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修大法的老大妈的故事

【明慧网2000年11月29日】 大妈是东北人,是农民,六十多岁。大妈没修大法之前,身体不好,有许多的病。修了大法以后,不但家庭和睦了,病也好了,身子骨特别硬朗。看她一点也不象六十多岁的人,头发黑黑的,皮肤白里透红,没有皱纹。大妈7.20前来到了北京,从此就再也没有回过家。

她和功友们一起上了去北京的火车。在火车上,其他功友全被当地的警察强行拉下火车,大妈由于消业低头呕吐而幸免抓捕。她从未来过北京,身上只有几十元钱,不知道自己到了北京该往哪去。但她一想到有师在,有法在,什么也不怕,心里便静下来。当火车转弯时,大妈透过车窗往外看,看到了三座连在一起的金佛跟在火车后面,大妈心里更坚定了。

大妈到北京后,在别人的指点下到了天安门。在天安门,她遇到了几位功友,她便和功友们在那里切磋起来。大家正切磋着,突然一辆米黄色吉普车在大妈身边停下来,车上跳下几个便衣,不由分说抓起功友们就往车上扔,抓完之后便衣跳上车,根本不理会大妈。车开走了,把大妈一个人扔在广场上。大妈心想:“怎么把我一个人扔在这儿了?”大妈回想着刚才的一幕,气愤的心情刚要升起,一下想到自己是大法弟子,不能动气。这时,她看到一个警察拿着步话机在远处站着,于是走过去,对他说:“警察同志,我有个事想不通,想找你说说。”警察看着她:“什么事?”大妈说:“我刚才和几个朋友在说话,没有做任何坏事,为什么她们都给抓走了?”警察问:“谁抓的?”大妈说:“是你们抓的。”警察又问:“是炼法轮功的吗?”大妈说:“法轮功怎么了?法轮功教人做好人,我炼了法轮功身上的病都没了,有什么不好?”这时一个女警走过来对那个男警说:“呼。”大妈说:“呼就呼吧,不就是抓吗?大法弟子堂堂正正,走到哪里都不怕!”那个警察想了想对大妈说了一句“你的事我们不管”就走开了。大妈顺着天安门广场边儿走着,突然天下雨了,大妈便到一边去躲雨。她看见一个城监在给一个要告状的老头指路,于是走过去问他炼法轮功的应该去哪里说理。城监看看她说,“炼法轮功的没有地方说理。”大妈问他为什么,他说因为法轮功怎么怎么不好。大妈告诉他法轮功是教人做好人的功法,自己炼了法轮功后都有哪些收益。城监把腰间别着的步话机拿了出来,大妈知道他的用意,没生一点怕心,于是城监又把步话机放了回去。大妈非常诚恳地对城监说:“小伙子,今天大妈向你洪法了,找本《转法轮》看一看吧,你就知道大妈对你说的都是真的。大妈和你交个朋友,大妈叫XXX。”城监很受感动,也告诉大妈他的名字。

后来大妈又遇到了几个功友,便和功友们待在一起。很快大妈身上的钱用完了,功友们便接济她。当时有许多功友由于费用不足,有的睡在马路边,有的睡在公园里,有的睡在地下通道里。大家心里只有一个希望,就是政府能听一听受益于法轮大法的人们的心声,公正、客观地对待法轮功。

7.20来了,大妈和四个功友在一天的下午去中南海上访,半道上被公安拦住了,公安叫来了110警车,把他们全部抓上车。在开往派出所的路上,大妈心想无论怎样也不做对不起大法的事,大不了这一百多斤扔在这了。路上遇到了堵车,开到派出所时,天已经黑了,公安叫他们在车上坐着别动,就进了派出所。大妈一看车上没警察了,于是对大家说:“赶快走”,功友们全都下了车。大妈告诉大家要分开走。功友们分开走了。大妈想自己比较胖,走不快,警察很快就会出来,这时她看到离派出所门口不远的阴影处停着两辆黑色轿车,于是就在轿车后面的阴影处蹲下来。警察出来了,发现车里一个人都没有了,气极败坏地把车门关上,顺着一条胡同追了出去。共有三条胡同对着派出所的门口。不一会他折回来,又顺着另一条胡同追出去。很快他又折回来,再顺着第三条胡同追出去。过了一会儿,警察喘着粗气回来了,又进了派出所。这时大妈站起来,顺着一条他追过的胡同走了。

