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平的历程(讲稿)

【明慧网2000年11月30日】 在过去的一年半里,很多人听到了关于法轮功(又称法轮大法)的事情和报导以及此功法在中国受到的迫害。

我愿意在这里与大家分享一下法轮功的和平历程。我将用实例说明法轮功学员如何在这个历程中一步步走过来,努力创造永久的和平,这种和平不是求来的,也不是在奋争中得到的,而是通过修炼身心,在他们的内心中体现的。

陈子秀女士是一位58岁的退休女工。1997年她开始修炼法轮大法。陈女士的家里人注意到发生在她身上的惊人变化。她比以前开心多了。她的坏脾气变得柔和,性情变得宽容。陈女士的家人知道这是法轮大法改变了她,促使她成为了一个更善良、更平和的母亲。全家人生活在平和之中,直到中国政府取缔法轮功的这一天。陈女士震惊极了。“这是我母亲一生中最痛苦的一日,”她女儿回忆说。陈女士无法想象政府会诽谤和破坏法轮大法的声誉。她启程来到北京向政府上诉和澄清事实真相。1999年12月4日,陈女士被捕了。

随后的两个月里,陈女士遭到酷刑折磨。警察用沉重的塑胶警棍毒打她的小腿、脚、后腰。他们用牛棒猛击她的头部和颈部。官员对陈女士说,中央政府下了命令,要“不惜一切手段铲除法轮功”。警察要求她宣布放弃对法轮大法的信仰。这位58岁的女士毫不屈服地摇头拒绝。

目击者们说,2000年2月21日,陈女士在外面爬行,呕吐,摔倒,死亡。

2月22日,陈女士的儿子和女儿去辨认尸体。其女看到角落放着她母亲破碎、浸满血迹的衣服。她母亲的小腿呈黑色。背部有一条六英寸长的鞭痕。她的牙齿被打断。耳朵青肿。陈女士的家人试图控告,但是没有律师愿接受此案。3月17日,陈女士的尸体未经同意即被火化。4月23日,陈女士的女儿因向华尔街日报叙述事情真相而以“泄露国家机密”罪遭到逮捕。

华尔街日报报导了陈女士因忠实于法轮功,不愿放弃信仰而遭到这种结局。

陈女士从来没有反对过政府。尽管陈女士受到残酷折磨,她没有以任何方式进行报复,没有以暴力和愤怒对待施暴者。相反,她坚持对法轮大法的信仰,拒绝了施暴者的要求,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

赵昕女士是北京工商管理大学的一位讲师。赵女士于1998年6月开始修炼法轮功。她被认为是勤奋、努力、认真负责的教师,拥有谦虚、友好的性格。学生和教授都评价她有一颗“水晶般的心灵”。

2000年6月19日,赵昕在一个公园炼功时被警察逮捕。几天后,赵女士的父母收到一份有关他们女儿的“病危通知”。她颈椎骨的第四、五、六节被警察打断。医生说:“她仍然处于危险状态,正在和死亡作斗争。”

赵女士遭到警察和政府官员的残酷拷打,只因她是一位法轮大法修炼者,只因她拒绝放弃她做人的权利。

周志昌先生是双城市武装部部长。他是远近闻名的好干部。朋友们和家人都说他为人善良、诚实,自从他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之后,他的生活变得更加平静、愉快。

1999年9月9日,周先生到北京上访,说明法轮大法的真相。他被逮捕,被戴上镣铐,遭受毒打达八个月之久。经过8天的绝食抗议之后,周先生于2000年5月6日死亡。

在他的头部和身体上有许多裂开的伤口。头皮和头骨分裂。政府逼迫家属签字承认周死亡原因是心脏病。他的家属拒绝了。

这些案件只不过是在中国发生的数千案件中的几个,这种事情直到今天仍在发生着,它们是中国16个月的残酷镇压的一部份。

超过50,000学员因修炼法轮功而被拘留。超过10000名学员未经审判就被送入劳改所。还有数千人被开除职务、学籍,被大量罚款,被监禁和在精神病院里被强行注射和服用毒品药剂。

