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罕布什尔州及缅因州弘法报告

【明慧网2000年11月3日】 新罕布什尔州与缅因州接壤,位于新英格兰地区北部。两州的特点是地域广大,人口稀少,华人极少,以白人为主流。所以本地区的弘法对象主要是西方人,学员也绝大多数是西方人。两州的学法,弘法活动经常是互相支持,联合进行。不仅如此,还常常与大波士顿地区学员联合进行洪法。下面简单向大家汇报一下我们的弘法修炼情况。

一。把学法放在首位,在法中勇猛精进

几年前,在本地区弘法初始,就注意把学法放在首位。在刚开始有西方学员来学法时,就开始了每州三次的集体学法活动。后来又进行了每月一次的长周末集体学法,经常是2-3天,读《转法轮》以外的师父的其它著作及经文。虽然最初l来参加长周末集体学法的人数很少,有时只有1-2个西方学员,但这种学法形式还是坚持下来了。现在,每月的全天大集体学法已和弘法联系起来,并固定在每月的最后一个周六。每到这一天,来自新英格兰地区几个州的讲英语的学员,会聚新罕布什尔州的朴茨茅斯城学法,炼功,洪法,参加的人数也越来越多。几年来,这种每月一天的大集体学法洪法活动,给居住在不同州,不同地区的西方学员提供了相互了解,交流,讨论的机会,从而形成了一个良好的,稳定的西方学员的弘法修炼环境。更重要的是,大家在比学比修中共同精进。大集体学法洪法通常的日程安排是,早晨6点至8点在公园炼功,上下午学法,当有弘法活动时,下午便去海滩,展览会,各种集会等弘法炼功,发资料。晚上7至9点讨论。虽然全天活动安排得满满的,但有时还是讨论到很晚,大家兴致不减。除了每月一次的集体学法外,每周五晚上,两州的学员也聚在一起学法。为参加集体学法,有些学员要开车单程一小时,有的甚至要开车4-5小时。但是大法的威力以及在集体学法中的所获,使学员们即使是长途驱车也能坚持参加。

有一次长周末集体学法正好是感恩节,我们进行了4天的学法,每天都读一本书,共学了师父的四次讲法,还进行了大量的讨论。也就是这一次学法,使一位曾得法几个月,修炼过一段时间,后停止修炼的西方学员重新回到了大法中来。她在后来的体会中说:这次学法是我的一个转折点,几天的学法中,我越来越清醒,最后终于完全明白了过来。她从此坚定地走上了大法修炼的道路,并不断精进,积极参与弘法,最近成为新罕布什尔州地区的弘法协调人。

有一次集体学法讨论的题目是“我为什么要修炼?”在场的二十几位学员人人都发言,虽然后来时间不够了,但还是延长了半个小时直到最后一位学员讲完。有位学员说:“我以前没有好好想过这个问题。但就在刚才,我突然明白了我为什么要修炼:要返本归真。我现在很清楚地意识到,即使我的妹妹或其它家人放弃修炼,我也会坚持下去的。”她的妹妹则接着谈到:“我以前总是顾虑到我的姐姐及丈夫,参加活动时总想着要带着他们,现在好了,我不用顾虑了。”又有一位学员谈到:“修炼对我来说是这样的重要,它已成为我生活的目的。现在,除了它的一切东西我都不感兴趣了。我很难想象自己怎么能回到从前去。”还有的学员说:“我以前一直在寻找着什么,当我遇到法轮大法时,我明白我的寻找停止了,我明白了生命的真正意义。”大家从自己的得法经过,谈到对修炼的认识,到怎样更加精进,使置身于此情此景的每一个人都感动不已。那是何等祥和,宁静,纯洁的场面呀。大家在不知不觉的讨论中急速地升华着。

有一位西方学员,学法才几个月,在一次集体学法时提出了打坐的问题。他对是应该保持单盘打坐30分钟,还是开始双盘理解不好。他怕双盘的疼痛及时间短而影响了机制。大家热烈地讨论了这个问题,谈到怎样认识腿疼与消业的关系,怎样从打坐中学会忍,等等。由于从法中理解了,这位学员第二天便第一次咬牙坚持了45分钟。从那以后,他每天双盘30分钟,不论多疼,从不把腿拿下来,至今已有半年。就这样过了双盘关。

