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怀柔县拘留所迫害大法弟子纪实 【明慧网】

北京怀柔县拘留所迫害大法弟子纪实

【明慧网2000年12月17日】 自1999年7月21日以来,江泽民早已预谋以久的铲除“法轮功”计划全面展开。他利用手中的权力,操纵报纸、电台、电视台等一切宣传机器,对法轮功及其创始人进行造谣、污蔑、诽谤,把正的说成是邪的,好的说成是坏的,善的说成是恶的,谎言、假象覆盖了整个中华大地。然而这些吓不倒也蒙骗不了法轮功学员。为澄清事实,为给大法正名,广大学员用宪法赋予我们的权利,以和平方式向政府及国家领导人反映真实情况。大法弟子的和平正义之举遭到江泽民为代表的邪恶势力的残酷镇压。我们怀柔县的大法弟子和全国大法弟子一样,同样也遭到了邪恶势力的迫害。有390多人先后多次被非法拘留,23人被判劳教,1人被判刑。

1999年10月26日,江泽民在国外一句违背宪法和国家体制的疯话,把对法轮功的镇压升了级。李老师教我们做好人,做比好人还要好的人,怎么会是“邪教”呢?我们先后到国务院信访办、国家信访局、高级法院、北京市信访办等地和平上访,然而这些单位根本就不接待我们,大法弟子上访的权利被剥夺了。更让人不能理解的是,国家信访局竟然由公安局接管,大门口均由全国各地的公安及便衣把守,只要是炼法轮功的就不让进去说话。有的被拉到一边殴打,有的被当地公安带回去殴打、拘留,见一个抓一个,我们大多数都是这样被拘留的。还有的学员是走在北京的大街上,被便衣上前来问是不是炼法轮功的,回不回答都被推上警车,因为他觉得你象是炼法轮功的。大法弟子讲真话的权利都被剥夺了。为了证实大法是正确的,我们只有去天安门表达心愿,让世人知道法轮功不是邪教!就这样,我们一次一次地被抓,一次次地被拘留。

在拘留所里,所长、管教对大法弟子非打即骂,蹲马步、抱头罚站、戴手铐、脚镣等折磨方式司空见惯,有的戴背铐一连戴几天,有的是两个人的脚铐在一起,还有的戴着手铐吊在篮球框上用鞋底子往脸上抽打,一打打40多下,手累了才罢休。特别是正月时让学员光着脚在雪地里站几个小时,有的被脱去外衣锁在没有暖气的屋子里冻上几个小时,还有的学员被罚在厕所里站着,等等。

在看守所里,管教们想尽一切办法折磨大法弟子,甚至于连死囚犯都不用的刑罚却用在了大法弟子身上。警察教唆犯人打大法弟子,用给犯人减刑做诱饵。正月初一被拘留的弟子,有的被犯人扒掉衣服,然后从头顶浇冷水,每天50盆,连浇三天。有个弟子每天被浇200多盆冷水,还要喝上几盆。浇完水之后,不让穿衣服,----也没衣服可穿,衣服早就被犯人穿走了;也不让上床睡觉,只能睡在厕所坑边的水泥地上,白天还要被往死里折磨,曾两次被犯人打晕过去。20多天放出来时,脸上、手上还有伤。还有一个弟子被扒掉衣服,只穿一条三角裤衩在室外冻了几个小时,回到号里再浇冷水,又用电棍电,还把电棍杵到嘴里电。有两个女弟子因不背监规被管教用电棍电,两手戴背铐、揣子,罚站五天五夜不让睡觉。还有一个女弟子无故被警察弄到外面打,揪着女弟子的头发在地上转圈,皮鞋踩在脸上来回搓,还让犯人往学员脸上吐唾沫。有一部份弟子因不配合邪恶,拒绝按手印,都被戴上手铐、脚镣。正月初一,所有被关押的大法弟子都不允许家属送被褥,必须花高价买监狱的又薄、又脏的旧被褥,也不允许送衣服及生活用品,自己带的衣服被存起来不让穿,带的手纸、毛巾等洗漱用品、裤腰带等均被扔掉,所需物品都必须花高价买他们的,而且拖了很长时间才让用上。

