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灵山县大法弟子陈秀明生死不明 【明慧网】

广西灵山县大法弟子陈秀明生死不明

【明慧网2000年12月10日】 11月30日,灵山县看守所女仓。

学员陈秀明、余萍、黄艳春、施丽梅、杨真绝食请愿要求无罪释放第2日。

为分开瓦解学员,公安局派副局长陆保莲、劳妹、郭妹三人入仓提人,要将陈秀明、施丽梅、杨真三人送往南宁茅桥劳教场,黄艳春送十里劳教场,余萍留在看守所。

陈秀明自8月份上京上访后一直拘留于这小小的牢房里,身体早已虚弱不堪,再加上绝食两天已是无力走动,劳妹、郭妹不由分说,上前用力便拖,这无情的一拖当时便把秀明拖晕过去。众人抱住秀明,整个女仓哭成一片。两个女警也慌了手脚,忙不迭的过来挤人中、按摩。好一会儿秀明才苏醒过来,然而手脚僵直,眼睛不能转动。学员们反复请求陆保莲:陈秀明身子太差,可不可以过几天再送走?如果出了人命谁负责?你们为什么不顾人的生命安危?陆反而说秀明“诈死”,不准人接近她,强行把人拖上囚车,然后又拖施丽梅、杨真上车,黄艳春则被拖上车后送去县十里劳教场。

杨真因有身孕在身,绝食7天后由家人设法将其从南宁茅桥劳教场赎出。她回来后告诉其他学员及秀明家属,秀明根本没有送到南宁。其家属反复追问县公安局,公安竟传出话来说秀明已逃走。她一个走路都没力气的人,怎么可能逃走了?!人命关天!秀明到底在哪里?生,人在哪里?死,尸在哪里?派出所人员有责任和义务给陈秀明的亲属们一个详细真实的答复。

其他三名学员至今已绝食9天,公安及看守所仍不准家属探望。对学员的请求也是不问不理。焦急万分的学员亲属们上县城要求批准探监,却象皮球一样在公安局、法院、拘留所间被踢来踢去,竟然找不到一个此事负责任的官员,到底批准探望与否的权力在谁手上?难道又要等上级的上级的上级 ……去处理吗?如果剩下这三个再有什么差错,那么一切有责任的官员都是千古罪人!

几个弱女子,为坚持修炼而坐穿大牢,这已是天下奇冤;一方父母官,如果你们还有一点点良心的话,你们扪心自问,她们犯了何罪,竟把她们置于此等人间地狱!

如果再出现第二个陈秀明,你们真的心安吗?你们真的不怕报应吗?你们真的要自绝自己的后路吗?

回过头来说说余萍。11月13日开庭时强行剥夺当事人辩护权,中途强行休庭。15日其夫王成忠投上法庭的申诉书,至12月4日信封仍未拆开,里面提及的两小孩从九月份至今未有一间学校敢接受入学的事,无一个官员出来给个说法。

追查陈秀明生死实情,给所有牵挂她的人们一个明确真实的答复。

对其他绝食请愿要求无罪释放的学员要妥善照顾,不使再出差错。而且起码要还天赋辩护权给她们,有何罪法庭上辩论,如何可以把人随便往劳教场、拘留所一扔了事?

小孩何罪之有,竟至不得读书,要求县公安局尽快解决。

大陆学员
2000年12月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