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天地,泣鬼神

记2000年10月6日法轮大法弟子天安门广场悲壮护法

【明慧网2000年11月7日】 由于从十月一日起连续几天的护法高潮迭起,首都北京通往天安门广场的所有路口均已被严密封锁,被从各处调来的警力分成好几层包围圈,广场上布满便衣警察,还有一些穿着统一的特殊服装的打手(据说是因犯罪被劳改的人渣),比三步一岗、五步一哨还要严密。

即使再恐怖,也挡不住护法的法轮大法弟子。十月六日上午十一时许,在广场东南方向的大法弟子们首先擎起了“法轮大法好”的横幅,周围的警察马上一窝蜂似的把横幅周围的人团团围住,开始暴打大法弟子并抢横幅,这时在另外几处的大法弟子有的向空中散传单,有的齐声高喊“法轮大法好”的口号,警察一边迅速地将游人驱赶到外围,一边分成几个包围圈猛打猛抓大法弟子。有几个男弟子被打倒直挺挺地躺在地上,被撕破的衣物,掉了的鞋子随处可见。怀抱孩子的女大法弟子,也未能幸免遭受毒打,孩子吓得哇哇大哭。警车不断地开进人群中把被抓的大法弟子塞进车上拉走。

广场上的大法弟子越来越多,人群中“法轮大法好”的口号此起彼伏,有的大法弟子在严厉指责警察的打人行为,有的则向游人说明法轮大法的真相。他们为了证实大法面对生死毫无惧色,慷慨陈词。一位女大法弟子从人群中冲到广场中间,盘腿打坐,几个警察半天才反应过来,冲过去将那位大法弟子拳打脚踢打倒在地。瞬时间,人群中又有三、四个大法弟子冲进广场中间。另一边,一位三十多岁的女大法弟子领着七八岁的孩子,喊着“法轮大法好”坦然地向中间走去;一位小伙子手拿横幅边走边喊向人群中走去。

就这样警察不断地抓,护法的大法弟子不断地出现,哪里出现大法弟子,警察马上就围向哪里,不停地打,不断地往车上抓,持续了很长时间……悲壮啊,大法弟子们这种不畏强暴、舍生忘死、前赴后继护法的精神真是惊天地,泣鬼神。

邪恶还在继续。警察边打边往车上抓人,所有抓人的车都在人民大会堂的南面集中,它们将大法弟子转到早就等候在那里的大通道客车上,每辆车上装120多人(警察在数人数),大车开出北京。和我们一起抓走的就是满满的四大车,车上人挤人的站着。警车在前面开路,车上的大法弟子们一路高喊“法轮大法好”,不断地吸引着过往的行人。车开出大约一个多小时,下午2点我们被送到了京郊的××收容所,分别被关进各个牢房,前面进来的大法弟子在走廊两边的每间牢房的铁栏门口鼓掌欢迎着后面进来的大法弟子。“法轮大法好”的喊声响彻在上空。被抓的大法弟子中最大的68岁,最小的只有2岁。

在收容所关了半个多小时后,我们又被警察分别送到北京各县,在那里分别登记、隔离审讯、象犯人一样挂着牌照相。

一个济南大法弟子被审问和谁一起来的,他说:“自己”,警察逼他“说出同伙”,他说:“没有”,警察就把他打倒在地,拿一些脏东西往他嘴里塞,再往里倒水,他那撕心裂肺的叫声,如不是亲眼所见,绝不敢相信当今警察的残暴。一个看管我们的劳改犯说:真正的罪犯都没有受过这种刑罚。这个学员被打坏后被拖进了牢房里面,我们再也没有见过他。

在看守所等待审讯的学员,不准上厕所,一个女学员被女看守一次次赶回来。审讯后,我们被关在一间不到10平方米的牢房里,只有一个大土炕,关了我们十几个大法弟子,里面没有一丝透气的地方,旁边放着一个粪桶,一个尿桶。

师父说过:“虽然人中的几个败类还在作恶,但是天体中高层最邪恶的生命已在法正乾坤中被除尽了,处在最表面的人类邪恶之徒也即将在法正人间的灭尽中偿还造下的一切罪恶。”(《去掉最后的执著》)大法是神圣的,修炼是严肃的,勇敢地走出来护法助师是每一个在正法过程中修炼弟子的义不容辞的责任。

山东法轮大法弟子
2000年11月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