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的春天 【明慧网】

永远的春天

【明慧网2000年12月19日】 刘老太开始歌唱,为永远、为你这永远的春天。

蓝天和大海是同一面镜子,上下映照,为她失去了又长全了变黑了的头发,为她从未有过的闪闪放光的面貌。病、痛、苦恼都是什麽?她已经不知道。时光一过七十年,七十年多少次风风雨雨?噢,没有数了。这没有数了是小事吗?她不能不歌唱永远,和你这永远的春天,太没有想到了。

在奋进飞翔中,上下左右,多少的面容、身影、许多是她的同乡、熟人、朋友。声音在不断地告诉她,她的身後,这一个没了,那一个病重了,她,她们共同的名字叫短暂。她哭泣、流泪、焦急、劝说,都没有用,还有什麽办法把他们留住呢?假如根本就没有办法躲过所有的疾病、痛苦和过早的死,她也就不遗憾。

千载、万载难有的机会,法轮大法降临人间,给人们送来了上天的梯子,不管你上到哪一步哪一层,你也就离开了短暂,和短暂中的种种不幸。当然,从这梯子中往上升华、攀登每一步也不容易,但只要你一心一意,绝对有希望,有可能。请看刘老太,她就是这样的登上来了。投入了这永远的春天的行程。

刘老太最痛心的是,她的好友什麽怪声恶调都相信、都听从,就是不听她说。她劝呀劝,最好的朋友却哄她骗她:好,好,我听劝了,我在修炼法轮功,你们看呀,我的脸白了好看了,练功练的。那朋友以为别人不知道,她为了脸上的皱纹别那麽明显、加深,她经常去做美容,再花钱也不能可惜,不做不行。

另有一位好友更可怕,刘老太没敢劝他。——你和别人说炼功、说功能,他都大吼,“这是迷信,世界观有问题!”老友啊,你真好像是当年的红卫兵。可惜的是,红卫兵不但是保卫不了文化大革命的成果,自己也危险了。心脏病来了,重了,不陡的坡一上就出不来气了,血压居高不下,一天吃三次药片也没有用。你劝说,他却闭紧了眼睛不看法轮功。另有一位好友刚刚六十多岁,这疼那疼,肩周疼起来整夜不能入睡。怎麽整治也除不了根,又犯了,又犯了。你告诉她,只要你真心诚意的修炼法轮功,你这灾难不算回事,很快会好,并且是永远,你也会有永远的春天。她总是答应,非常听话,就是绝对不服从,绝对永远叫苦,永远疼痛。她的最高理想是别人每天去给她推拿按摩。你告诉她,那只能一时缓解一下,治不了根本。她似乎明白,就是懒惰,不愿自己动起来学炼功。你告诉她法轮功的五套功法只有两个小时,动功一个小时很简单,静功是一个小时静坐,更不费劲。可她宁肯日夜在床上躺着疼痛翻滚,气死你没有人偿命。

还有一位年轻的朋友更邪性,对别人说,刘老太以前经常在报纸上发表文章,朋友们很爱读,她一炼上法轮功,大家都不愿答理她了。刘老太为什麽要修炼法轮功?修炼前什麽样?修炼後又怎麽样?他根本就不为人想一想。这是朋友吗?这就是自私和冷酷。从这种人看来,刘老太的法轮功大家庭就更加千万倍的珍贵了。这里功友们对一个孤苦老人无私无我的相助,别处是找不到的。

这里只是锻炼身体吗?不,这里是身心两方面的洁净、崇高、神圣。正因为人世间没有过,所以你怎麽费劲对他说明,他也不求理解。障碍就是他太主观和他现有的那一点点知识水平。他不知道这才是愚昧、可怕,可怕的坐井观天。

87年刘老太回国一次,要办的事太多,没有来得及去看望老友柯岩女士,和她的老伴贺敬之。上飞机前,刘老太在电话中问候二位。柯岩听见她的声音就急了:“你这个鬼呀,这些年你到哪里去了?你不知道我,我已经摘除了一个肾,另一个肾又有四个加号了。”刘老太听後一直挂心,不久前写去了信,问她怎麽样了?并且告诉她,她的病只有奇迹才有可能医治,要她试一试气功。刘老太还没有敢说法轮功。柯岩回了很长的信,电脑打字,还直道歉,说应该用手写,请原谅。信中大大夸奖刘老太的小说《长长的流水》太好了,这麽好,那麽好,只字不提她的病情怎样了,好象一说病就连上了法轮功,一连上法轮功死活都是反革命。活活的气死人了。

刘老太不再说下去,不忍心说那些过早死了的有多麽可怜、可惜了。看看自己和全体功友们的坚如磐石、奋发努力、顽强不屈、百万千万亿万再多多少也是万众一条大道一条心,为和平、为光明、为真善忍。法轮大法,用人类的多少语言也说不尽你的伟大、你的温暖、你的慈悲、你这永恒的真理。

一年多,多少的痛苦、血泪,路更广,天更亮了。胜利的消息不断升起:台湾一岛就有了十万法轮功修炼者;好几国的高官、专家提名李洪志先生为下一年度诺贝尔和平奖的得奖人。法轮大法广播电台、法轮大法大报小报、世界周报,说不尽的阳光灿烂,春暖花开。这就是你,人类的曙光,永远的春天。

山背後,阴暗潮湿中,尽管有凶险、有毒虫,一切都在变换、移动中。宇宙母亲博大、深远的胸怀在等待你,有缘人会来的,统统是亲人,不分先後,不分远近。你不来没有谁强拉你。你来了又去,去了又来。没有人怨恨你这返来复去。你回来就好,等待你的是母亲的宽厚,和永远的慈悲。

每一个新事物的出现,能被人们一下子认识是不可能的,何况是法轮大法呢?大法之所以是大法,她是充分地体谅你、爱护你,因为她认识你,熟悉你,你不知道她,她最清楚地知道你。知道你的从无到有是怎麽回事,知道你所有的这病那病都是什麽、是怎麽来的。只要你心在其中,她会为你完全摘除、彻底清理造成你病的那些原因。请问人类,你有没有过这样的母亲?你是否应该是最听话的儿女?

没有人强迫你这样那样,你是完全自由的。但是,这自由不是你牢不可破的永远,不是你的命运。在这惊涛骇浪般的人间,你不能保证你的命运抓在你的手心里,那是什麽?是不是可怕?很可能你是不知道的。

真知、已知、和未知,三者你知道多少?假如你想不清楚,弄不明白就下结论,难免一张口就是歪理谤言。多麽大的人了,胡思乱想,胡说八道,是不是害己害人?良心呢?是人就不能没有良心,拍拍你的胸口吧,相信你是诚实的,你有一颗善良的心,不是吗,好朋友,亲爱的。

因为战争,战争,刘老太没有机会按步就班读小学,一辈子下来缺的是知识,多的是教训。她不能不相信真理,只能是勇往直前,倒退是可怕的,不可想象。

今天要最忠肯地告诉你:千真万确,没有八路军,就没有童年,刘老太那可怜的幼小的生命;千真万确,没有法轮大法,就没有我刘老太身心健康的今天,和更加光辉的未来。我知道,多少战友和我一样,这是历史给於我们共同的安排和定向,我们别无选择,你就不能说我们可以这样,不可以那样。

读者呀!在最艰难的时刻,有人告诉你,刘老太也重复地说:历史的帷幕刚刚升起,你可望见了吗?望见了什麽?多麽盼望你能把心里的话告诉给我,面对面,刘老太要听你说,说吧,说,听见了吗?好朋友?


(刘老太 2000年12月1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