我们还学了师父的《洪吟》。中国学员将师父的诗注上汉语拼音,在学法时向西方学员解释每个字的字面含义。然后他们就明白了整个句子的内涵,整个诗的内涵。我们学了《缘归圣果》,《助法》,《苦其心志》等。大家学的是那样的认真,那样的如饥似渴。从发音到每个字的意义,都做了详细的记录,生怕漏掉了什么。大家边学边讨论,感觉自己的容量在不断的扩大着,境界在不断的升华着,对“助师正法”的意义理解得越来越透。通过不断的学《洪吟》,学员们更清醒地从自我修炼的局限中解脱了出来,把自己的修炼融入到正法修炼的大熔炉中来了。对我们这个集体来说,这是一个可喜的转折,因为越来越多的西方学员在大法的感召下积极地,主动地走了出来弘法,护法了。

只要师父有新经文,大家都会在每周小组学法和每月大集体学法中反复学,并结合师父相关的经文及有关讲法来学,结合当前的正法来学。自从师父有关“重大问题一定看明慧网的态度”的文章出来后,有些以前不看明慧或很少看明慧的学员现在也积极主动去阅读明慧上的文章了。

重视集体学法,交流,在法上提高的结果,使我们这个集体产生了巨大的变化:从以前有些人对正法没有清醒的认识,到现在把自己看作是正法中的一分子;从以前只重视自己的学法炼功,到现在主动向社会弘法;从走出来参加当地的弘法活动,到走出去参加纽约,DC的外地全国性的弘法活动;从以前对大陆弟子的弘法护法行为不太理解,总觉得与大陆学员隔着点什么,到现在把自己和大陆学员连为了一体。。。我们感觉是尊敬的师父在往起拔我们,大家在法中勇猛精进着,在正法的道路上不断走向着圆满。

二。积极创造英文学法环境,中西方学员融为一体

由于本地区白人比重很大,所以在最初弘法时,就考虑到应形成一个英文的弘法修炼环境,因而即使是在有中国学员的情况下,也用英语集体学法交流。几年来,正是这个英文环境使得附近几个州的西方学员走到了一起并共同精进不止。

去年八月,我们举行了第一届英文法会,来自康州,麻州,威蒙特州,新罕布什尔州,缅因州,以及加拿大蒙特利尔等地的中西方学员参加了法会。学员们普遍反映,听学员用英语发言,比通过翻译更亲切,更能直接沟通。这里的学员非常珍惜大家共同形成的英文环境,鼓励来学法的中国学员讲英语,西方学员总是热情的,不厌其烦的帮助中国学员纠正英语发音,解释他们不懂的字。西方学员非常高兴中国学员能和他们一起用英语交流,即使是英语结结巴巴的,他们也从不抱怨,相反,总是给予积极的鼓励。中西方学员在这里已形成一个十分融洽的,互补互学的,共同精进的集体。

三。积极投入到正法中修炼,弘法护法,“助师世间行”

1。走向DC,向参众议员弘法

记得一年前,中国政府镇压法轮功,这里的中国学员去了华盛顿,向中国大使馆请愿,去了国会找参众议员请求帮助和平解决法轮功问题。回来后,有些西方学员不理解,有的说是“搞政治”。在小组学法时,有西方学员建议先学师父的经文“修炼不是政治”,来印证自己的看法。

一年后,大家在法上升华很多,对“是不是搞政治”等问题有了新的理解。今年七月,在中国政府镇压法轮功一周年之际,得知在DC有弘法活动,我们就决定参加。结果很多西方学员都去了。他们克服各种各样的困难和干扰,走了出来。有位老太太和姐姐,丈夫一起修炼。平时都是她丈夫开长途,这次她丈夫不能来,她就犹豫了。后来有几位学员给她打电话,她认识到了自己依赖丈夫,怕困难的执著心,决心克服它,就毅然和姐姐一起,连夜长途驱车十几小时,赶到DC时已是东方发白。虽然一夜没睡,却精神抖擞的参加当天的活动。真是老当益壮,令青年人也赞叹不已,自愧不如。有位学员平时每周六都要照看两个孩子,但也能把家庭妥善安排好后,飞到了DC。还有位学员正好和她先前申请的一周的写作学习班有冲突,她调整了这个计划,提前飞到了DC,并帮助DC学员校对英文发言稿,还承担了法会的翻译工作。还有一家三口乘坐夜班长途火车第二天凌晨赶到DC。

