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别赵昕小记

【明慧网2000年12月18日】 当功友告知我赵昕走了的消息时,我真的无法想象这是事实!年仅32岁的赵昕就这样被邪恶夺去了生命!我不想哭,可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我想忍住泪水,但我在告知功友的电话里却已泣不成声。就在前天,我还见过赵昕,疼痛无时不在折磨着她;就在上一周,我也见过赵昕,向她诉说世界上无数对于师父和法轮大法的肯定和褒奖及弟子们英勇护法的感人事迹,痛苦煎熬中的赵昕露出了笑容。赵昕英勇护法、无私为他人付出和被邪恶摧残打压,始终刚直承受的画面,在我眼前交织浮现……

随即我和另一功友打车直奔工商学院。车上,脑中近乎空白的我从功友手中要过笔和纸条,在颠簸的车中写下了下面四句小诗:

善自正念始,威令群恶寒;

抛身浊世中,无悔随师还。

其实,赵昕是圆满地走了,并树立了自己的威德,这本应是为赵昕高兴而又让人高兴不起来的事情!我们是在去看望扔掉肉身皮囊的一位伟大的同修,在与邪恶的斗争中,她耗尽了凡间的一切!人间的语句在此时都显得苍白无力了。

当我们步行入校园时,忽然一辆吉普车在我们身边急停住,我们后来得知这是一直监视赵昕的公安局七处的专用车(从后面没有看到车的牌照),自赵昕出院后,这车没离开过工商学院。可是光明磊落的正念之心,使我们挺起胸,依然目不斜视地大踏步向前走去。

见到了平静躺着的赵昕,见到了她哭红双眼的父母,告知自己不要流泪,并安慰二老不要过分伤心。赵昕的妹妹赵红,此时掀开盖在姐姐身上的布单,抓起姐姐余温犹存的手,另一只手为她合上了双眼、并拢了几次赵昕不能闭上的嘴唇,说:“姐姐,闭上嘴吧,妹妹知道你有话要说……姐姐,你是不是想说你心愿未了?……”,泪水再也止不住地从我双眼中成串地流下来!赵昕,千锤百炼的真金,安心吧,会有更多的人猛醒的!

入得凡世间,不迷智慧眼;

傲笑棍棒苦,依然在呐喊。

知道消息的弟子都来了,只是赵昕走了,可大家知道她去处的美好。伤心归伤心,可大家都是清醒的,赵昕此刻或许并未走远,或许正注视着她的同修们。赵昕不愧为师父的好弟子,兑现了自己下来时的诺言,我们也应该做个好样的。

第三日下午是赵昕原定追悼会的时候,刚刚下午一点钟的时候,工商学院便闯入了三辆装有便衣的警车,另有数辆小轿车,当然也有一直就没离开校园的胆怯地窥视着这一切的两辆“京O”。此时赵昕脸色光滑,嘴唇红得美丽(注:未化装),弟子们送的鲜花和悠扬的大法音乐使赵昕的小屋依然详和吉瑞,可怕见阳光的家伙们硬是不许大家敬献带有大法寓义的挽联并阻止播放大法音乐,还强行扯去了盖在赵昕身上的写有“承受无名苦难,呼唤正义良知”的条单!顺便说一下,最后竟取消了原定的追悼会,连校方准备好的赵昕生平简介也不让念了,甚至,遗体告别厅里“沉痛悼念赵昕同志”的“沉痛”两字邪恶之徒都想拿下(没有成功)。家人也没有让步,遗体告别仪式上还是向来送赵昕的她的朋友和同修们致了悼词。胆怯的邪恶之徒阻止不了人民对真相的认识!

我同另外几位弟子抬起了安息着的赵昕,沉甸甸,重如泰山,我们仿佛也变得伟岸了!一位功友朗声说:“赵昕,圆满地走吧!”就这样赵昕在五辆送行的车辆的簇拥下和几十警犬恶眼的注视中上路了。

面对着殡仪馆外上百的蠢蠢欲动的便衣甚至绿军装制服模样的打手们,依然有四五百人(绝大部分是弟子)来给可敬的赵昕送行!遍地腥云,满街狼犬,阻挡不了正义之士的岿然。

恶者的不安显露出鬼蜮的慌乱,

善良人的哭声是对正义的高歌!

在法正乾坤的浪潮中最终将淘尽所有的丑陋与邪恶,我们要珍惜这法正人间时刻,悲痛中,也不要忘却揭露邪恶,使他们在阳光下化为灰烬!惟其如此,才不辜负先行者的期待。

大陆一送行赵昕的弟子
2000年12月16日

图片资料:


图1、2:生前健康活泼、心地善良的赵昕


图3:因在公园炼功被海淀恶警打成重伤的赵昕


图4、5:去世当天的赵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