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大法弟子向世人讲清真相情况点滴


【明慧网2000年11月6日】 俄罗斯的大法弟子在向世人讲清真相方面起步比较晚,部分原因是原来消息闭塞,加之有许多人的观念在障碍着。但是毕竟正法的进程已经到了这一步,特别是看到师父“严肃的教诲”之后,大家再也坐不住了,放下一切人的观念,从个人修炼的框框里走出来,“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象、用慈悲去洪法与救渡世人”。俄罗斯的大法弟子走出来了,中、俄文的真相材料已撒遍俄罗斯大地。每个大法弟子都在尽自己所能去向世人讲清真相。

彼得堡的老学员比较成熟,对法的理解深,他们纷纷走出去向领馆、彼得堡市政府各部门、各新闻媒体发送真相材料。并向市场、学校、及各旅游景点中国人比较多的地方散发中文真相材料。他们还带着资料到莫斯科和那里的学员交流,并一起到总统府、总理府、国家杜玛、外交部、新闻出版部等政府部门去发送真相材料。在走出去的过程中大家深深体会到,用各种方式去证实法,把真相告诉世人的过程,就是自己去掉各种人的观念,把自己溶于法中的过程,是把自己逐渐修炼成一个宇宙大法的捍卫者的过程。增强了自觉维护大法的意识。大法学员安德列,一次在地铁突然遇到一个中国代表团,他觉得这是难得的机会,应该向他们洪法和讲清真相,可自己手头没带中文资料,语言又不通,怎么办?急中生智,他从自己书包里拿出大法书,书面上“法轮大法”四个中文大字非常醒目,他把大法书高高举起,面对这些中国人。他看到这些人很惊讶站在那儿议论,虽然他听不懂,但他明白他们在说什么。他指着大法书,竖起大拇指,说了声“好!”,他看到这些人有人点头有人发愣。他为自己能用这种特殊方式证实法感到高兴。

E城尼古拉是得法不长的新学员,可他在法上提高的很快,洪法护法的意识强。虽然在这个城市开始只有三个学员,可他们把洪法和讲清真相结合起来,九讲录相班办的非常好。明慧网登出“江泽民不可推卸的历史责任”的文章,他一天就把一千多份发到这里的中国人手上,引起轰动。娜佳是个很有心计的学员,她把多年积累的中国各大公司的传真电话派上了用场,一夜之间“江泽民不可推卸的历史责任”传遍全城,光中国大使馆就发去四份。瓦夏则从各报纸上摘录下有关单位的地址,把真相资料给他们邮去。各种方式尽其所用。在一个边远城市有一个三口之家都在修大法。他们利用自己在市场工作的方便,经常从网上下载真相材料发给那里的人。有人关心的问他们,这是在中国被禁止的,你们不怕找麻烦吗?他们笑笑说:“我们发的是真相材料,说的是实话,做的是最正的事,怕什么!”。

M城的连娜三年前病魔使她失去了工作,在各种医疗手段都无效的情况下,开始寻找中国气功,钱花了不少,也没见效。一年前,她在炼一种功法时,突然眼前出现一个圆圆发亮的东西,不久在书店看到“法轮大法”这本书,打开一看法轮图一下愣住了,这不就是自己看到的那个发亮的东西吗,她一下子明白了,原来这才是自己要找的。她如饥似渴的读着“转法轮”,风雨无阻到附近炼功点炼功。眼看着身体好了,精神也好了。事实教育了全家人,现在丈夫、儿子、邻居都在看书。当明白了修炼大法不仅是自己受益,当大法受到迫害,师父受到诽谤时自己应该挺身而出去说明真相时,她只身一人拿着说明真相材料来到总理府。朴实的连娜说:“开始心里还真有点紧张,我心性不高,平生又是第一次到这么高的政府部门,当看到接待我的人那么热情,心里一下平静了,我向他们讲述了我的真实感受。他们很高兴的接了材料,并作了记录"。欧里卡这个文静的姑娘经常利用假日同别的功友一起去散发材料,这次她又把真相材料送到国家杜马。

彼得堡的安斋拉一家祖孙三代修炼大法,切身的受益,使他们全家把精力都用在大法上,母亲曾千里迢迢返回故乡北高加索的别契城洪法,在那里建立了炼功点。父亲曾跑遍彼得堡的周边城市,现在又到白俄罗斯去洪法。那天俄罗斯的学员商定要去总统府给普钦总统递交呼吁信并送交说明真相的材料,安斋拉连夜坐火车从彼得堡赶到莫斯科,不顾旅途劳累,直奔总统府接待室。学员对大法的一片赤诚感动了接待室的人。原本只接受书信一个月后才能接录相带的规定也破例接了下来。

我们知道自己做的还很差,离大法的要求、师父的期望差的很远。我们会努力去做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