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11月29日大陆综合消息 【明慧网】

2000年11月29日大陆综合消息

【明慧网2000年11月29日】莆田市法轮功辅导站站长戴祥光一年多前被迫害身亡

戴祥光,男,29岁,莆田市法轮功辅导站站长,为人善良、诚实、寡言少语。1999年7月22日之前,曾多次被莆田县公安局拘留。22日下午五点,戴被县公安局铐走,随后其舅舅去公安局但被拒绝见面。23日中午一点,其舅舅又来到公安局七楼拘留室要求见面,遭公安拒绝,公安说“吃午饭了,你先回去”。他刚走到六楼,听到有人喊出事了,接着公安告诉他戴已跳楼摔到三楼阳台上,他跑到三楼,不见戴的影迹,公安又告诉他已被送去医院抢救。当他赶到医院时,公安告诉他正在抢救,不能进去。等到戴的家人赶到医院,公安让他们匆匆见上一面就送去火葬。戴的家人到检察院等部门申诉,都被拒之门外:“谁让他炼法轮功了?”事后,公安说赔偿5万元,但又说这钱只够火葬费。戴的家人说,公安一直在隐瞒事情真相,但他们欲诉无门。后来莆田市和福建省的电台、报纸等媒体大肆报道戴的“畏罪从七楼跳下自杀身亡”事件,欺骗了广大不明真相的群众,给戴和法轮功蒙上不白之冤,造成了极其恶劣的影响。时隔一年多,善良的人们仍然能从中看到政府草菅人命、残酷迫害法轮功的事实。现在戴的七十多岁爷爷、五岁女儿和父母、妻子在农村生活十分艰难。

地址:福建省莆田县新度镇蒲坂村前,戴116号(莆田市邮政编码:351100),戴的父亲:戴国英,电话:0594-2990265


北京近郊监狱警察的罪恶勾当

前期,山东省济宁市梁山县某大法学员进京上访,被抓后因不愿说出自己的家庭住址和姓名,被送到北京近郊某监狱(可能是昌平监狱)关到小号里,正当这位功友躺在铺板上闭眼休息时,进来了几个警察,看这位功友身体强壮,小声嘀咕说:“这个家伙能卖个好价钱”,然后就出去了。一会又进去了,给这位功友打了一针,过了一会发现该功友没有任何不良反应,警察不禁口里嘀咕:“这个家伙真奇怪!”,然后又打了第二针,见不行又打了第三针,均未起任何反应,于是这几个警察又拿东西向他脸上喷了一种药物,观察了一会儿,发现该学员仍在睁眼看着他们,遂带着一脸的迷惑走了出去,在门外的走廊里和什么人在商量着什么,这位学员听到一句“ ...三万块钱都给你们了,怎么还没弄到?...”于是该功友明白了这几个警察可能在拿他的身体做什么交易,便想:自己碰死在这里,也不能让他们的罪恶得逞,于是跃起身向墙上撞去,被同号的犯人拦住了,此时该学员所在地公安人员也找到了这里,就把他接走了。

我们现在还不知道它们到底要干什么丧失人性的无耻勾当,请功友们警惕!


长春加大讲清真相力度

近日,长春大法弟子加大讲清真相力度:

1,加强内容的针对性。主要针对新闻媒体宣传的"豪宅"“生日”“1400例”等谣言,从网上资料中选取事实,经过摘选压缩向世人发放。另外针对常人的疑问“为什么去天安门”编写发放宣传资料。
2,加强发放数量。
3,扩大发放面积,向附近县,市,农村辐射。
4,录音播放,让大法声音响彻长空。大法弟子将高音喇叭固定在奋进劳教所附近的一颗大树顶端(一般人爬不到的高度),当大法声音响起的时候,劳教所内的大法弟子欢欣鼓舞更加坚定,而个别邪恶管教惊惶失措。


“共同精进”整体回升

长春大法弟子将从明慧网上选取的大法弟子修炼体会汇编成册,发给学员。并将不定期发放小报,将学员应了解的内容整理压缩,及时发到学员手中,以促使大家能跟上正法的进程,“共同精进”整体回升,为“走好最后一步”打下坚实基础。


