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江泽民大骂香港记者,看新华社指控法轮功


【明慧网2000年11月5日】翻阅最近的中文报纸,发现香港的新闻界忙得很热闹。究竟是什么事呀?这样的令港人群情义愤,原来是江泽民在公开场合大骂了香港记者。让人吃惊的是,这位国家主席居然不顾“领袖”脸面,在众人面前歇斯底里,真让中国人丢尽了脸。看来江泽民内外交困,实在是按捺不住了。

再仔细看下去,事情的起因原来是有记者问,对最近欧洲议会报告中指出北京通过一些渠道影响和干预香港法制一事有何评论,江无名火起叫道:“你们传媒千万要注意,别见风就是雨。你懂不懂我的话?你们收到消息要做个判断,这是一个完全不容生疑的东西......,”随后,又有记者问是否“钦定”董建华连任行政长官时,这下江勃然大怒,甚至语无伦次地操用了广东话及英语大骂香港传媒提问过分简单、幼稚,并警告说传媒报道若有偏差,就要负责任。事后香港人说江两文三语都出动了,可是却听不懂他说的是啥。

联想到近日大陆官方喉舌新华社出了篇文章,指控法轮功“已沦为西方反华阴谋推翻政府的工具,破坏社会稳定和改革开放的大好形势。”该文列举了法轮功学员在联合国千喜年首脑会议及悉尼奥运会期间一系列的洪法宣传活动。

至此我似乎明白了江泽民为何要暴跳如雷,在江的脑子里,新闻报道的基本点不在于公平、公正、公开,而是符不符合他的心理和需要。按说江非常明白新闻媒体应有的责任,套句他自己亲口说的就是“收到消息要作个判断,别见风就是雨”,并且“报道若有偏差”,就要“负责任”。可是为何这个出自于江口的道理只用在香港传媒上,而不能用在大陆官方媒体上?香港传媒不能见风就是雨,官方的新华社却能颠倒黑白,指鹿为马,把一个佛家上乘修炼大法,以修炼“真善忍”为准则的人群硬说成是西方反华阴谋推翻政府的工具。海外的法轮功学员在联合国千喜年首脑会议及悉尼奥运会期间的活动不是示威,不是反华,更不是推翻政府。他们只是想告诉世人法轮功的真象,告诉世人在中国有那么多想追求高尚人类道德的人被禁止信仰的自由。当他们坚持不放弃他们的信仰时,面临的是连人的基本生存权利都要受到严重威胁。截止目前为止,已有近八十名法轮功修炼者被迫害致死,这是已知的。他们没有违犯任何法律,他们都是同事邻里所称颂的好人,可是他们所遭受的却是连死刑犯都不如的待遇。难道这样的事实不该告诉世人吗?尤其是辽宁省沈阳市马三家劳教所的邪恶警察,竟将十八位女大法弟子扒光衣服投进男监狱,这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是对全世界所有女性的极大侮辱,这样的事实不该告诉世人吗?让人们知道这样的真相共同反对邪恶制止邪恶难道是“反华”“反政府”吗?

根据时代杂志的记者约翰.绍柏尔的报道,他调查了要镇压一名法轮功学员需要动用多少警察?约翰本人在天安门广场上对亲眼目睹的一个个镇压片段所做的估计,镇压一名法轮功学员大概需要10至20名警察。在十月的每一天,都有数百警察、军警和便衣在广场上巡逻,他们的目标就是法轮功学员。几乎全国所有的警力都放在这些“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修炼人身上,那不是明摆着让盗匪们有更充分的犯罪时机吗?警察本应是人民的护卫,如今人民的护卫不保护善良的人民,却把好人当坏人打,还有比这更能破坏社会稳定的吗?

如今江泽民为了一己私利,无视国家、宪法和法律,不准人民有信仰的自由,不准人民自己选择最基本的个人生活方式,不惜用整个国家的命运作为赌注,对法轮功进行残酷的镇压,使中国在国际舞台上不是被正义的国际力量所斥责,便是让先进的国家和人民所鄙视。这才是彻底毁掉了改革开放的大好形势,彻底的反华、反政府、反人民。

“人之初,性本善”,善是宇宙的特性,也是人最初的本性。然而新华社的某些记者甘愿为江公器私用,昧着自己的天良助纣为虐。看到江责骂香港记者提问题太简单、太幼稚、过于天真并且太年轻时,反倒叫人觉得那些大陆官方媒体的记者更可怜。因为香港记者起码还有提问的自由,而大陆有些官方记者或许老谋深算,可是他们的灵魂却受控于江这个魔头,连个记者应有的职业权力都没有。

江甚至还颇为自己在“六十分钟”节目里接受华莱士访问时的表现自豪,在香港记者面前夸华莱士“比你们不知高到哪里去”。江应该不会忘记,华莱士一针见血地指出他是世界上最后一位重要的共产党独裁者,这么说江对于这个结论是承认的。当时香港记者很羡慕华莱士有机会专访江,但这次华莱士恐怕要倒过来羡慕香港记者了,他在专访中未能击中江的要害,却让香港的一个“黄毛丫头”轻易做到了。

在江看来,其训斥香港记者时的面孔可能叫威严,而让民众来看,却是狰狞恶相。如此内心异变的暴君,其垮台之日屈指可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