审凶判恶终有时


【明慧网2000年12月11日】 今天是著名的纽伦堡“医生审判”五十四周年纪念日。

一九四六年十二月九日,在德国纽伦堡,国际军事法庭对二十三名纳粹德国医生开庭起诉,控告他们直接参与战争犯罪,对人类犯罪等罪行。

医生的天职是救死扶伤;然而大批德国医生在纳粹当政期间竟泯灭良知,助纣为虐。不但高达49%的德国医生加入纳粹党,而且先后参与并在技术上主导了惨绝人寰的“绝育计划”,“最终灭绝”,“死亡集中营”,“人体实验”,“人种比较”,“双胞胎比较”等等令人发指的犯罪行为。其中“绝育计划”迫使数十万所谓“劣等人”绝育;为了更大规模更快地使“劣等人”断后,纳粹医生们试验了多种残忍的大规模绝育方法;由于觉得这样的种族灭绝速度还不够快,纳粹医生们又配合希特勒寻找更快的“最终灭绝”方法,其中“毒气室”就是纳粹医生们丧尽天良的“杰作”;在“死亡集中营”里,纳粹医生们负责挑选健康的囚犯去做奴隶,将体质稍差的送进毒气室;纳粹医生们还参与协助盖世太保对囚犯的折磨虐待,在医学上保持折磨的“质量”以及人犯的暂时不死;纳粹医生的种种实验为希特勒的“优秀人种”提供了“科学”的“根据”……可以说,纳粹医生们给希特勒纳粹对人类的犯罪在技术上提供了最重要的协助。这也就是为什么在完成了对纳粹德国主要战犯起诉和审判之后,纽伦堡国际军事法庭的第一个审诉案件就是“医生审判”。

象纽伦堡国际军事法庭其他十二个审诉案件中的被告们一样,纳粹医生们也辩解说他们只是遵从命令。然而事实证明,并没有什么具体的强迫命令迫使他们去伤天害理,也没有任何一名德国医生因拒绝从恶而受到迫害。这些纳粹医生们显然受过最好的教育,其中一些还是当时最有名的医学家、科学家,但他们没有想到会被人鄙夷为“没有良知的大脑”。这些纳粹医生们显然够聪明,但他们没有想到所倚靠的纳粹强权一旦灰飞烟灭,他们“上面叫我这样做的”诡辩竟然不足苟命。

今天人类大多数有关保护人权的文件、条约、宣言,包括联合国“人权宣言”都源于对二战期间人类浩劫的审思,特别是通过纽伦堡国际军事法庭进行的调查审判。纽伦堡国际军事法庭前后历时四年多,包括“主要战犯审判”,“医生审判”,“执法官审判”等十二场大审。在纽伦堡国际军事法庭基础上,联合国成立了国际正义法庭。由于国际正义法庭只能审判国家而不针对个人,联合国于1998年又决议成立国际罪犯法庭,直接负责追究战争犯罪,对人类犯罪,种族灭绝中的个人犯罪行为,使这些罪犯不能再躲藏在国家、政府的名义之下!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此日此时,不知那些在中国精神病院里昧着良心对健康的法轮功弟子下药的那些“医生”“护士”们,你们可曾想过你们将来是否会在国际罪犯法庭面对全世界的审判?在全世界越来越重视人权的今天,你们是不是觉得你们的运气倒会比那些纳粹医生们要好?你们是不是觉得看不到那一天了?你们到时是不是准备说是江泽民抓着你们的手去给法轮功打针?你们可曾想过,不久的将来的那一天,“对法轮功怎么样都不过份”的邪恶命令根本无法成为你们参与迫害的借口?

给自己留点机会,对自己的良知忏悔吧!

美国大法弟子
2000年12月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