北京弟子伍丹被判刑四年

最近,经朝阳区人民法院审理,大法弟子伍丹被判刑四年,虽然伍丹对编造的罪行予以否认,但是他们仍然根据所谓的“证据”作出有罪的判决。


清华大学教师虞佳再度被关押

2000年11月27日晚6点,7、8名海淀分局的警察持传唤证、搜查证闯入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师虞佳的家中进行搜查并将虞佳强行带走并被刑事拘留,现拘押在海淀分局清河看守所。推测其原因,是因为前两天明慧网披露了清华大学张再兴等人在江泽民的邪恶政策下肆意作恶的事实。海淀分局的负责人叫张克绵。

虞佳是一名非常坚定的大法弟子。她在今年除夕的天安门护法中,在金水桥上,在层层武警、警察人堆中展开了大法轮图形。神奇的是,警察好长时间都没有看到。法轮图形在金水桥上高高飘扬。她被抓到位于北京雍和宫附近的炮局胡同中的十四处看守所。被无理刑事拘留1个月后放出。虞佳为了开创公开的学法炼功环境,在原来清华的炼功点和另外几名弟子恢复了集体炼功。她被清华派出所警察当众猛抽了几十个耳光,并用手铐铐起来,在水泥地上拖着走。她的腰、臀被拖出了比两个手掌还要大的条条血印。而后,又被投入炮局胡同的十四处看守所。在那里,她坚持炼功,鼓舞了监狱中其他弟子。邪恶的狱警给虞佳戴上小手铐,背铐起来,同时不许虞佳睡觉,逼迫她始终坐着。虞佳为了表明反对暴力,绝食绝水。就这样,坐了4天半。手铐紧紧咬进她的手腕,两手的手腕被磨出一圈拇指肚大小的疮,十分疼痛。在这种情况下,虞佳有时坐不住了,歪倒在地上,邪恶的狱警又叫其他犯人把虞佳推起来,说是“不能让她那么舒服”,其实,歪倒在地上牵扯得手铐更疼。但是狱警唯恐迫害大法弟子不够狠毒的阴暗心理的确让稍有善念的人们难以想象。

虞佳在狱中为大法付出的同时,由于虞佳和清华学生被清华大学、十四处警察迫害的情况被明慧网披露,十四处伙同清华派出所,搜查了虞佳的家。恰好虞佳的弟弟在她家,他也修炼大法,他不让警察抢走大法资料,四名警察就在虞佳2岁女儿在场的情况下把他打了一顿。后来,清华大学又伙同十四处,把清华学生中大法弟子找来,一个一个逼问他们是否挨打了,强迫他们写下自己没有挨打的书面材料。后来又找到虞佳的弟弟,问是否挨打了,他说:“是挨打了。你们还想让我说没挨打呀?那下回你们不是更放心打我了吗?”结果后来虞佳弟弟也被劳教了。

虞佳从看守所出来后,清华派出所警察挑唆另外一名弟子的家属,说虞佳撺掇这个弟子外出炼功、让这个弟子被抓,把自己迫害大法弟子的罪责往虞佳身上推。这个家属在路上碰上虞佳带着她女儿,举起虞佳的2岁的女儿就要往地上摔,后被周围人制止。虞佳的孩子吓得大哭不止。

海淀分局作恶多端,工商学院女教师赵昕就是在海淀分局清河看守所里被打断颈椎的。


四川公安无理打压

四川金堂淮口大法弟子汤美容、谭邦清于2000年7月19日到广汉金雁湖旅游,深夜正熟睡之际,被淮口公安找到带回,并以“集体炼功并企图进京上访”之名关押至今,于2000年11月15日二人均被判刑三年半,不知又是什么“理由”。

四川金堂大法弟子刘菊芬,十月中旬因当地公安指使一恶人假装去向刘菊芬索要真相资料,心无芥蒂的刘菊芬就将其带回家中,在家中取资料之时,当地公安局的专管法轮功的负责人庄天厚即敲门而入,刘菊芬当即被抄家、带走。至今被关押。

四川金堂大法弟子黄杏元,于11月1日晚9点钟左右到一家属区向人民讲真相,被恶人举报而被带走,至今被关押。


新疆公安收集弟子指纹和头发特征

新疆地区公安部门已将大法弟子进行了事先的统计,并获取了大家的指纹和头发特征,并于本月25号进行了大逮捕行动。具体被抓学员数量尚不清楚。


天安门派出所警察折磨退休高级工程师

张女士,64岁,是核工业设计研究院的退休高级工程师。99年10月27日法轮大法被打成X教并以强加的罪名通缉李洪志师父。为了证实大法不是邪教,师父是被栽赃陷害的,她骑自行车行程5天到达天安门,准备参加集体炼功。后被干警抓往天安门分局派出所。由于她不报姓名与单位,干警起初罚她学飞机飞达半个小时。后又给她上二郎背山铐,摔倒后趴在地上起不来,干警就触动她的手铐,痛得她喊叫,干警就用破布堵住她的嘴,继续拨动手铐,时间足有一刻多钟。