在来DC前,大家就预约好了见两州的参众议员,向VIP弘法,来DC的所有西方学员都积极参加了这次弘法活动。他们得到了缅因州两位女参议员的亲自接见,在交谈中,女议员非常高兴他们的来访,并感谢他们把法轮功带给她,她对法轮功表示了极大的理解和支持。大家走访了新罕布什尔,缅因州及威蒙特州三州的参众议员。直接向参众议员弘法,对西方学员来说,是第一次。有位西方学员说:“我以前从来没有来过这里,没想到这次为法轮功进了国会及议会的门。”还有位学员是第二天赶到的,当其他学员向议员助理弘法时,她静静的听着。她说:“我刚来,不知道怎么讲,怕讲不好。下次我要自己和他们讲。”大家积极向议员及其助理弘法,告诉他们大法是多么的好以及中国迫害大法的真相;他们积极向议员出主意,让议员们站出来支持法轮功,制止中国的暴行。一位学员跟议员助理说到:“对邪恶的沉默就是对邪恶的默认。如果大家都能站出来说话,正义的声音就会越来越多。”一颗颗纯洁的心,一颗颗慈悲的心,感动着在场的众生。也许议员及他们的助理们会感到奇怪:去年只有几位中国学员来这里,今年怎么来了这么多的美国人?人多的时候,竟然有7-8位西方学员一同去见议员。经历过这次弘法的西方学员都认为:议员也是众生的一员,他们也应该有机会得法,我们只是用了法在最低一层常人社会的一种形式让他们得法;在和他们的交谈中,我们只把他们看成是宇宙众生的一员,双方交谈的气氛是那么的融洽,这哪有什么政治的概念。从DC回来,大家都感到对法的理解又提高了。

2。在集会上弘法,向世人说明真相

由于两州地域辽阔,农场很多,特别是新罕布什尔州北部及缅因州有很多纯朴的农民,他们很少看电视,读报,与外界的联系不是很多,但农业集会及街头集会是他们的必去之地。所以我们充分利用夏秋两季各种集会向他们弘法,说明真相。入夏以来,几乎每周都参加集会弘法,有时一周内有几个活动,大家就分头进行。

我们通常的做法是,向集会管理表演的有关人员弘法,寄去大法资料,说明我们是非盈利的自愿小组,希望到集会上给大家表演五套功法,并免费教功。几乎所有的集会都会同意我们的要求,给我们露天场地表演,教功。我们就通过集体炼功,展览,发放报纸,交谈等各种形式向参加集会的人介绍大法,说明真相。有兄弟两申请了好几个这样的集会,自己组织并积极参加,有时甚至请假去集会弘法。有一次在缅因州的波特兰市有一个街头手工艺品的集市,没来得及申请,我们就直接去了,赶到时已是下午。我们在街边选择了一个地段,就开始了炼功。悠扬不断的音乐和我们的炼功吸引了很多人驻足观望,有许多人与旁边的学员交谈,关心地询问在中国发生的事,我们的学员就向他们揭露中国镇压法轮功的真相,向他们弘法,得到了很多有善心的人的理解和支持。仅2-3小时,我们就发了近200份报纸。后来有人因此得法,并找到当地炼功点学功。有一位西方学员是一位儿童音乐工作者,他因为经常演唱的缘故,知道很多集会及各地的庆祝活动等消息。他就利用工作之便,自己掏钱为大家租摊位,并积极参加在集会上的洪法活动。

尤尼特(UNITY)是缅因北部的一个小镇,为农业区,集会规模很大,历时3天,每年都有好几万人。我们去年申请了一个摊位,并免费教功。因为做得好,得到了集会的支持,今年就免费让我们安放了一个10X20的大帐篷,并划出前面的很大一块空地给我们炼功。后来又允许我们在另外一个位于交通要道的大帐篷中表演功法。来自缅因,新罕布什尔州及麻州的二十几位中西方学员联合参加了这次集会弘法活动,有些学员要开车4-5小时北上,每天自己掏钱买门票,但大家都没有怨言。有一家三口特地为这次集会购买了帐篷,并放弃休假机会,为大家布置摊位,积极参加洪法活动。很多来参加集会的西方人对我们的展位设计赞不绝口。白色的10X20的帐篷上,是大大的蓝底黄字的“法轮大法”,侧面还有红底金字的中英对照的“法轮大法”横幅,远远就能看见;帐篷里三面墙上挂满了精心制作的图片展板,就象一个小型的展览会,有介绍大法的,有揭露中国政府迫害法轮功的,有反映当地各种活动的;师父的书及教功录象带整齐地摆放在桌子上,还有介绍大法,说明真相的报纸及其它资料。远远望去,我们的帐篷就象繁杂世界里的独有的一块净土,是那样的纯洁,而色彩斑斓。悠扬的大法音乐,优美的集体炼功场面,以及独特的展位设计,吸引了众多的游人,很多人都走进我们的帐篷了观看图片,和学员聊天,询问大法在中国的迫害情况,以及怎样学功等。还有好几个人邀请我们去他们当地开办讲座及教功。

