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法中修炼,修出一干干净净的心

【明慧网2000年11月3日】 师父好,各位同修好:

我叫蔡军,是北加州的一名法轮功学员。下面向大家谈谈我得法的经过和修炼的体会。

1999年4月25日是一个举世瞩目的日子,我就是在那一天得法的。到现在得法已经一年半了。回顾这一年半的修炼,心中有许多感受,十分庆幸自己有缘走进大法。

我是在中国大陆出生的,是属于“生长在红旗下”的一代,是别人眼里的“德育,智育,体育”全面发展的“三好学生”。报考大学时,强烈的求知欲和对许多科学大师的景仰,促使我选择了物理专业。五年系统的学习,使我明白了许许多多自然界现象发生的原因,同时也引发了自己对这个世界更深层次的思考,比如这世界真的是从大爆炸中形成的吗?时间为什么会均匀地在流逝?能量与质量之间为什么能够相互转化?爱因斯坦的相对论为什么能够假定光速不变?带着这些问题,我也浏览了许多古今中外的哲学书籍,并亲身体验传统的气功,太极拳等。我看《道德经》,感到其中隐藏着大秘密。在佛教的“戒,定,慧”中,“不诳语”使我由最初认为佛教经书是讲“迷信”到最后相信佛法是一个博大精深的科学体系,相信有修炼和开悟这回事。随着各种知识的不断增多和加深,我越来越认识到这许许多多的知识,其实都是相通的,它们都是一个最根本的宇宙的理在不同层次,不同方面的表述。比如在学习数学的概率论中的一个定理时,我领悟到它其实就是黑格尔的“存在就是合理”的理论的另一种表述。而这个根本的理,以不同形式无处无时不在向人们宣述着自己,有时是数学定理,物理定律,有时是哲学家的名言,有时是诗歌,有时是画和音乐,但却看不见它的本来面目。慢慢的看的书多了,又产生了许多更深层的问题,自己弄不明白,也找不到人问个明白。特别是原版佛书中古汉语及典故的晦涩难懂以及近代佛书中许多望文生义的解释和言之无物的理论,常常使自己感叹可惜生在了末法时期。

到了美国之后,又接触到了基督教。有半年的时间参加教会的活动,学习《圣经》。心里也为基督耶稣为救度世人,甘愿自己被钉在十字架上的精神所感动。那时候的自己,认为在各种学说中,佛教在理论上是最精深的,道教在对人身体的增进上是最有效的,基督教对人类社会是最有好处的。有时也想,干脆这辈子就信了圣经吧,至少也能做个好人。但心里总觉得那不是最究竟的法理。我深深地痛苦着,彷徨着。

终于,得法的机缘来了。1999年4月25日晚上,我正在上网,突然看到了法轮功学员去北京中南海的消息,觉得好奇,就在网上用搜索软件搜寻FALUN,结果找到了法轮功的网页。我进到了大法书籍的网页,想看一看法轮功到底是一种什么气功。三生有幸,我直接选择了《转法轮》。打开后一看,呆住了。当时的感受,怎么形容也不为过。就像一个人被困在黑屋子里几十年,突然间屋顶一下子被揭掉,见到了光明。在看的过程中,许许多多以前在看各种书时产生的,藏在心底很久,压得自己喘不过气来的问题,一个个都烟消云散了,心里感到十分激动和畅快。看完《转法轮》时,天已经快亮了,睡不着觉,又从网上查到了练功点联系人的电话号码,等天一亮后就打电话过去,从此走入了大法修炼的行列。

从此真正的修炼才一点一点地开始了。首先遇到的难关是盘腿。虽然自己以前也打坐练功多年,但一直都只能散盘。而且以前打坐时自己能坐上几个小时腿也不怎么疼,现在练法轮功,打坐一开始腿就疼。我知道这是开始消业了,每次都尽量去忍。从散盘开始,时间一点一点地增长。每次疼到钻心的时候,我就想:“欠债要还。自己得法晚,又一无长处,如果在盘腿上再不多吃点苦,怎么能修炼出来啊。”同时我尽量找机会多盘腿。为此我把公司里的高级座椅撤去,专门从家里搬去了一张小方桌,平时就可以盘着腿坐在上面。就这样,经过一年多的时间,我渐渐地可以从散盘到单盘一小时了,而且单盘时腿可以逐渐放平了。几天前自己终于可以双盘十秒钟了。与许多同修相比,这还差的很远,今后我要更加精进,争取早日双盘一小时。

