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不是赌注


【明慧网2000年11月28日】 打破个人修炼框框,步入正法洪流,我的头脑在渐渐清晰。清醒之后的我,面对师尊、面对大法、面对着维护大法而舍生忘死的功友,内心感到无地自容。

在一次法会上,一位连自己姓名都没有的86岁老大娘,用她纯朴的语言说出来:"我不知道咋悟,反正师父让我怎么做我就怎么做,这就是证法。"还有一位7、8岁的小功友,在他的母亲猛醒之后,他天天急着要同他的母亲一同到北京证实法,当他的母亲因做大法的工作暂时还不能走的情况下,孩子说:"我可不能再等了,我得走了。"这时一个不相识的同修来了,孩子就这样带着他对法的一颗童心,跟这位阿姨上了北京。被警察押送回家后,我问他:孩子,你有什么感受吗?怕不怕?他说:没啥感受呀,我不怕。还有一位功友,她三次到北京,三次在车上截回,三次拘留。她为自己不能来到北京、不能站在天安门前打上横幅而遗憾。她认为是自己的心对法不纯,而没有实现自己的愿望,她内心发愿:一定在天安门前打上横幅。功友们都劳教了,唯有她不知道为什么放了。回来后她不仅仅想到自己,怎么走完这一步,还想到了大家,一个个功友地找,一个个地跟功友学法切磋。很快,她再一次带着30几位同修来到了北京,她在人民大会堂前终于实现了自己的愿望。她打出了横幅,和同修们共同喊出:法轮大法好!这声音回荡在天安门广场的上空,这声音震撼着整个宇宙,也震撼着我的内心,她再一次回来了,去唤醒同修,一位又一位。。。

80几位功友已经被打死了,上万名弟子在承受苦难,而我还在等什么?在正法修炼的路上,已经没有选择了,已经没有悟了,因为师父已经讲明了,因为功友们已经用他们的生命与鲜血铺好了一条路,考试卷答案都出来了,只是照抄,可我还在想什么时候抄好,还在用自己的心去看天象,用人心去等整体,看结果,表面上看我用理智,我在权衡,我重实效,而实质上掩盖着内心深处的肮脏,用商人的投机心理对待大法,和师父讨价还价,一天天地贪恋着人间,一步步地权衡自己在法中的得失,而没有想到我自己应该怎么做,没有把自己摆在一个粒子的位置上,常人有一句话:蜡炬成灰泪始干。师父说:一个生命不在于他的结果,而在于他的整个过程(不是原话),如果那结果都摆在那了,那还是修了吗?就在看不到结果中,才能看人心纯不纯、正不正。在人中看整体是形式,在另一境界中看整体是人心,最纯正的心在人世间体现出佛法的庄严与神圣。师父说:我决不要一个不合格的弟子。在这严肃的时刻,我们不能在法中下赌注,明知道必须走完最后一步,明知道这最后一步是什么,放下生死的考验是什么,无私无我的境界在哪里,那么我们为什么还不能……还不能……?!

“看到杀人放火那要不管就是心性问题”,看到师父为弟子受难、大法在人间受诬陷、80几位功友被打死,我们的心能那么安稳吗?功友们已经纷纷踏上了进京证实法的征程,我们也决不能在人中停留,放下自我乃至常人的一切,生命是法给予的,生命也一定在正法中辉煌。我知道师父在天安门前等待着我们,我一定要在天安门前拜见师父,向整个宇宙发出呐喊:法轮大法好!我再不会看别人,再不会去用肮脏的心理去揣度天象,因为即使天象变了,如果观念横着,也决不会看到真正的天象,而所能看到的只能是人间的假象。我曾问自己,平时说得多么好、平时看了多少书、炼了多少功,那么法与师父需要你时,你在哪儿?人需要我不如法需要我,我干什么来了----助师世间行!一切基点站在法上,一切为正法让路。因为没有大法,就没有一切,珍惜大法就是珍惜生命,慈悲众生。什么是慈悲,我理解铲除魔根就是慈悲、卫护大法就是慈悲,是对所有生命的真正慈悲。"正悟为上士之慧因",我们一定要在法中正悟,不要在人中停留,不要给自己的观念找借口,冲出来,融于法中,在天安门前交上一份完整的答卷,遗憾已经很多了,再不要留下什么了,走完最后一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