在遭受到如此邪恶的迫害的同时,没有一起法轮大法学员诉诸暴力和报复的实例发生。数以万计的法轮功学员采取了相同的和平方式来面对冲突和残酷镇压。

为什么如此众多的来自于不同背景和社会阶层的法轮大法学员一致采取了相同的和平方式来面对镇压,无一例外?是什么赋予这些普通的中国公民如此的勇气、仁慈和力量,即使被残酷折磨致死也不放弃坚持和平?这绝非偶然。

答案就在法轮大法的法理中。

法轮大法是自我身心修炼大法。其基本原则是同化宇宙特性『真、善、忍』。学员们以此为标准,通过不断的学习法轮大法的书籍,在日常生活中,各种环境下,坚持真善忍的标准,从而达到提升自己的心灵与精神境界。

法轮大法还结合了五套柔和、优美和具强大威力的气功炼习。它们帮助许多学员改善了身体健康,消除了压力感,得到了能量,达到了放松状态。

法轮大法于1992年在中国传出。1992年和1993年法轮大法被褒奖为气功明星功派。1993年,法轮大法创始人李洪志先生被一个政府机构授予『边缘科学进步奖』。全中国的数百万人开始学习法轮大法并从中受益。各种新闻报导对法轮大法予以肯定,也收到了政府官员的表扬信。

1999年2月,“美国和世界新闻”刊登了一个报导,内容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体育委员会的一名官员以鲜明的姿态说:

“法轮功和其它气功形式可以为每人每年节省1000元医疗费用。如果一亿人炼功,那么每年就可以节省一千亿元医疗费用。朱镕基总理对此非常高兴。国家可以利用这笔钱了。”

但是,随着修炼法轮大法的人数的增长,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些官员并不欢迎他。1998年底,党内一些人显然作了一个统计调查。结果显示,仅在中国,就估计有七千万人在修炼法轮大法。这个数字远远超过了XX党的党员人数。这被视为一种威胁。公安局收到指示要监视和限制法轮大法的活动。

法轮大法书籍的出版被停止。报刊杂志上登出了诽谤和批判法轮大法的文章。法轮大法学员们的上诉被置之不理,澄清错误指责的文章被拒绝发表。

1999年4月,一篇极尽诽谤之能事的文章在“科学杂志”上发表。一些法轮大法学员采取法律手段和政府承认的上诉方式向有关部门呼吁,以求纠正错误的指控。4月18日,他们到印刷此杂志的天津教育学院讲明情况。公安局出乎意料地来到现场。他们没有与学员进行沟通或者接受他们的恳求,相反,他们殴打了一些学员。

几日后,公安局围捕并拘留了学员们。其他学员聚集在天津市政府信访办公室,平静地请愿和讲明事件的真相。40名法轮功学员遭到逮捕。

所有上诉的途径都被关闭,学员们和平澄清事实真象,通过媒介寻求公正的努力或被置之不理,或被拒绝。学员们在没有选择的情况下,不得不向更高层政府─北京的中央政府求助。

第二日,10000名法轮功学员静静地聚集在中南海向中央政府请愿。他们要求释放被非法拘押的学员,给予一个自由、合理的修炼法轮大法的环境,停止对法轮大法学员施加压力,正如纽约时报的报导所述:

“十年前学生们抗议时,北京街道喧闹拥挤,到处是各色横幅和攻击性标语,这个星期日的请愿者与之大不相同,他们没有试图吸引公众的注意力,也没有引起人们的注意,直到数千人突然静静地坐在这个国家最敏感的政治区域。

一小群学员得以见到朱镕基总理,向他陈述情况,表达愿望。在他们叙述完他们的情况后,所有的学员都安静、悄无声息地回家去了。世界各国目睹了事件整个过程的人们都为之震动。这是和平谈判进程中的具划时代意义的重大事件。

但是,对少数中共政府的高级官员来说,这些事件使他们找到了进一步镇压此团体的借口。

1999年7月22日,法轮大法在中国被正式取缔。这场镇压法轮大法的运动把整个国家搞得翻天覆地,将七千万法轮大法学员推到了政府的对立面。正如文化大革命在60年代带来了一场浩劫一样,突然间,整个国家被它自己的领导层撕裂。