修炼最根本的是修人的这颗心,师父的这一教诲让我明白了真正的修炼是怎么一回事。在得法前,自己也曾努力做个好人,但那时的好人的标准哪里是修炼人的标准啊。在大学毕业参加工作后,自己接触到了社会的各个层面,觉得社会的现实就是弱肉强食,好人就会受欺,要想不被恶人欺负,就得比他更恶才行。同时又认为,只要为了达到正确的目的,不太正当的手段也可以用。在到美国求学期间,由于改换专业,一时遇到了困难。当时也觉得老天对自己不公,心中很是不平。在得法后,用修炼人的标准对照自己,才认识到自己以前做人的标准已经滑到了多么低的地步上了。同时也对照出了自己身上存在的许许多多的执著和各种不好的,该去的心。怎么办?办法只有一个,就是去掉这些心。这话好说,但做起来却不容易。开始时是强忍着,在感到自己的利益被别人侵占时强忍着,在觉得委屈不平时强忍着,在嫉妒心起来时强忍着,在想在别人面前显示自己时强忍着,在想占点小便宜时强忍着,在想说别人坏话时强忍着,在想发脾气时强忍着,。。。逐渐地,忍的次数多了,习惯了,也就容易忍了。当然也有许多次没有忍住的时候,过后觉得很后悔,很惭愧。心里对师父说,自己根器这么差,不配来修大法,干脆废了自己,别修了。可是心里知道大法好,丢不下,而且又想到师父为我们舍弃了那么多,于是又鼓起勇气重新开始。就这样跌跌爬爬地一步一步在修炼的路上前进着。特别是通过学法,明白了作为练功人,世间的一切利益好处都不是我们所追求的人生目标。我们所求的,所想得到的就是一颗干干净净的心。认识到这一点后,自己觉得许多的执著都减弱甚至无影无踪了。执著少了,生活和工作都变得更好了。自己心里放不下的东西少了,心情也轻松开朗了,家庭更和睦了,工作上也更得心应手了。从这一点上自己也感受到了大法的威力。

我是在一个特殊时期得法的。得法才3个月,国内人民日报上反对法轮功的报道就铺天盖地而来。虽然我也知道人民日报是一家不可相信的报纸,还记得它把国家主席说成是叛徒工贼,把天安门事件说成是反革命暴乱,把6.4时百万群众的抗议说成是一小撮人的荒谬与可笑,但面对着报纸上,电视上数不清的,自己没有时间也没有渠道去证实是事实还是谎言的反面事例,自己在心里还是起过一些疑惑。通过学法,自己逐渐对大法有了信心。是大法那博大精深的法理给了我信心,使自己更加坚定,使自己能继续修下去,没有像有些人那样听信了谎言,放弃了修炼,成为谎言的牺牲品。

