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修炼心得


【明慧网2000年12月12日】师父好!同修好!

我叫肖彤。下面将我一年的修炼心得汇报给大家。

一、得法,惜缘

我是99年8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修大法前,我炼过其它东西。得过秘不外传的真功夫,也有有名的太极拳师收我为徒。

正如李洪志师父讲的,“据我看现在所有的功法,包括历代的佛道两家和奇门功法都是修了人的副元神(副意识),都是副元神得功。”修大法前,我常为自己不能进入‘识神死,元神生’的状态而苦恼。修大法后,知道是自己主意识太强,庆幸自己没有‘识神死’,不然就完了。记得我修大法不久,有一个西方学员问我有什么体会,我说,我最真切的体会到,我修的是我自己。我现在可以明明白白地去掉我的执著,真正地修炼了。而我也深深的感受到,什么是心法,以及为什么说太极的心法没有传下来。

过去有一个师父教我一些密不外传的功夫,炼的是什么,却不告诉我,修大法后我知道,我已经炼过卯酉周天。那时他说我“俗”我还不高兴:别人一向都夸我清秀,而又一向清高的我,怎么被一个又脏又懒的师父说俗?我认为他太没眼光了。有一次我炼轻功,炼到我的脚下有了感觉,开始飘的时候,他却让我马上停下来,后来他说是怕我把握不住,出去显示等等。正象李洪志师父讲的,“过去修道很不容易的。不抓住正法门去修,在偏门上修,在小道上修,是相当难的。”

修大法后不久,一天突然一股炙热从体内打到劳宫穴,我的眼泪马上就流了出来。我知道我在修炼的路上走了太长的弯路。我明白为什么山里修炼了多少年的人,看到大法弟子会抱头痛哭。心中对大法的万般珍惜难以言表,只为那些因得之于易而失之于易的学员感到惋惜。

二、过关,坚定

和所有的弟子一样,修大法就要过关,就有考验。

我的第一关就是名利情。我的前夫是炼其它法门的。是他那一门里的名人。他到中国做研究时遇到我,并认定我是他修炼的伴侣。我也以为我将来会帮他在中国传他那一门。我知道,九十年代在中国将有一位圣人出现。结婚后,我就辞去工作,专门学习中国传统的东西。我在1995年就看到《转法轮》。但当时的我太自以为是了,认为有一个师父在身边看着炼,又是密不外传的,总比公开讲的要好。而且,我当时认为,真正的东西是不会公开讲的。另外,看到《转法轮》讲炼法轮大法不可以炼别的功法,我就没有往深去学,结果错失机缘。去年八月我重读《转法轮》,这一次我醒悟了。我开始认真地考虑修法轮大法了。

我知道,一旦修法轮大法,我将失去我现有的一切。那天,我告诉给我书的弟子,无论发生什么,我将坚修法轮大法。我的眼泪流了下来。修炼是严肃的,任何一个执著放不下都不能圆满。因为我的背景,加上得法晚,修炼中的干扰也是很大的。一方面,打坐时,我的主意识总是在紧张状态,排除过去的东西的干扰。另一方面,炼功时,我胳膊没有沉过,常常是定住不能动的。双盘第一次就盘了1小时,也没怎么痛。以后虽然也痛,但我都忍住了。当时,其他学员就以为我不痛,我也不知道是我能忍,还是我真的没有那么痛。很自然就想了,师父有没有管我?

修炼的初期,我对一些老学员讲的话是什么意思不明白,心中生出悲哀,不想参加集体活动。密勒日巴的修炼故事给了我很大的鼓舞,我发誓要像他那样,对法坚定。不管别人怎样看我,我都坚修大法不动心。

现在回头看,这一切的发生皆因为我自己的执著心。

三、在学法中不断升华,在洪法护法中超越自我

学法对我来讲,最深的感受就是师父的伟大和慈悲。无以言表。在师父的慈悲面前,我为我冒出的执著而脸红。

学法中,不知不觉的,我的执著心一个一个地变淡、融化了。

举个小例子。有一次,因为自己没有把握好,说了一些不该说的话。等到知道错了。我马上向内找。找到是那颗心在背后,去掉它。可同时发现,我认为修的很好的学员却没有向内找,而且还用人的观念去分析和推卸责任。我心里苦闷。过去我比较容易被周围的环境影响,这一次我有些不知所以。时而觉得他们讲的有道理,时而又觉得不在法上。想起师父的话要以法为师,就打开书。心想,一打开书,一定是解我困惑的那句话。可打开书一看,根本不着边。我按步就班的读书进度也不是解我困惑的那句话。想打电话找我认为修的好的学员(也是我最不愿意打扰的学员,因为我知道他很忙,有很多重要的事需要处理),想了半天,也不知说什么好。可烦躁的我还是拿起电话,结果要找的人不在。这回踏实了,只好静下心来继续读书。在读书时不知不觉中心中的结开了。我也体会到了以法为师的涵义。

就象师父说的:“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

在洪法中,我不知道自己发了多少传单。第一次听到"I will read it for you"(为了你我要读一读。),还带着人的情误以为人家因喜欢我才接我的传单。我曾为不能给人一个满意的回答而羞愧。后来许多学员都说我发传单发的多,发的快,人喜欢接我发的传单,问我有什么经验。我发现我秘密就是忘我。没有任何观念。不管面对的是白人,黑人,穿戴好不好,开的车亮不亮,在我眼中是一样的。我只有一个真诚的心,希望他们能接能看我们的传单。有的人不看我,我就一直看着他,微笑着,等他看我一眼。希望他明白的一面来接。不采我的或不要的,我都没有一丝的不快和不好意思。那一刻,我没有自我,一点没有,完全是为对方想。我相信是大法将我心中最真最善的一面展现出来了。其实,我也遇到有人不但不要我的传单,反而骂我。有的学员说:“好啊,给你德。”可我从未想过他骂我会给我德,我也不会因为他给我德而高兴。我只可怜他不明白他失去的是什么。

我和许多大法弟子一样,为洪法护法每天睡不上6个小时。为了保证读书的时间,我把打坐炼功的时间也减掉了。有时也会担心,自己得法这么晚,又没有足够的时间学法炼功,担心会被拉下,担心自己做的工作没在法上。可每当有大法的事需要我时,我总是毫不犹豫的放下自我,投入到大法的工作中。无私无我的一刻是那么圣洁。

我深知,自己离法的要求还相差很远很远。但我也看到自己的思想通过学法在不断地升华。在修炼中,我更珍惜修炼的过成。

最后,让我再一次感谢慈悲的师父!
感谢鼓励我,帮助我精进的同修们!

(2000年12月9日发表于五大湖法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