她爬起来后,满身满脸都是土,衣服也被扯坏了。那个干警还不知羞耻地威胁后来的大法弟子说:"你们要不报姓名地址,就问问这个老太太上背铐的滋味。"


石家庄女子劳教所大法弟子孔会娟的壮举

在石家庄女子劳教所,今年夏季的一天,当广播员广播大法是“*教”时,大法弟子孔会娟冲进广播室,夺过话筒,大声喊:“法轮大法不是*教......”。为此事,她被延教半年,并送至保定劳教所。这件事在全劳教所130多名大法弟子中震动很大,尽管她现在已离开这里,但她的言行依旧在这里放射着纯正的光焰。


山东省潍坊海化集团“610”组织以流氓手段迫害大法学员

2000年10月26日,潍坊海化区“610”组织,在没有任何法律手续的情况下,以欺诈、蒙骗,强行绑架等流氓手段从学员家里、工作单位大肆抓捕法轮大法学员,其邪恶行径罄竹难书。

法轮大法学员王文德(退休职工)在自己家中,被原单位供水公司的丁某用“参加半天学习班”的名义,强行带走。

法轮大法学员蒋洪昌(退休职工)买菜走到自己家楼下,被本单位汽车公司副经理赵义超用“叫你到公司有点事”骗上汽车带走。

法轮大法学员郝务忠(退休职工)在家中,原硷厂保卫科长李学书用“你到厂里结算你的工伤费”为由欲将郝务忠诱捕,未遂;又支使5、6个民工爬墙破窗抓人,未遂;又骗孩子要家的钥匙抓人,又未遂;最后,带一帮民工用一张没有任何法律效力的“传唤证”强行将郝务忠抓走。

22岁的大法学员姜文君正在商店上班,被本单位包装公司副书记李光富、办公室主任王庆文、业务科长张敬智等人强行拖上汽车抓走。

法轮大法学员、青年中学教师李文婷,被海化二中副校长孙云光、海化区党政办公室秘书孙某、潍坊市公安局海洋公安分局刑警队副队长赵新路、综合科鲁某等九人,以“办学习班”的名义强行塞上汽车抓走。

另有:田淑芳(54岁)、李素香(49岁)、冯淑香(50岁)、冷慧妍(36岁)、张瑞兰(50岁)、崔永秀(年龄不详)等六人被海化物业公司联防大队长伦某与海化武装部张国亮等人以“单位开会”的欺骗手段,骗到保卫处强行抓捕。

用同样的流氓手段被诱捕的共22人,均被送往距海化区40多里的北海边老河口边防派出所。因不堪忍受精神和肉体的摧残,20多人集体绝食、绝水14天,一名大法学员生命危险在外抢救,看守所对其他学员用惨无人道、卑劣手段强行鼻饲。却仍无放人的迹象。

目前,家属探望受限,要求放人得到的答复是:“这种学习班没有限期,必须个人写出悔过书,学员死活不管”。法轮大法学员遵守“真、善、忍”准则,一味提高心性,积极工作,与人为善,努力达到“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不知它们要这些大法学员悔过什么呢?

呼吁有良知的人们给这些善良的法轮大法学员以支持,帮助他们获得自由,呼吁国际友人、红十字会以及人道组织关注此事,让那些践踏人性、道德、天理、国法的恶魔停住它们沾满大法学员鲜血的手。

潍坊海化区“610”办公室主任:徐庆云电话:0536─5329486(办公室)0536─5330628(宅电)

老河口边防派出所(海化武装保卫部)电话:0536─5329928


南昌大法弟子周根仔无故被抓

南昌大法弟子周根仔,男,45岁,家住新建县开关厂,于2000年9月30日上午被新建县公安局从家中无故被抓走,至今未放。


长春大法弟子受迫害情况

史临萍(化名) 女 57岁
2000年11月4日进京上访,11月7日被遣送农安县第二看守所,11月8日提审时,杨树林派出所的干警用手掌用力打史临萍的头,嘴里还骂着:“你个老不死的……”云云。

