渥太华公民报:对加拿大总理的人权挑战


【明慧网2000年12月15日】 自由党议员提出为在中国被关押的加拿大人辩护;厄文.考勒 (Irwin Cotler) 说,张昆仑,一个典型的“有良心和道德的被关押者”。

昨天在自由党议员厄文 考勒--一位国际著名人权律师--以个人名义接手前麦吉尔大学张昆仑的案件后,释放一个被关押在中国的加拿大公民的政治压力令人瞩目地施加到了总理吉恩. 克里靖和外交部长约翰.曼利的身上。

考勒先生曾代理过杰出的政治犯前南非总统尼尔森.曼德拉(Nelson Mandela) 和前苏联持不同政见者安德勒.撒哈瑞夫(Andrei Sakharov)。他描述张先生为“一个呈现在你面前的典型的良心犯的案件”。

考勒先生的参予是不同寻常的,因为他自己的政府由于在保护张先生的相对无力而面临着不断增加的指责。张先生由于七月份在一公立公园炼法轮功打坐而被判三年劳教。

基于佛家的精神运动自1992年在中国建立后吸引了大约一亿的中国修炼者,和在全球超过数百万人。但中国政府把法轮功不断增长的受欢迎程度看成是对共产党控制的中国社会的威胁,于1999年7月禁止了这个功法。

在过去的17个月中,北京面对来自中国修炼者的顽强的抵抗和国外人权组织及修炼者的谴责,发动了残忍的镇压。

“对张教授的逮捕,拘留,折磨 和判刑--没其它的原因只因为他是一种称为法轮功的和平的精神运动的一员--这是今天中国在总体上普遍地和持续地对人权进行践踏的一个案例,”考勒先生激动地说,“也是一个试图压制法轮功的基本权力的具体案例。”

虽然考勒先生针对中国政府提出了他的强烈谴责并试图划一个界线在他作为张教授律师的角色和作为自由党议员的身份之间,他也呼吁联邦政府在与中国的关系上要强硬些“特别要寻求并保证释放张教授和他妻子张树梅,”他的妻子被软禁在家里。

这使考勒先生与魁党国会议员弗朗辛.拉劳恩德 (Francine Lalonde) ,加拿大联盟党斯高特.瑞得(Scott Reid) 保持一致。他们也呼吁克里靖先生(Mr. Chretien) 和曼利先生(Mr. Manley)采取一个更强的立场反对北京对待张的案件,
更广泛地反对镇压法轮功和普遍地人权迫害

“加拿大的声音从谴责[中国镇压法轮功]到变成心安理得,即便是我们中的一个公民已成为这些恐怖行为的受害者。”瑞德先生说。

谈到正在筹划中的二月份去中国的贸易代表团,瑞德先生也敦促克里靖先生“重新考虑他的贸易访问除非中国当局保证张先生的安全及提供释放他的日期”。

虽然考勒先生说“总理将作出他自己的判断”关于是否推迟这次贸易访问作为抗议,并且“贸易本身是一种增加自由党与中国约定的形式”,他也警告说“贸易不能作为压制人权的掩盖。”

他补充加拿大不能“在牺牲原则的前提下追求利益。”

到目前为止,加拿大对被关的张先生的案件已经通过外交手段正式要求加拿大领事官员探访在拘留中的他(张先生)。但是中国政府坚决地拒绝了这一请求,形容法轮功是“邪教”和“不合法”并且争论到因为张先生使用的是他的中国护照进入的中国,“作为结果,加拿大政府不再有保护张先生的领事权。”

考勒先生讽刺中国“试图使用一个借口”,即张先生对护照的选择将导致他在公园内打坐而被囚禁。“即使他不是一个加拿大公民,中国也侵犯了他的人权和基本自由”

当表达他对北京的加拿大使馆官员争取探访张先生的努力的支持时,考勒先生清楚地说他相信对于他的政府仅仅释放张先生是“合理”和“正当”的。他说“我不会因为是一名国会议员而停止作为人权律师,”

考勒先生在去年11月赢得皇家山(Mount Royal)的联邦选举时被认为是自由党明星新秀,他已经与他的政府同事在人权方面发生过冲突。10月,在加拿大支持联邦决议谴责以色列使用过度武力反对巴勒斯坦后,考勒先生公开指责这项决议是“单边的,提供错误信息的,并且对中东和平根源具有偏见性。”

昨天,考特勒先生说张先生的女儿,渥太华大学的学生张凌蒂联系过他,他将代表这个家庭对中国政府进行控诉。另一个女儿,张建伟生活在蒙特立尔。

张凌蒂昨天说媒体对他父亲困境增加的报道使中国政府对她母亲自由的限制有所放松。在数星期以来第一次,她在星期一能够与她的母亲在电话上通话。

考勒先生说他提出不要报酬作为这个家庭的国际法律顾问,且提到由于张先生是“一个前麦吉尔大学的同事”,因此这个案件也代表了“一种私人和专业的联系”。

考勒先生目前对他在麦吉尔大学的法学教授职位处于休假期间。张先生在九十年代初是麦吉尔大学的艺术教授,随后在1996年返回到他的祖国中国在山东艺术大学任教授。

考勒先生说在他选举获胜后,他可能会发现使他的观点顺从(自由)党在政府中的原则是困难的。但是他形容他进入政治“实际上是另一条道路,并作为一种增强和使我更大地参与对自由、权利与人的尊严的斗争“。

昨天他说在新闻发布会前不到一小时内他才同意代表张先生的。在这个新闻发布会上,他谴责了中国并敦促加拿大应该采取一个更强的立场反对对法轮功的镇压。他补充说他在作声明之前曾试图联络曼利先生,但没能与外交部联系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