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讲真相的经历

【明慧网2000年12月15日】 今年初我被开除公职。因为打算在师父生日那天再次进京护法,也就没去找正式单位工作,而是上街修自行车。这项工作没有多少钱赚,但来去自由,为做大法工作提供了极大的方便。到六、七月份,我谢绝一家私人企业的高薪聘任,连续两次进京护法。八月份,《理性》经文发表后,更加坚定了:彻底放下知识分子的架子,去做小贩,走街串巷,向世人讲清大法真相,揭露邪恶势力的滔天罪行。

我每天骑着单车,驮一些水果、瓜子,在几个固定的闹市区轮流蹲点,贩卖。

顾客一边盯着秤杆,一边说:“不要少秤啊!”我马上接口说:“您放心,我是学法轮大法的,绝不会短斤少两。”“啊!政府不是不让学吗?你……”我满怀慈悲:“法轮功讲真善忍,教我们修佛向善,返本归真做好人,政府不让学是不对的!”

这时候,往往围上来一大堆人。

有人提问:“电视里讲你们有病不吃药,死了一千多人……?”我提高声音:“那都是造谣,编的假材料欺骗老百姓的。比如说电视里有一个吊死在铁架子上的人,我有个同学是学医的,他说真正自己吊死的人,脑袋会低下,舌头会吐出来。可是,电视里那个死人头向上,舌头也没吐出来,那肯定是公安吊了一个死人上去,陷害我们法轮功;还有,法轮功的书里明明讲不存在99年地球爆炸,可是电视里反咬一口,说是我们师父讲地球爆炸。你们都经历过文化大革命,XX党搞政治运动的时候,就有许多坏人搞假材料,不然,它的政治运动就搞不起来。”

我有意停了下来。顾客们开始小心翼翼地议论,有赞同的,有反对的,有善意的,也有恶意的。这时,一个顾客突然掏出一把弹簧秤复称,她欣喜地喊:“哎,炼法轮功的人真的没少秤,还多了一点呢!”

“真的?看来炼法轮功的真是好人,我也买一斤!”“XX党自己贪污腐败,还整人家!”

我把顾客自己选好的瓜子又挑去几粒空壳,旁边马上有人说:“你们看,买法轮功的东西就放得了心,你没看到的空壳,他都帮你挑出去。”另一个人讲:“你这个人是个好人,不过你们法轮功的上层人物可能有……”

我正色回答:“您知道,中国有句老话「上梁不正下梁歪」,如果一个师父走得不正,他的弟子会正吗?不可能的。正因为我们师父走得绝对纯正,我们这些做弟子的才学得正,行得正。我在学法轮功前,也是个私心很重的人。有一次帮我父亲去卖鱼,就短斤少两给人家。因为您知道,现在的人道德水准是很低的,「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只要多弄钱就是好,管它坑不坑人呢。法轮功真善忍的法理,教我们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做任何事情要先考虑别人,我才慢慢地这样严格要求自己,做好人。另外,也没有什么上层人物,都是老百姓自发地修心向善。政府说我们有组织,那是诬陷。”

顾客走了一批,又来一批,我继续讲。大部份是带着思考的表情离去,少数是麻木不仁的。一上午很快就过去了,三十多斤水果、瓜子已经卖完。旁边的小贩凑过来说:“你看那头几个卖水果的,半天还没开秤呢,都到你这儿来买了。”我说:“那是因为「真善忍」打动了他们善良本性,他们有缘了解法轮功真相,这是缘份。”

第二天,我又换了一个地方,继续讲真相。第三天再换一个地方,第四天回到第一天呆过的地方。很多人认识我了。他们又提出新的问题,我从新的角度讲述着新的事实。“大法有着无限的内涵”,大法弟子们有着无数的威德和感人的故事,我就这样尽力地讲着。当看到许多日益熟悉的面孔不断觉醒,同情大法弟子,指责江泽民们的罪恶行径,我心里流出了慈悲的泪水。