梅丽(化名) 女 43岁
2000年1月7日进京上访,走到长春车站,被警察盘问,并让她骂老师骂大法,梅丽不骂,就把她关在车站派出所4小时,后当地派出所到车站把她送到农安县第二看守所,派出所所长还从梅丽手中勒索人民币65元。次日下午提审时,政保科隋XX狠狠地打了梅丽5个嘴巴子,还踢了她一脚。

张康(化名)
1999年10月27日,为法轮功问题进京上访,在信访办门前被抓上警车,带上手铐押到长春,被农安公安局拘留,迟迟不放。在农安县第二看守所被关押38天。在此期间,每日从早到晚挑豆子,时常挑到深夜,出狱时还必须得有人担保在狱期间每日交费用19.5元。

2000年2月16日,警察到张康家问她炼不炼,她说:“炼!”警察说不行,要炼就送到拘留所里去。于是张康第二次入狱,因狱中无被褥,睡不着觉,冻得大家起来炼功,结果被管教人员用四股手指粗的电线抽打,不管是头部,面部,手还是脚,还用脚踢,要想出狱必须得骂老师,与大法决裂,结果张康又在狱中被关押34天,每日交纳费用20.5元,必须还得有担保人。

2000年10月28日,张康再次进京上访,刚走到长春火车站,就被无端询问,看车票,结果又一次被农安县公安局拘留。公安局扬言,只要进京上访,就劳教三年。至此张康第三次被拘留,至今不放,并在公安局政保科被搜走290元。

雷玉敏(化名)
2000年2月20日,因进京上访,在半路被捕,送农安县第二看守所,被拘留22天,被迫签决裂,才被释放,并且被当地政府罚款2000元,被拘留期间每天需要交纳费用20.5元。如果不说与大法决裂就不放,并且在2月20日从长春回农安途中被勒索人民币150元,不给就打。

2000年10月28日,雷玉敏再次进京上访,10月29日顺利到京,在天安门广场用和平方式──炼功证实大法,而后再次被捕,10月31日再次被送往农安县第二看守所,至今未放。

石钟(化名)
为了让世人知道法轮大法好,让世人了解大法的真相,石钟为了弘扬大法到大街上去贴传单,于2000年11月14日在讲清真相时被捕并遭到非人折磨,脸和手被打得肿的很高,即使在消肿后都是青的。耳朵也是青的,嘴被打的都是血,警察用来打她的扫帚都碎了。至今被关押在农安县第二看守所。

警察连小孩都不放过,与石钟一起进京上访的她的女儿还让交纳500元的保释金才能放回家。

刘友贵(化名)
2000年1月27日,刘友贵进京上访,1月28日刚到北京信访办门口就被警察抓捕,在农安驻北京办事处被非法搜身,把身份证,法轮章以及90元人民币抢走,回来时候大法弟子给代交200元钱做路费。1月29日被送到农安县第二看守所拘留。因绝食炼功被带上脚镣。直到2000年3月5日才被释放,被关押37日,春节在狱中度过,共交费用近800元,每日20。5元。当地政府又罚款2000元人民币,回家时在当地派出所又交纳200元。

2000年11月7日,刘友贵出去讲清真相,被当地派出所抓住,揪头发,并且拳打脚踢,而后又被送到农安县第二看守所,至今不放。

王春玲(化名)
1999年9月8日,王春玲因进京上访,说法轮大法好而被拘留,每15天审问一次,王春玲坚持上访炼功,坚持说法轮大法好,因而迟迟不放直到99年11月21日才被释放,共交纳费用1600元人民币。

2000年10月17日王春玲家被非法搜查,找到几份法轮大法材料,怀疑王春玲散发传单,于是将她带到公安局,进屋就开打,打了两个多小时,警察边打还边说不能入耳的脏话。不管王春玲是否承认,就再次将其拘留15天。

2000年11月14日,王春玲家再次被非法搜查,他们进屋就将王春玲带到公安局,进屋刘尚宽(科长)就开始打王春玲,直到她右边的脸被全部打青。并告诉他的手下们说:“往死里打,打死也没事,祸害死她……”还狂妄地恶言道:“我不怕你们法正过来。法正过来我找黑社会也一样收拾你们。”事后王春玲再一次被非法拘留,至今未放。


