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去天安门护法的所见所闻

【明慧网2000年12月19日】本想把工作告一段落再出来进京护法,可是警察又要到家里抓人,正好"逼"我走出来,放下对工作,对人情的执著。12月10日下午一点左右到了天安门,眼见着此起彼伏的大法横幅被举起,眼见着公安手忙脚乱地去抓捕,我便在人较多的金水桥附近拉出"还法轮大法清白"的横幅,迎着人群走着,心中没有怕,只想多坚持一会儿。两个公安奔我而来,我转身举着横幅朝反方向跑,很快四、五个公安追上来把我往警车上推。我一边挣脱一边喊"还大法清白"。在警车外面他们没对我动手,大概怕邪恶曝光吧。上了车后一个胖警察把车窗帘拉下,挥起拳头对着我的脸打了三拳。另外一个瘦弱的女学员被他们扔上车来,警察一直踩着她的头,还用力碾。

我们被带到了天安门派出所,关在地下室铁笼子里。我们进来时里面已经关了一百多人,随着陆陆续续进来的弟子越来越多,笼子里装不下很快把男学员带走了,我停留的那一段时间估计就有二百多人被关。对于带头喊口号他们认为是骨干的女学员,他们拉到旁边的屋子打脸、踹肚子,大概因为这些地方软他们打了不留痕迹。晚上把我们一批一批分散走,我和另外六十多人被一辆公交车带到离北京一百多华里的某县看守所。我们二十几人关在一间牢房,各地来的弟子都有,因为以前弟子们坚苦不懈的努力开创出了环境,此看守所对大法弟子炼功、交流、读书皆睁一眼闭一眼。在号里边炼功我的心感到从未有过的静,一结印即感到一股热流从头顶灌下来通透全身。各地驻京办来认领我们这些不报姓名的学员时也是装摸做样地兜一圈问两声,没人应答,他们转头就走,知道这都是自找麻烦。警察也有善恶不同的,提审我的警察就不那么凶狠因此还被别的警察奚落。第三天我们开始绝食,县医院请来了几个大夫、护士,从他们眼神中我看出他们小心流露出的同情和无奈。其中一个医生在劝食中因表达出对我们的理解而遭到警察的怒斥。灌食是由劳动号完成的,灌食中让学员躺在地上,事前还浇上水,有的直接灌自来水,学员有的鼻子被擦破,有的剧烈呕吐,拒绝灌食的学员被带上脚镣、手铐,其中一女学员带着脚镣、手铐还让脱了鞋袜在冬天冰冷的地上来回走,但她一直面带微笑,善意地看着他们,最后两个警察实在看不下去了,别过脸去.......。绝食五天后我们陆陆续续被释放,临走时警察还把学员身上的钱诱骗走,说是买车票。五天中为我们照了三次相但没有一次成功的。

这一次护法是抱着用生命来证实大法的心愿来的,虽然时间不长但我深刻体会到:自己付出的实在太少,因而也更加理解了以前在网上看到的学员的修炼体会。不要被血腥吓倒,只要有慈悲正念,在魔难中我们只会更加坚定。但我也同时看到在洪法中我们有待提高的方面。有的学员听了别人护法的经验,自己也单纯地模仿而不是根据自己的情况恰到好处地洪扬大法,反而不好。我觉得洪法中一定要以常人能够理解的方式深入浅出地圆融地说明,否则事与愿违,反而让魔钻了空子。说些太高的话往往都是潜在的欢喜心带动的,我们一定要牢记师父的话清醒地走好最后一步,以修炼者的智慧遏制邪恶。这一次护法还有另外一个感受就是新学员极其多,对法那颗坚定的心非常感人,他们说出来就是证实法,放我出去我还去天安门,这些学员中有的才得法几个月,他们并没有把护法行动当作任务来完成,放下了为私为我的执著,没有任何有求之心,常常让我觉得修得不够。此地看守所的犯人也有得法的,我们去时他们和我们一起背洪吟。据一个关了七个月的犯人讲,此处在他们眼底下进进出出的大法弟子已不下二千人了。

大陆大法弟子
2000年12月18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