从开始修炼到现在,自己都没有出现过老师在书中所说的渐悟状态,既没有感到法轮的旋转,也没有开天目,更没有出现功能。唯一能给自己信心的只有大法的法理。有时自己也想,自己会不会是个大根基之人。可再一想又觉得不像。大根基之人要很长历史时期才会出一个,而现在看看身边的同修,有那么多都比自己修得好,因此对弘法的事不太热心,认为“大儒居闹市,小儒隐深山”,“不是金刚钻,不揽瓷器活”,自己都修这么差,还出去弘什么法啊。同时又认为,只要大法是正法,他自己就会弘传出去,不需要人特意去弘法。而且还认为把大法送到每个人面前,这样让人得法也太容易了。要知道古人为了求法,要吃多少苦啊。慧可为了求法而断臂,密勒日巴为了求法长年作苦役,连释迦牟尼为了得法也修了六年的苦行。现在的人哪有那么大的福分,需要我们去把大法送到他们面前。通过不断学法,自己逐渐克服了这一思想上的障碍,认识到了自己走出来参加弘法活动的必要性。现在自己认识到:首先,弘法是现在重要的助师世间行。从八年前师父将大法传出,短短几年内,大法凭着是正法的特有的威力,迅速人传人,心传心,传遍各地,修者日众。可是在一年多以前,在中国大陆,有几个人为了一己之私,利用手中掌握的国家机器,对大法进行了最邪恶的破坏。他们已经不是在一般意义上的反对大法了,他们剥夺了人们正常的信仰自由的权利,甚至剥夺了人们正常思考的权利,不让人们接触到大法的真相,强迫人们去看充满谎言的电视和报纸,用谎言对人们进行“洗脑”,使许多人因此失去了作出清醒判断的能力,从而与大法擦身而过。我们不应该也不能够强迫人们去相信什么,但我们应该向还在受蒙蔽的人们讲清大法的真相,让他们有一个接触事实,自己作出选择的机会。大法是公正的,我们弘法就是为了给每个人一个自己清醒作出选择的机会。不然的话,到真相大白的那一天,如果我们真的修出了慈悲心的话,我们如何忍心去面对那些不明真相的人过后后悔时的痛苦呢?其次,走出来弘法,不仅仅是给世人一个机会,更重要的是给我们自己一个机会。

师父说:“庙里边修炼他强制你失去这些东西,也是为了使你去掉这颗心,他强制你,让你完全杜绝它,不让你想它,他是这个办法。而我们不要求这样走,我们要求就在物质利益面前,你去把它怎么看淡,所以我们这一门修出来是最扎实的。”我自己也有这样的体会。在美国社会,人与人之间强调互不干涉,同时大家讲文明礼貌,所以平时在工作和生活中较少遇到烦心的,磨炼自己心性的事,容易使自己陶醉在认为自己心性高,修养好的假象中,各种执著不是没有了,而是隐藏起来,没有机会发现。当自己参加弘法活动时,由于环境变得复杂了,各种心,甚至自己都想象不到会有的,隐藏得很深的执著心都一个个暴露出来了。由此我也更理解了师父所说将来在寺院中专修的弟子也要到常人社会中去云游的道理。我认识到大法的修炼与以往的修炼不同了,不到“闹市”中修炼,不到常人社会复杂的环境中去磨去各种心,就永远成为不了“大儒”。现在走出去弘法,就是老师给自己安排的“云游”,给自己一个机会除去隐藏的执著。再有,在参加弘法的过程中,我也感受到有一个纯正的心态对于弘法是至关重要的。出去弘法,不是为了给自己积什么功德,不是为了替自己求什么圆满,也不是去劝说别人相信什么,我们只是本着一颗善心,把大法的真相告诉人们,让人们有一个了解大法并作出自己选择的机会,真正像师父所说得那样,“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象、用慈悲去洪法与救渡世人”。

回顾自己这一年半的修炼,感触很多,与许多同修相比,自己还差得太远。今天之所以要走上这个讲台,就是想借这个机会,向那些还没有得法的人讲一句,不要错过了这来之不易的得法的机缘。记得在炼功点上,一位同修讲过:现在许多人,如果你告诉他商店明天会有便宜货品卖的消息,他会很高兴;而当你把大法的消息告诉他,他却不以为然。在这里,我想对那些还没有得法的人说:找一个静静的夜晚,问问自己为什么来到这地球上做人,问问自己在为了衣食忙碌之外还有没有别的人生目的。如果在心底里还有哪怕一点点返本归真的愿望,就读一读《转法轮》吧,让大法唤醒那沉睡了太久的宿愿。

最后,我想用师父的一首诗来结束我的发言:

非是修行路上苦,
生生世世业力阻;
横心消业修心性,
永得人身是佛祖。


谢谢。

(2000年10月21日发表于美国西部法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