武汉部分被关押弟子名录

1、彭惟圣、彭敏、彭燕:彭惟圣,男,50多岁,以修理自行车为生。;老伴、二儿一女都修炼法轮大法。去年7。20后,全家都到过北京上访护法。彭惟圣因去年二次进京上访,又鼓励其他弟子上访,遣送回汉后被刑事拘留一个月,后又被多处关押。在关押期间因坚持炼功,受尽了打骂和非人的折磨。因他坚修大法不动摇,于今年3月被判1年半劳教,且学习班里关押的时间不算刑期。现被关押在何湾劳教所。老伴李莹秀,以修理自行车为生,50多岁,去年因进京上访被拘留过一次,今年国庆前夕,因害怕其再次上访,又被无故拘留10余天。小儿子彭敏和女儿彭燕去年上京护法,被抓回武汉后和他们的父亲彭惟圣关在一起,春节前夕才将他俩放回。今年二月,他俩在家装订缩微本《转法轮》时,被公安抓走,家中的电脑、收录机等东西也被搜走。他俩从今年2月到现在,一直关押在拘留所。据说彭燕因在拘留所里坚持炼功,被几次上大板刑(武汉拘留所发明的一种无耻的刑罚,人成大字形被绑在木板上,用脚镣手铐铐着,吃东西和大小便均无法自理)。大儿子彭亮,因去年进京上访,于今年3-8月底被关押在青菱学习班,也受尽了折磨,但始终不改坚修大法之心。今年国庆前夕,又无故被拘留15天,据说是怕他又到北京去上访。现在彭惟圣一家,3人被关押,2人被严密监视,生活无保障。

2、吕震:男,24岁,武汉市邮科院干部。他在93年9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曾5次参加了李老师亲自传功的学习班,是一名坚定的大法修炼弟子。在多年的修炼中,他不管酷暑严冬,都坚持集体炼功学法,无私地为大法工作。为背《转法轮》他几乎到了废寝忘食的程度,他能把李老师的经文和《转法轮》熟练地背下来。吕震严格按照真善忍的要求,处处做一个高标准的好人。他年年被单位评为先进工作者,98年还被评为邮科院的优秀青年。另外,通过修炼,他从小得的哮喘病也不治而愈。去年4.25以后,吕震几次到省委上访,反映法轮功的真实情况。当民政部非法取缔法轮功后,他清醒地认识到作为大法弟子应义不容辞地出来护法,为大法讨回清白。自去年7月底到9月初,吕震冲破重重阻力,3次进京上访护法。进京前,为了不连累单位,他给单位写了辞职信。准备法不正过来就不回家。那时北京军警遍地,见人就查。吕震一次次进京,又一次次被抓回。据说为此省市领导还挨了北京的批评:"怎么武汉的吕震又来了?"吕震第三次被抓回后,被作为重大刑事犯被关押在武汉市公安局疗养院内。头一个星期突击审问,被戴上脚镣手铐,强迫整天面壁站立,而且要求眼睛要睁大,不能闭上,动不动斥责、辱骂、恐吓。以徐生铨(男,武汉市公安局政保处一大队大队长,广播中说他是武汉负责法轮功问题的负责人)为首的武汉市公安局班子轮流审讯吕震,一直要审到晚上十一、二点,然后将吕震铐在椅子上坐睡。整整三个多月,吕震完全失去了人身自由,不准亲人探视,甚至每餐只给他吃一点点饭,让他"饿着好想"。吕震整天被强迫接受"思想帮教",晚上睡在三张椅子上,还要铐上手铐。吕震尽管受尽了种种折磨,但他心中只有真善忍,他心平气和地洪法,还主动打扫室内卫生和厕所。当时摆在吕震面前两条路:写保证书就可回家,不写就劳教。无论公安怎样威胁利诱,吕震坚修大法不动摇,决不写什么保证书,那些公安简直不可思议:"放着每个月3千多元工资的好单位不要,非要坚持修炼以至坐牢。"2000年元旦前夕,吕震以莫须有罪名被判2年劳教,现在吕震被关押在武汉市何湾劳教所。关押期间,吕震为抗议对法轮功的不公、争取炼功权利,曾多次绝食最长一次达40多天。据说因此已有数月不让其父母去探视他。

3、张杰红,女,40多岁,湖北印刷厂职工。她曾多次进京护法。今年4.25前夕,她和另十名大法弟子步行去北京。当行走到河北磁县107国道上时,被当地民警无理抓捕,后遣送回汉。关押期间,张杰红等人一直绝食抗议,并写了申诉书,申明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行走在107国道上无罪,强烈抗议公安的非法拘捕。因她坚持绝食,公安无奈放了她。5月初,张杰红又和大法弟子辗转到达北京,于师父生日那天到天安门打横幅护法。被抓后关在北京的十几天中,因绝食天天被插管子灌浓盐水。遣送回汉后,因她坚贞不屈,被判1年劳教,现关押在何湾劳教所。