2000年4月17-18日被抓进去的学员绝食抗议,要求无罪释放。第三天就开始强行灌食。五个武警摁着一个学员的头、两臂和两腿,灌的是玉米面粥加浓盐水,用风油精和芥末油做润滑剂,一边插管一边恶毒地问:有什么感觉吗?舒服吗?还来回抽拉插管,然后拔出来,又从另一个鼻孔插进去,来回折腾人,有的学员的鼻子被插得鲜血直流。有个学员被灌的时候,用纱布蘸上辣椒油堵嘴,灌完后,管教李洪侠又灌了一包加了少量水的浓盐水。那位学员被灌完后上吐下泻,管教还不让往地上吐,让我们学员脱下衣服吐在衣服上,还要用自己的衣服把地擦乾净,然后到外面蹶着,一直从上午折磨到下午警察下班,整整一天的时间,也不让上厕所,只能往裤子里泻,必须答应停止绝食才让回号里上厕所。蹶着的时候他们用大宽胶带把学员的双手绷在头顶上,一直往下缠,缠成弯腰蹶着的姿势,胸部绷得很紧,使人喘不过气来,只好张着大嘴喘气,几乎要窒息。腰稍微直一点就连踢带打,有的弟子大腿以下全被踢得紫青,什么时候答应停止绝食什么时候才让回监号。有一位女学员,被强迫戴手铐后双手抱头,他们用铁丝一头拴在手铐上,一头拴在她的后裤袢上,然后吊在晒衣服的铁丝上,因为无法固定,人吊在那里来回逛荡,直到裤袢坏了才罢休。有几个没被灌食的学员被强迫到灌食室吃饭,里外几十个警察看着。凉面条里不知放了什么东西,吃着不是味儿,夜里几个人都起来泻肚子。警察们还口口声声说“为了你们好”,它们真是丧尽天良!究竟是谁在执法犯法,践踏国家法律呢?

按理说,看守所应该是教育人、改造人、使人变好的地方,可这儿的警察从所长到管教不但自己随意张口骂人,打人,还教唆犯人打大法弟子,骂我们师父,骂得越难听,它们越高兴,停下来就不行,谁骂得欢,就奖励给谁水喝。这还是“人民警察”吗?执行的是哪一条法律?你们对这些手无寸铁的人民,“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善良百姓却百般迫害。正如我们师父说的:“黑帮乱党——政匪一家。”(《洪吟》)。那些邪恶之徒还骂我们学员“缺德”,真正缺少道德的不正是那些用邪恶手段迫害善良法轮功群众的公安吗?大法弟子只是要讲真话,表达自己的心愿,江泽民之流就这样对待,扣上什么闹事、扰乱治安的罪名。我们奉劝各地各级公安执法人员冷静地想一想:只因为大法弟子坚持修炼,你们就得把我们投进监狱。一次一次地你们把大法弟子从家中骗出来,扣上“扰乱社会秩序的罪名”投进监狱,那么谁是真正的罪人呢?谁是谁非,善良的人自有公论。你们伤害的不止是几十人、几百人吧?

公安干警们,你们是迫于压力还是发自内心的这么干的呢?你们充当江泽民的帮凶,抑善扬恶,丧失了做人的良知,干着祸国殃民的勾当,害人害己。然而,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你们的所作所为都有记载,善恶终会有报。江泽民的末日快要到了。你们虽然罪恶深重,但还来得及,我们慈悲伟大的师父还在给你们机会,我们大法弟子发资料,讲真相,就是为了启悟众生内心深处的善良,其中包括你。如果你们不珍惜这万古难逢的宝贵机缘,等到宇宙的法理在人间显现时,后悔就来不及了。

(大陆大法弟子供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