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天安门广场公安分局是迫害大法学员的魔窟


【明慧网2000年11月6日】 自从99年7月20日江泽民一意孤行,驱使广大公安干警残酷迫害广大大法学员以来,已是罪行累累,招致人神共愤。在这一年多的邪恶迫害中,北京市天安门广场公安分局充当了这股邪恶势力的急先锋,好端端一个“为人民服务”的公安机关邪变为迫害善良人的魔窟!

天安门,雄伟壮丽。她是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结晶。昔日,“人民警察爱人民,人民警察人民爱”。然而,时至今日,这种美好的景象已不复存在。去年7.20以来,天安门广场公安分局秉遵江氏旨意,面对这大批善意的法轮功学员,采取法西斯手段进行迫害。天安门广场遍布警察和便衣特务,警车林立,随时准备抓捕法轮大法学员。天安门广场时常戒严,一个偌大的广场,似乎成了阴森恐怖的阎王殿。来到天安门广场的大法学员,只要被他们发现,就通通抓进这个位于天安门左对角偏僻小巷的公安分局,进行搜身、审问。被抓者有的遭到一番拳打脚踢,有的被抽打耳光,有的还被戴上手铐,然后临时关押到地下室的一个不大的房间里。十几,几十乃至几百地关在这里,人多时,挤得落不下脚,不准说话,更不准交谈,不给水喝,不准上厕所,……否则,拖出去打一顿,酷暑烈日下被警察拉出去暴晒,寒冬腊月被警察当头淋湿。

由于公安部门对上访学员的迫害,很多上访的大法弟子不公开自己的住址、姓名。该局对这些人的迫害更是惨无人道。

首先,他们将这些学员集中关在后院里(其实,这里只是一条两端用高大铁门封闭,长约10米,宽约2米的露天小巷),然后一个个单独叫出去,带到地下室或二楼小房间进行毒打。只听得被带进去的人一声惨叫,接着是数不清的拳打脚踢,橡胶棒抽打,高压电棒电,……常常是几个警察打一个学员,一直打到打手们手累了,脚踢不动了,才暂时停下来。

有一位30岁左右,身体结实的法轮大法女学员,打过第一顿后,隔一会又把她毒打一顿,歇一会,又第三次被毒打。好长时间,当这个女学员回到后院小巷时,己是脸色惨白,嘴唇乌黑,呼吸困难,两手扶墙,缓慢地,艰难地移动已不听使唤的双腿。就是这样,她仍然坚信自己没错,法轮大法弟子为大法能承受一切痛苦,一直没对邪恶势力屈服。小巷里的功友也鼓励她:挺住!难忍能忍,难行能行!果然,过不了多久,她嘴唇红润了,人又有精神了。然而,就在这时,打手们又把她带出去,第四次带到那个小房间里去了,……

有个60多岁的老太太也被他们抓进来。这位老太太,体形富态,脸色红润,行动利索,进来时,神情坦然,满脸微笑,是一位典型的北方善良老奶奶。可也免不了它们的毒打。这位老奶奶被推出小房间时,已经昏迷过去。

凡是被关在后院小巷的大法学员,无论什么人----老大爷、老太太、小伙子、带孩子的年轻妈妈,工人、农民、学生、干部……,都免不了被它们毒打,而且,越来越打得凶,真是往死里打!

小巷里曾听到一个高个警察站在小巷口说:又来这么多,干脆枪毙算了。有时,几个房间里此起彼伏地传出惨叫声,散发出皮肉被烧焦的气味。善良人听着那一声声惨叫真是撕心裂肺!人们不禁发问:这是哪里?渣滓洞、白公馆,还是地狱阎王殿?!

在和广大公安干警接触过程中,我们也清楚,公安队伍里愿意充当邪恶势力打手的只是极少数。我们正告这些极少数凶手:住手!赶快醒悟,不要再助纣为虐,要依法执法,要合法地善待大法学员,争取回复自己善良、正义的本性;否则,作恶多端,天理不容,必将在无尽的痛苦中形神全灭!

在这里,我们呼吁那些良知尚存,正义犹在的公安干警:文明执法,站到卫护宇宙大法的大法弟子一边来,制止邪恶势力的疯狂暴行,否则等待你们的将是非常可怕的结局!

新纪元的车轮滚滚而来,他将荡涤一切邪恶!

注:天安门广场公安分局部分劣迹:1、与某些地方政府交易。以数百元至数千元人民币一份向地方政府出售法轮功学员上访登记表。一方面对上级隐瞒上访情况,另一方面权钱交易,中饱私囊。试举一实例:2000年4月26日,湖南省衡阳市公安局驻北京干部罗海滨,将几位大法学员从广场公安分局接出。在回衡阳市驻京办事处的路上,罗用手机向衡阳市6.10办公室汇报:今天拿回X张上访表,每张花1500元。事后,强迫被接回的大法学员承担买表费。2、对大法学员非法施酷刑。参见每日明慧网(minghui.ca)的报导。限于条件,无法列举该分局做恶干警名录,请善良的人们帮助收集,将邪恶曝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