4、张全浩:男,32岁,武汉市自来水公司职工。去年7.20之后,他曾进京上访护法。今年年初,他又和母亲一起进京上访护法,母子俩被同铐一副手铐押送回汉。回汉后,张全浩被关在汉阳学习班里。在学习班里,他因坚持炼功,被公安打得鲜血淋漓,后因坚决不写保证书,被判1年半劳教,现被关押在何湾劳教所。因他坚修大法不动摇,劳教所一直不让其亲人探视他。

5、周玉芬:女,27岁,东湖新技术开发公司区发展总公司公共事务中心职工。她自97年修炼法轮大法后,身心受益。思想净化了,胸前的纤维瘤也消失了。今年6月,她毅然上京到天安门广场护法,遣送回汉后,她被刑事拘留了一个月,到期后又被关押在武汉市洪山区濠沟学习班里,8月中旬因在房里抄录师父经文,被看守发现,又被以散发经文为由行政拘留半个月。国庆期间,周玉芬又上北京护法,于十月下旬被遣送回汉,因她坚修大法,东湖公安分局邪恶地判她1年劳教,现在周玉芬被关押在何湾劳教所。

我们希望善良的人们能给予他们帮助,也希望良知尚存的武汉公安看到这些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修炼者的事迹和遭遇后能猛然醒悟,从善如流。


山东省济宁市被劳教大法弟子名单

1、济宁市中区:
男:李奉治,23岁,大专文化,上访被抓会后判三年劳教;
李纯严,两年;
李强,三年;
李庆亮,27岁,大专文化,三年;
任广路,二年;
段勇,三年;
孙慎访,三年;
殷献之,原济宁市新闻出版局副局长、济宁市法轮功辅导站副站长,三年;
周大齐,济宁市法轮功辅导站副站长,三年;
刘长玉,三年;
高翠祥,三年;

女:万秀娥、李纯美、樊慧敏、阎新兰、张淑贤、范坚真、张素真、刘玉娟、朱美丽;
殷一丁(殷献之之女,原大众日报社记者);
谭爱华,两年;
陈夏林,李庆亮之妻,大专文化;
王玉霞,段勇之妻;

2、任城区:李林林,女,南京大学本科生;

3、嘉祥县:
男:于凤来(中尉军官)、高枫;
女:吴开明,大专文化;

4、二号矿井:
男:宋健、曹柄领;
女:韩春喜(宋健之妻);

5、兖州市(县级市):
男:曹广臣;
女:张翠萍

6、梁山县:
李国良、张一宪、刘道万、薛xx(姓名不详);
姜德文,原梁山县建委城关大队队长;
王则x(具体姓名不详),原梁山县经委副主任;

7、邹城市(县级市):
男:韩亚东、刘绪国(去年因粗暴灌食迫害致死)、另三名功友姓名不详;

8、汶上县:蔚本章,男;

9、金乡县:男女各一名,姓名不详;

10、曲阜市(县级市):曲阜师范学院,男性一名,姓名不详;

由于消息收集极为不便,上面所列功友劳教名单(共48位)不全,有的姓名不详、有的被判二年或三年,大部分都是三年劳教,尚有其他被判劳教的功友还未得知。


抵制假经文

日前,大陆某地区开始流传“修炼结束”、“渡人难”等五篇假经文。愿有关学员以法为师,去掉根本执著,不再给邪恶以可乘之机。


山东梁山县乡干部徐某遭恶报

7月下旬,山东梁山县小安山乡政府对进京上访的大法弟子进行残酷迫害,特别是该乡干部徐xx更是魔性大发,对大法弟子大打出手,拳脚相加,还毫无人性地强行让大法弟子长时间跪在砖棱上进行体罚。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几天后徐xx在一次车祸中被轧碎盆骨,肠子外露,生殖器严重损坏,经医院抢救才留得一命,但留下终身残疾,无法行走。肇事车辆还起诉徐xx进行拦路抢劫,下场罪有应得。当真是天理昭彰,报应不爽。


激光笔可对付邪恶势力所用的监视摄像机

近闻国内大法弟子在挂大法横幅和贴大法资料时因被警察安装的摄像机摄入而被抓,建议试用激光笔加以对付。有一种小功率激光笔是做学术报告时作指示用的,也可以在一些电器商店买干电池驱动的小功率激光管。使用时将激光束打向摄影机镜头,即可干扰使其无法摄入其他图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