也许是我们炼功时祥和的场面及强大的能量场的缘故,在我们集体炼功时,有一位陌生人径直来到我们的队伍中,模仿着学员的动作,饶有兴志地和大家一块炼动功,后来有位学员现场教了他打坐,他又和大家一起炼完静功,历时近一小时,炼完后他对我们学员说:“真好。”有很多人是参加过去年的集会的,当今年又看到我们时,仍然记忆犹新。还有些人是曾读过报纸上有关法轮功的文章的,但对法轮功还是不怎么了解,当在集会上遇到我们时,他们常常会兴奋地对我们说:“我知道你们在中国遇到了麻烦。”学员们便主动和他们交谈,澄清中国政府的谣言,向他们说明真相。

参加这次洪法活动的西方学员很多,他们教功,炼功,发报,向过路的人洪法,事事走在前面,到处都能见到他们的身影。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三天的集会中,我们一共发了5000多份大法报纸,近80个“法轮功-真实的故事”录像带,还向参加集会的摊主及集会工作人员洪法。三天紧张的洪法,大家虽然有时连饭也顾不上吃,但心里都乐滋滋的,因为大法的真相已为越来越多的人所了解。

3。边远地区的弘法

对边远地区以及暂时还没有学员的地区,我们就采用把大法报纸插入当地发行的报纸中,通过正常的订阅渠道将资料送到千家万户。我们已在新罕布什尔州北部山区一带插放了近六万份大法报纸,目前正在做缅因州北部的插放准备工作。同时,我们还将大法报纸摆放在那些地区的书店,超级商场,健康食品商店,洗衣店,理发店等,使更多人能有机会了解大法。

我们对边远地区的洪法还有一个特点,就是采用了“免费在你处教功”的这样一个形式。我们的做法是:在附近没有炼功点的地方,如果有人想学功,我们就鼓励他做当地的牵头人,尽可能召集他的亲朋好友等来学功,并找一个合适的场地,如书店,图书馆,自己家,或其它公共场所,我们将洪法资料寄给他,安排时间去他那儿讲座教功。这样做有几个好处,一是为那些地方培养了联络人,他们很可能成为将来的炼功点的负责人;二是让他们自己发挥智慧去找人,找场地,省却了我们学员的时间和精力,同时也达到了洪法效果。我们曾在新罕布什尔州白山地区(WHITEMOUNTAIN)的一个多功能谷仓中,在罗切斯特(ROCHESTER)城里的一个武馆里,在瑞(RYE)的一个教堂里,以及在缅因州的波特兰市(PORTLAND)一位白人的家里等做了许多这样的讲座并教功。其中缅因州波特兰市的炼功点就是这样建立起来的。由一对西方夫妇主持每周四晚上的学法炼功,及教功。现在,这样的洪法方式显然已为越来越多的人所接受,效果也越来越好,因为我们得到了许多这样的邀请。

4。“大道无形”,破除观念上的束缚,利用各种形式洪法,说明真相

师父在<<理性>>一文中说:“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象、用慈悲去洪法与救渡世人”。我们牢记师父“大道无形”的教诲,首先在观念上破除一切束缚,利用常人社会的一切便利条件及各种形式向世人说明真相,弘扬大法。既要符合常人的惯例,有不要为常人的形式所束缚。时时,事事,处处不忘在师父法正乾坤的正法过程中做一个大法的粒子,助师世间行。以下只是几个简单例子。

有一位学员想到在成人教育学校开办讲座。他与附近的六所成人学校联系,给他们邮寄大法资料,向有关人员洪法。结果,有一所成人学校接收了他的要求,我们可以每月一次,连续三个月在那里开办讲座,免费教功。学校将我们开班的消息及学员打坐的照片登在他们的报纸上,免费给我们做广告。