在一夜之间,全国上下的政府当局逮捕了数百名法轮大法义务辅导员,并洗劫了他们的家。数百万合法出版的法轮大法书籍和磁带被收缴,粉碎和烧毁。数万名法轮大法学员被逮捕和毒打。自此开始了一场以虚假的报导和编造的谎言来污蔑、诽谤法轮大法的宣传运动。政府封锁了所有与国外沟通、交流的渠道,封锁了所有法轮大法的网站。电话被监听,电子邮件被监视,外国记者被禁止与法轮大法学员联系。

纽约时报的一篇文章描写道,“当局拘留了数万人,每天都在铺天盖地、震耳欲聋地喷放出反法轮功宣传。”

以艾密奖获得者和『法轮功对中国的挑战』一书的作者丹尼.史特的话说,政府“发动了一场宣传战争,部署它的国家报纸、电台和电视台增加半小时的新闻播送时间每日散播恶毒诽谤…在所有的报导中,法轮功方面的观点从未被发布。在政府主持的报导中就是找不到法轮功支持者,卫护者和学员的观点。”

在中国镇压之前,法轮大法已经展示出他是一个平静和有益的功法。在这些残酷邪恶的攻击中,法轮大法突出显示出其真正的力量和无与伦比的特徵。正如李洪志先生在一篇经文中所写,“考验面前见真性”。法轮大法学员们的真正善良、慈悲和勇敢的本性开始在全中国和全世界发放出光芒。

成千上万的法轮大法学员来到首都天安门广场和平请愿。许多人在广场上炼功或勇敢地展开写有“法轮大法好”字样的横幅。这些学员非常清楚他们所面临的是逮捕、毒打和拘留,甚至死亡。

1999年10月28日,学员们在北京组织了一次新闻发布会,揭露中国政府迫害法轮功的真象。美联社、法新社、路透社和纽约时报的记者参加了这次新闻发布会。学员们发布了他们在警察拘押中遭到虐待的第一手资料。他们向记者出示了酷刑图片证据。他们敢于面对这些残酷迫害的勇气和力量,甚至敢于组织这样的新闻发布会深深感动了到场记者和其他世界媒体。不久,组织这个新闻发布会的学员遭到逮捕和判刑。参加了这个新闻发布会的记者被讯问,记者证也被中国警方没收。

谷琳娜是一位前电视节目主持,她在一个私人家中与其他学员交流经验时被捕。她交流了她在狱中是如何以法轮大法的原则生活的。

“无论什么时候,只要是一个善良的警察值班,我就能够走出牢房。我会清扫院子,浇树和洗车。有时,我在厨房给年长的厨师帮忙。我帮助值日的囚犯扫地和洗厕所。我帮助生病的囚犯值夜班。休息的时候,我就讲述我修炼的经历和作好人的原则。拘留中心的气氛改变了。五名大法学员随我之后到达。他们没有受欺负。现在如果只有一个人值班几个人就会帮忙。囚犯们停止了骂人和说脏话。我离开的时候,一个囚犯对其他人说,‘她不骂人。我不敢在她面前骂人。我一想骂人就会羞愧得脸红。’在狱中,一个女孩坐在我旁边。她每天都和我聊天儿,‘人们说好人进了监狱也会变成坏人。但我则是在监狱里向你学会了做好人。’”

国外的同修们支持着中国法轮功学员们的和平行动。来自将近40个国家的法轮大法学员们用和平手段向世界呼吁支持,并揭露了在中国发生的残酷、邪恶的迫害真象。学员们各自请求自己的政府站出来反对镇压并敦促中国政府停止镇压。

三月,全球法轮功学员聚集在瑞士日内瓦,向联合国陈述他们的情况并呼吁,希望更多的国家能够了解这场反基本人权的迫害实质并给予他们支持。尽管对中国人权状况进行惩罚的议案没有获得足够的票数,但由于法轮大法学员们的实情在国际舞台上能够获得听取,学员们在道德上取得了胜利。

2000年9月4日的这一周,联合国千禧年高峰会议举行,来自世界各地的大约2500名学员平静地聚集在纽约城,代表在中国被迫害的法轮大法学员向世界呼吁。他们来自欧洲、斯堪地那唯亚半岛、亚洲、澳洲、加拿大等地,为的是一个共同的目的,告诉世界“法轮大法好”,并要求,“中国:停止镇压法轮功!”整整一周,学员们组织了许多活动,不知疲倦地向世人讲明真象,请求和平停止镇压。

