址姓名后被带走。打人的警察说:“我今天就是给你们消业。”接着把我按在椅子上打了我四棍,我悟到老师利用这个机会给我消业,就觉得打在足球上,也不疼,接着让我们靠墙根站着到晚上八点半。然后把我们三人送到昌平收容所,车进去转了一圈后又开出来,可能人满不收,到郊外让下车。我们三人觉得没达到证实大法的目的,所以决定连夜走回北京市里,当时是晚上十点多钟,无处住宿,路过一个煤场有7、8个人,我们进去说真相,效果很好。顺利回到北京。这是第一次经历。

二、回到北京后我们重新做条幅、发资料、学法、交流向内找。在11月10日晚交流后,我们6、7个弟子携带真相资料、横幅、氢气球、喷字用的工具等,从昌平县连夜出发,穿村越巷,一路上边发资料、边喷标语,90里路走了38小时多。中间遇过警车,我们跑开了,但5个氢气球爆了3个,很可惜。天亮后我们又乘了一段车,10:30分到金水桥,在金水桥两侧同时放了2个气球,每个气球带上2个条幅“法轮大法好”“停止迫害法轮功”,很多路人都在驻足往上看。紧接着很多学员在金水桥附近打开了小横幅,便衣冲过来抓人抢小横幅时,我们5个人打开了一条大横幅,上书“法轮大法镇邪灭乱”。警察又冲过来抢时,打小横幅的学员本来有机会走,但是所有的学员都跑过来用自己的身体护住大横幅,我当时只有一个念头,不让警察抢走横幅,期间一女弟子带头一直喊着“法轮大法好”这声音是用自己的全部生命从心底发出,尽管嘶哑但非常震撼人心,我们都流着泪跟着她一起喊,围观的群众大都很受感动。后来有一恶警察用警棍狠打她的头,直到她发不出声音,大批武警站成四排赶过来抢走了横幅,把我们拖上警车送到广安街派出所,整个过程持续了半个多小时。期间还有一件可笑的事,抢横幅时一穿灰衣服的便衣,用警棍狠打一穿格衣服男子的手,被打的人大叫:“我是警察”。

广安街派出所里关了约有200多学员,都是当天打横幅的,大家向我们鼓掌、合十。人很多只能站着,有学员在大声读书,有时也齐声背《洪吟》。警察一走过来,大家就齐喊“窒息邪恶、铲除邪恶”。晚上我们有20多人被送密云县拘留所,绝食绝水5天后,被送到密云县火车站释放。期间我被提审四次,主要问地址、姓名,我坚决不配合,而且我悟到只要有正念,心在法上,别掺人的东西,放下生死,都能过好关,也很少挨打,这儿关的50多人有第一天放的,第二到第五天最后全部放了。也有个别北京的学员被当地认出带走,也有个别自己说出姓名,大部分释放。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