大妈不认路,不知该去哪里。她想起一位功友告诉过她,在XX商场附近能找到大法弟子。于是大妈在胡同里转来转去,不知转了多久,一抬头,发现XX商场就在她眼前。大妈又遇到了功友。

那时北京城里已开始搜查大法弟子,大妈和功友们的日子很艰难。为了省钱,他们一天只吃一个凉馒头,渴了就到公厕里接凉水喝。天黑了就找一个行人很少路经的地方睡觉,天当房,地当床。有许多功友钱用完了,就捡地上人们吃剩丢掉的食物。他们只有一个念头,哪怕吃再多的苦,法不正过来决不回家。大家想起当年师尊初到北京传法时,身上只有五十元钱,师尊睡过地上的水泥管子。那时师尊为了度化世人,吃苦受累,从未向弟子们透露过半句。如今,他的弟子为了助师世间行,挽救被邪恶蒙蔽的世人,历尽苦难而无怨无恨。人们啊,你们可曾知道大法弟子为了向政府说一句真话所付出的代价吗?你们可曾知道大法弟子为了告诉你们真相时所面临的苦难吗?是法轮大法,给予了大法弟子无私无我的境界;也只有法轮大法,才能给予所有生命善良、纯洁的心灵。

在一次躲避搜捕的过程中,大妈和功友走散了。大妈想又剩自己了,一个人就一个人吧。大妈饿了就到垃圾筒里捡东西吃,晚上就找不显眼的地方睡,附近的保安知道大妈是大法弟子,但他们没有驱赶大妈,也没有举报。

秋风起了,大妈只有身上仅有的一件短袖衣。经常会不自觉地打冷颤。有一天,大妈听到人说XX公园里住着许多大法弟子,于是大妈一路走一路向人打听XX公园在哪里。大妈找到了那个公园。那一天秋风很猛,大妈哆嗦着进到公园里,找到了功友们睡的地方,还没来得及和功友们说上一句话,警察来了,他们开始抓大法弟子。大妈眼巴巴地看着功友们一个个都被抓上车,心如刀割一般。一个警察看着只穿着短袖衣的大妈,善心萌动,不忍抓她,指着远处一个石凳对她说:“大妈您坐到那儿去”。警察开着装满功友的车走了。大妈心想城里不能住了,我到郊外去。于是大妈走了许久,来到了郊外。大妈又遇到了功友,便和功友们住在一起。功友们的一日两餐,都是大妈做的。

大妈经常和功友们一起去天安门,将没有地方住的功友接到住处。有一天,大妈看到了一件非常好笑的事:一个老头,散着步来到天安门广场,正赶上广场里的警察在询问谁是大法弟子。老人便在广场边的一个石阶上坐了下来。老人可能是北方人,盘腿坐炕坐惯了。老人刚把腿盘上,手去抽别在腰间的烟袋埚,还没等他抽出来,不知从哪里冒出两个便衣,一边一个,架着老人就走,老人非常生气,嘴里骂着:“XX,抓法轮功抓红眼了,连我都抓!”两个便衣一听,觉得不对,其中一个说:“这个不是,炼法轮功的不骂人。”于是他们又把老人扔回原处,头也不回地走了。老人的骂声更响了。

大妈有一次和功友们一起乘公共汽车,在汽车里,大妈发现车头站着的一个小伙子很像她的儿子,大妈心里很担心儿子会来找她,要她回家,而且这个儿子最疼她。连着两天都是这种情况。大妈明白了,这是对自己是否放得下对亲情执著的考验。大妈告诉功友,若真是儿子来找她,她不会跟他回去,她会对儿子说:“儿子,别再找你妈了,法不正过来,你妈是不会回家的。你妈与法同在。”大妈只有小学文化,可是大妈能通读《转法轮》和其他的大法书。大妈说不出华丽的辞藻,但她质朴而真挚的语言和对大法坚定不移的信念,却让功友们经常为之震撼。

在一次去上访的途中,大妈被抓了。从此便失去了大妈的消息。

好大妈,一定要坚持到最后,法正人间的日子就要到了。

大陆弟子
2000年11月2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