在这种面对面的洪法过程中,发现有不少人已经收到过我们散发的材料。他们中出现了两极分化,这使我遇到了不少的新问题。

他们中大部份是理解和同情法轮功的。有的说:“XX党本身在走向邪教,没有一样正的。”有的说:“电视里肯定是扯淡,说炼法轮功的老头老太太能威胁XX党的统治,真是笑话。”有的说:“现在电视里除了动物世界是真的,别的都是假的,信不得!”有的说:“江泽民别的本事没有,整好人就狠!”有的说:“我们都欢迎你。”我马上接口说:“这不是我怎么样,而是真、善、忍打动了你们的善心,使你们有缘知道大法真相。”

有好几次,当有少数坏人恶意攻击大法时,很快就受到这些善良人们的反驳:“江泽民是你爷呀?他不抓人,人家怎么会去中南海哩!”还有一次,市电视台的三个记者,在公园里看到一群老头在打牌,就赶去录制节目,一边摄像,一边说:“你们真是老有所乐,开展健康文明的娱乐活动。请问你们对法轮功怎么看?”其中有经常听我讲大法真相的。马上有人大声说:“法轮功不错!”

记者:“哎,中央不是定法轮功是X教吗?”

老头们:“我们不知道!”另一个说:“世界上有30多个国家炼法轮功,怎么人家说法轮功好呢?”

几个痞子记者还想进一步辩论,可老头们一声不吭,只顾打牌。

两天后,有个老头喜滋滋地告诉我这个消息,我连声说:“您老真是做了件大善事啊!”

但有另一部份人,他们也知道大法好,可每次见面,只一个劲儿劝我:“胳膊拧不过大腿,你一千多块钱工作不要了?还是写个假检讨去上班,保住饭碗要紧,国家定的事不要去管。”

我问:“您是党员吗?”没想到有好几个是老党员,还是党的干部。于是我说:“单位上,市里的党员干部都对我们说过这样的话,这说明什么问题呀?说明江泽民的暴政已经使党员干部不敢讲真话,不愿讲真话,只要保住自己的利益,不要坚持真理了。你们每个党员都这样想的话,那就说明,江泽民已经使XX党从整体上变成一帮乌合之众,或者是真正的邪教组织了。这不是亡党亡国之祸吗?”

如果对方不是党员,我就说:“您知道吗,据说在日语里,……,他们认为中国人奴性大,盲从政治。你们看电视里整天宣传要全党全国人民贯彻江总书记的指示,……这不是强迫老百姓搞个人崇拜吗?毛主席还犯文革的错误,江泽民就不犯错误?我们学法轮功的,行得正,走得正,绝不跟它一夥邪恶势力同流合污!”

这时,往往有一些有正义感的顾客站出来,指责那几个“说客”:“照你们这么个态度,要在战争年代,肯定是汉奸或叛徒,中国人都像你这样软弱,中华民族就再也没救了!”

还有个别人,非常邪恶。当我讲时,它们就会冒出来,尖叫着攻击大法。男女老少都有。遇到这种情况,我有时沉默,顾客们就会和它们争论;有时,顾客们不作声,我就大声说:“我知道你是什么人,你其实是学邪教的!”

它一愣:“我什么也不学。”我紧逼一句:“那说明你这个人思想太坏!连真、善、忍都反对!”顾客们也齐声附和,于是它声音低下去:“其实我什么也不知道。”我马上说:“我讲了这么多真相,你还不知道。你这‘不知道’的本身就说明你好坏不分、正邪不分。”于是,它灰溜溜地走了。

在讲真相的过程中,也暴露出自己的执著心。一次到一个新地方去,一下午有40多人听我讲真相,效果挺好。就产生了一点欢喜心,跟一位功友说:“今天讲得真过瘾!”结果以后连续几天,我总碰到一些顽固敌视大法的人,越讲,他们就越从反面理解、指责。我悟到自己错了,把心摆正,逐渐又恢复正常了。

当我吃着热饭热菜,洗着热水澡时,就想起了监狱里的同修弟子,总觉得自己做得太不够了,要继续精进,加倍努力。


(大陆大法弟子供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