还有位学员在炼法轮功前曾与一个与灵修有关的妇女精神团体有联系。修炼大法后,她再也没有参加过她们的活动,但却不忘向她们洪法。有一天,她专门到教堂找到那里的组织者,给了她一盒“法轮功真实的故事”录像带以及一本中国法轮功,向她洪法。这位负责人很高兴地接收了她的请求,给我们安排了一次讲座。并将我们讲座的消息发给了那个团体的成员。在我们的请求下,这位负责人还将原想给我们的讲座费拿去买了很多本中国法轮功和转法轮,使来参加讲座的每一个人都可以免费得到书。我们给这个有一定宗教背景的精神团体作了一次非常成功的讲座,使她们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深感大法的威力,并表示想继续学功。

有几位学员每周五下午在一个城市中心的教堂前炼一小时功,旁边放一个小桌子,上面有大法的报纸由游人自己来取阅。他们静静的炼功往往引来很多过往行人,有些人等到他们炼完功后走过来交谈。这种小规模的集体炼功形式,既灵活不需要申请,又很符合常人的形式,不是那么正规,反而使人易于接近。这个活动虽然才刚刚开始,但已初见成效。

有一次我们参加一个街头集会的洪法,我们在那里有一个摊位。当听到广播里说有游行活动并即将开始时,有位学员灵机一动,想通过游行活动洪法。虽然当时只有两个人,但也决定参加。于是两位学员展开一面大法横幅,拿上报纸,去找游行队伍。没想到这就开始了洪法。由于游行队伍未到,我们拿着横幅,走在大街中心,是那样的突出,吸引了等在路边的密密麻麻的人群。最后我们又加入了正规的游行队伍中,把拿去的一大叠报纸一下子就发完了。

还有两位学员在一家全球性的大公司工作,在公司举办的酒会上不忘洪法。他们利用与同事聊天的机会,向他们介绍大法,揭露中国政府对大法学员的残酷迫害。由于这位学员平时将当地采访他们的报纸长期贴在办公室外面的墙上,使很多同事因此了解了大法。酒会上,同事们关心的打听法轮功在中国的受迫害情况,有些想进一步了解大法,还有些人有兴趣学功,这两位学员都耐心的和他们进行了交谈。把公司酒会变成了洪法会。

以前,有些西方学员觉得在公开场合发报纸有些难为情,觉得是不是不符合常人的状态。现在,在突破了自身的思想束缚及个人执著后,轻轻松松就走了出来,在集会上,在纽约曼哈顿的大街上,在交通路口处,大大方方的发放报纸,向行人讲明真相。还有些学员在过路交钱,在商店购物时,都不忘给与自己有交道的人一份大法报纸。。。

四。西方学员开始承担起两州的学法洪法协调工作

为了更好地弘扬大法,向世人讲明真相,同时也为了使更多的西方学员投入到正法的行列中来,新罕布什尔州及缅因州的学员已共同确定由两位西方学员担任两州的学法洪法协调工作。

就缅因州而言,学员全是西方人。目前已有三个炼功点:南部KITTERY,中部PORTLAND,以及北部AUGASTA等。所有炼功点都是在学员自己家里,炼功点负责人自愿负责炼功点及其附近地区的洪法活动。这样,北部,中部及南部三大块,基本上能覆盖整个缅因州的活动。最近,缅因州的学员已在中部PORTLAND市举行了完全由西方学员组织及参加的首次集中学法交流,商讨如何在缅因州开展洪法活动。就新罕布什尔州而言,目前只有东部沿海一个炼功点,大家决定至少应在西部内地建立一个新的炼功点。以这两个炼功点为基点向外发展。

自西方学员担任两州的学法洪法协调工作以来,短短的几周内,就使这两地区的洪法在宏观上起到了明显的作用。现在大家已把洪法的区域由以前多着眼于当地而扩展到整个州;而且越来越多的西方学员积极参与到洪法正法的行列中来了,他们积极申请书店的讲座及游行活动;设计报纸做插页;还讨论了怎样向两州的VIP洪法等等。

师父说过:“现在的大法老弟子应该是真正的能把自己当作大法中的一个粒子而不是在学法了,是学法的同时发挥一个大法粒子的作用,为大法做什么就是在给自己做什么一样。这就是经过这次魔难走过来的弟子此时的真正状态。”衷心希望我们每一位弟子都能真正成为大法中的一个粒子,不愧于我们伟大慈悲的师父,不愧于我们曾经许诺的誓言,不愧于伟大宇宙给予我们的这万古不遇的机缘。

谢谢大家。

新罕布什尔州及缅因州洪法组
(发表于2000年10月21日美西法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