许多人为参加此次活动而付出了代价。一些人甚至借钱买机票。在抗议区巡逻的警官们目睹如此平和、善良、合作的团体,感到十分惊奇和感激。到这个星期结束的时候,一位管理抗议活动的高级官员开始与学员们握手致意。他表示他们在抗议中所造成的积极影响使他高度紧张的神经松弛下来。

法轮功学员们的镇定与平静与其它抗议者的紧张,有时是敌视的气氛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引起了警察和媒体的注意。一些警察甚至要求学员们给整个纽约警署搞一次炼功打坐讲座。通过这次活动,数千纽约人开始了解并欣赏法轮大法的纯净。他们对中国法轮功学员们有了理解,了解了真象。

法轮大法学员们的行动感动了世界各国人们的心,赢得了世界上许多国家的政府的支持。

在加拿大,包括副总理在内的七十多位各级官员为法轮大法给加拿大人民带来的益处而发布了公告和贺信。加拿大总督伍冰枝在她的信中公开对法轮大法学员表明了赞成态度:

“遵循法轮大法原则的男人和女人们…希望与宇宙共生并且体会内心的详和。…他们带着一种寻求自己的内心平静和同化宇宙的心愿来修炼自己,因此他们学习善待他人并帮助创造一个更开放和更容忍的社会。”

1999年11月,美国参众两院同时通过了谴责中国政府的决议案,以最强有力的言词反对中国政府对法轮功学员的虐待,并强烈要求中国停止迫害。

克林顿总统亲自提出了这个问题。他称中国反对法轮功的行为是中国政府镇压争取最基本人权之行动的“令人忧虑的实例”。世界上其他国家的许多政府成员,包括澳大利亚和欧洲的一些政府官员也表达了他们的关注并明确表达了他们的抗议。

许多人权组织表达了他们对法轮功学员的支持,要求停止目前的迫害。他们表彰并承认中国法轮功学员在寻求和平的过程中的令人钦佩的行为方式。

今年三月,在日内瓦第56届联合国人权委员会会议上,来自『世界公民协会』的一位发言人在他的讲话中说:“法轮功。。。是崇高的心性自我修炼,他可以深刻地改变他的学员们的身体和心灵。他的追随者们如果没有按照『真、善、忍』的原则行事将会是不可思议的事情─这甚至包括在遭受酷刑折磨的情况下。”

马克.帕默,“自由之家”副主席,表达了他对遭受迫害的中国学员们的行为的钦佩。他说:“法轮功是具划时代意义的运动…以我的判断,他是当今亚洲最伟大的精神运动。就其勇气和重要性来说,没有什么能够与之相比。所以自由之家非常坚定地认为法轮功应该获得世界的支持…”

一位很老的老人独自坐着,精疲力竭。他不远千里来到这里,坐在北京的一座监狱前面,数千名法轮功学员在这里持续忍受着苦难。这位老人非常穷,身上除了一个背在肩上的小包,一无所有。警察走近这位老人。静静地,慢慢地,这位老人解开了包。他抽出几双穿破了的凉鞋,看着这个警卫说:“我走了这么远的路来到这里,就是想告诉你们,法轮大法好,政府错了。”

这位老人的旅程代表了他的成千上万的同修们在实现他们对『真、善、忍』原则的信仰的过程中所付出的一切努力。

在我们目睹着过去16个月在中国发生的事情的同时,我们不能不为法轮大法学员们所展示的这些无私、慈爱和忍的行为所感动。

我们,作为人类的整体走过了漫长的历程,寻找和平。

当和平遭到邪恶暴政的破坏时,我们有责任保护它。

我们,作为人类的整体,有责任支持和平,保护和平,站出来为那些无法为自己说话的人说话。象法轮大法学员这样的人们为了使和平的梦想长存而献出了他们的生命,他们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他们的同修,为了整个人类。

我自豪地感到为维护世界和平而付出努力是我们今天所有与会者的共同思想。

(2000年11月29日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