渥太华公民报:禁止法轮功使中国后院起火

Falun Gong ban backfires on China


【明慧网2000年12月16日】 中国政府的大力镇压使一种毫无害处的精神运动成为XX党统治的一个威胁(The Chinese governments heavy-handed crackdown has transformed a harmless spiritual movement into a threat to Communist control)

一本由一个美国作家写的新书如是说:中国主席江XX严重地打错了算盘,于1999年7月开始禁止法轮功,结果直接导致了这种毫无害处的气功运动成为XX党专政统治的一个真正威胁。

这场残酷的镇压原以为可以在几个星期内铲除法轮功。但是法轮功通过在受过良好教育的中国专业人士中间传播,并且通过互联网传遍全球,避免了象其他被禁团体一样的命运——几乎是偶然的——激励了数百万中国和全世界人民反对北京的这种暴虐政策。

在『法轮功对中国的挑战』一书中,纽约作者丹尼·斯凯赤特首先详细描述了90年代初法轮功平凡的起源……。然后追溯到90年代末,修炼法轮功人数的壮大,他列举了去年一系列重大的活动,导致了中国政府发起宣传运动,对全国的法轮功修炼者进行迫害。

中国的这场运动注定了它在国内和国际舞台上的失败。

现在,这个问题在我国引起了关注,因为张昆仑,一位前居住在蒙特利尔的60岁加籍公民,因在中国的公园炼习法轮功而被判处3年强迫劳改。他的女儿灵迪,一个渥太华大学的学生,请求加拿大政府的帮助,但中国拒绝了驻北京的外交官员会见张先生的要求。

同时,全世界越来越多的人权机构众口合一地反对镇压法轮功,一些国家--例如英国--还显示出迹象,准备再次促使联合国通过决议批评中国的人权记录。

“这是中国完全没有料到的,”斯凯赤特先生说,他写了数本关于人权方面的书籍,并获得过『艾米』播音员奖。“整个反抗事件在全球传开了。法轮功在通常意义上讲并没有任何政治因素,但随着中国逼迫他们,中国正使其政治化。”

斯凯赤特先生,对于一些法轮功的修炼者称炼法轮功帮助他们治愈了身体上的病痛,有所怀疑,他说,这种由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倡导的打坐炼功和朴实的生活教导——主要遵循『真、善、忍』的原则——“并不比美国的许多超自然的信仰体系和其他一些新时代类型的修习更复杂。”

但什么使法轮功的故事在中国历史上这么无与伦比,斯凯赤特先生说,是因为其人数的众多和传播之迅速,再有就是这种现象出现的时机。法轮功的出现恰巧与互联网的兴起在同一时间——互联网是一种远距离即时通讯方法——是在社会大变动时代对于精神方面追求的新需求。

“法轮功始于1992年——非常近年的事——李洪志先生亲自传授了两年半的时间,”斯凯赤特先生说。“然后在全中国得到急剧广泛传播,政府估计有七千五百万至一亿的参与者。在这些参与者中不乏在党组织中任职的人,包括许多部长的太太。所以法轮功非常、非常受欢迎。”

“与此同时,中国发生着重大的变革,从一个严格的政府控制的、一党统治的文化变成一个更加以市场为导向的,更加开放的经济和社会。”他补充说。“XX党和旧的机关正试图在新生的资本主义竞技场中维持它的统治。”这就产生了许多压力,包括政府内部对于中国民主化进程的恐惧和敌意。”

斯凯赤特先生说,“由于法轮功修炼者并不反对中国政府,他们甚至不批评政府,这场镇压法轮功的宣传运动就更有讽刺性。”

斯凯赤特先生说,不象被在天安门广场残暴镇压的89民运的支持者(其地下组织至今仍在继续斗争),修炼法轮功的人士专致于自我的提高,而不是引起大面积的社会变革,他们注重个人提高而不是政治。

斯凯赤特先生说,1999年4月,一个国家性青少年杂志上登出一篇诋毁法轮功的文章,从而在中国社会上引起了剧烈的冲突。

对于这篇文章的回应是,几千名法轮功修炼者在天津市那个杂志社的门外要求讲明真相,结果演变成警察血腥地暴打了修炼者,并拘捕了45人。

这促使了1999年4月25日在北京更大规模的抗议,期间估计有1万5千名法轮功的支持者聚集在一起进行一场和平请愿,要求官方撤回诋毁法轮功的信息。

“从没有人见过这种事情,”斯凯赤特先生说。“但这些人并不象(1989年)天安门广场上的示威者:他们不是孩子(学生),他们没有拿标语牌,没有海报,没有口号,没有歌曲。他们静静地站在那儿、读书。这不是政治。这只是请愿而已。”

但是,聚集的人数给中国的主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同时,斯凯赤特先生说,其他气功的领导人向北京抱怨李洪志先生提供免费的法轮功课程,同时限制售书的利润,这减少了他们的生意。

“所以他们禁止了法轮功,”斯凯赤特先生说。“每个人都认为他(法轮功)完了,因为政府是那么强大,军队,警察,你们知道的。但猜猜看发生了什么?到现在有一年半的时间了,反抗仍在持续进行,这是中华人民共和国近50年历史上从没有出现过的。这种在北京的心脏和全国30个省市的非暴力反抗,持续竟达许多个月,这是从未有过的。他们没有预料到法轮功已经走向全世界。”

在国外的几十个大城市——包括渥太华——有中国来的移民在修炼法轮功,非中国人的数目也在增长扩大。尽管有将近100人死亡和数万人被监禁,在中国的反抗仍在持续着。

在中国的法轮功修炼者“现在意识到有人权这个东西,并且知道他们的人权被侵犯了,若在以前他们从来都不会要求人权。”斯凯赤特先生说。

“并且,被法轮功吸引的许许多多海外中国人并不是老太太或是穿着网球鞋的退休者。他们是年轻的博士、化学家、科学家和工程师,他们在寻找一种跟他们祖国有联系的精神生活空间。所以你可以发现有好多杰出和最出色的中国人热衷于法轮功。”

“称他们为X教的主意是荒唐的。”斯凯赤特先生说。

“他们中的许多人是在大公司工作。你呢,你不能丑化他们。”

http://www.ottawacitizen.com/national/001207/500429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