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入狱同修的家长的一封信 【明慧网】

给入狱同修的家长的一封信

【明慧网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日】X叔:

您好。感谢您能让我对您说说我的心里话。我真的有一肚子的话想说。

您说我们是幼稚的。我想来谈一谈。其实您说这话的出发点无非只是明哲保身罢了。要知道炼法轮功的人中象您这个年纪的,和比您年纪大的人还是主要的部分,他们都和您一样,经历过中国历史上的一次次的政治运动,象这样的人,你让他没有理智地去相信一个什么东西,可能吗?是这些人亲眼看到自己或者家人、朋友亲身在大法中受益了,看见很多人几十年的沉疴在学大法之后不治自愈,看到无数的人思想境界在大法中升华,深深地体会到大法确实是当今人类社会不可多得的一块净土,很多人在大法中找到了人生的意义,他们确实被大法中无数的活生生的事例所折服,所以才有这么多人坚修大法,雷打不动。我说至少有90%的原来的学员至今仍然坚修大法,可你不信,你说连10%都不到,说很多人都已经和法轮功一刀两断了。那你只不过是在听电视上瞎吹罢了,我所知道的原来炼法轮功的几乎没有一个不在继续修的。

真修大法的人知道自己确实在大法中受益了。所以当江泽民和他的爪牙们不顾事实真相,不顾万千修炼者的意愿,不顾国家的安定团结和政局稳定,大兴文革遗风,大肆造谣、栽赃、整人、害人之风的时候,我们都觉得这样好的功法应该予以弘扬而不是迫害,所以才会有这么多人去向政府反应我们的真实情况,帮助政府改正错误,避免文革式的错误重演,避免国家和民族再次陷入灾难。

事实上,这一次不仅仅是大法弟子的难,也是整个中华民族的难,你说到你们家家破人亡,这是谁的错?阿姨的去世是法轮功害的吗?我相信你会说不是。你的儿子依照宪法赋予公民的合法权利上访而被劳教一年,是您的儿子的错吗?X叔呀!您心中是非善恶与对错的标准真的被扭曲到这样的程度了吗?您说XX党是宽容的,其实我不想评论哪个政党如何,我只是想就事论事,江泽民代表不了XX党。

炼法轮功怎么啦?早上四五点出去炼炼功,吃完晚饭学学法,这碍着谁什么事啦?这种以武力镇压的做法对吗?这就是你说的宽容吗?世界上所有的有正义感的国家和人民都对中国政府丧心病狂地迫害自己的人民的罪恶行径感到实在难以理解,都在予以强烈地谴责,最起码违背了中国刚刚在联合国签署的《联合国人权公约》。如果真的是宽容的,为什么最近不让亲属去探望他,为什么到时候也不一定放人?仅仅上个访就要坐一年的牢,仅仅炼个法轮功就要入狱,这还叫宽松吗?可是你知道吗?至今有名有姓的在监狱中被虐待至死的已有近百人之多你知不知道,仅仅因为炼法轮功被判刑最多达十八年的你知不知道?有人还没断气就拉去强行火化,销毁毒打的罪证,你知不知道?健康的人被送进精神病院强行注射损害中枢神经的药物,你知不知道?有人在说:“江泽民、XX党给我钱让我打你,打死你也白打,打累了我找个小姐给我按摩。”这你知不知道?他们以为XX党比天还大,江泽民可以一手遮天,所以他们肆无忌惮。可是他们不知道历史上从来没有任何一个暴君有过好下场,做恶的人终归有报。

历史上有这样丧尽天良大规模残酷迫害信仰“真、善、忍”,“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人吗?这就是你说的很“宽松”啊!

不要认为我在危言耸听,现在关押大法弟子的监狱敢让家属去探视吗?敢让群众去参观吗?绝对的不敢!吉林省女子监狱近在眼前,你可以去看看,是不是我在说谎造谣。如果电视可以盖住所有人的眼睛,如果谎言可以蒙蔽所有人的心,如果所有的大法弟子都听任错误和残暴的镇压无所节制地继续下去,我们的国家将向何处去?难道我们不希望自己的祖国强大稳定吗?大法使广大的修炼者人心向善,这不有利于国家的稳定吗?大法使广大的弟子得到了健康的身体,以健康的身体,旺盛的精力,兢兢业业无私无我的精神服务于社会,不有助于国家的强大吗?连朱总理都在香港承认人民群众因为修炼法轮功为国家节约了大量的医药费,是对国家经济的巨大贡献。而且还有一些科学工作者在大法修炼中开智开慧,以超常的能力和手段取得了科研上的突破和成就。这决不是假的。当然你可以闭着眼睛不承认,但是这却是可以经过调查的事实。我们不怕调查,怕的就是不调查,造谣、制造伪证和污蔑栽赃。法轮大法不是伪科学,而是真正的科学。

您不知道我们在为国家,为中华民族深深地担忧。因为破坏稳定的不是我们,而是错误发起这场没有人性的血腥镇压的现代“庆父”,“庆父不死,鲁难未已”啊。正是这现代庆父,江泽民,正将整个中华民族拖入灾难的深渊。江泽民为首的统治集团中腐败横行,在其中要做一个好人,做一个清官都难,几千万人下岗,民不聊生的时候,花上上千亿搞毫无用处的阅兵,现在全国是怎样的一个烂摊子啊,靠阅兵,靠电视就能够粉饰太平吗?最不应该的是盗用国家机器,动员所有力量整治一个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的法轮功,大造监狱,大奖狠毒镇压法轮功的“有功”人员,把老百姓纳给国家的血汗钱用在封善良百姓的口,拿国家的钱,为江泽民个人出气。老百姓的血汗钱、大善大忍的修炼者的鲜血与生命,全葬送在保全江泽民早已一钱不值的面子上面。

江泽民的种种独裁作风,暴虐手法,正令共产党高层干部人人心寒,人人自危,连刚正不阿的朱总理也经常三缄其口。有明眼的企业家已不敢在国内投资,他们说:“中共内部已经乱了,江泽民一门心思整法轮功,别的什么都顾不上了,大陆说变就变。”这样的局势还不危险吗?是法轮功的错吗?一个国家连真、善、忍都容不了,大善大忍的老百姓却遭受屠刀,这样的国家还有救吗?还是人呆的社会吗?该谴责的是谁呢?该制止的是谁呢?是善良的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修炼者,还是高举屠刀与电棒的刽子手?如果一个国家所有的人民连这个问题都做不出正确的回答,都猪油蒙了心似的嘲笑圣者,赞美屠夫,这样的国家,这样的民族还有救吗?

我们的国家短短五十年的历史中,人整人,人害人的大规模政治运动,屡见不鲜,除了领导者的错误决策之外,难道全国人民的盲从与推波助澜,漠视容忍错误与邪恶暴虐大行其道就没有责任吗?

法轮功修炼者是在用自己的生命自己的鲜血唤起人们心中的正念啊!

邪恶越猖狂,我们越是不害怕,越猖狂,越说明其处于穷途末路。而没有理智、没有自己的思想、没有是非善恶的标准,麻木地屈从于一个专制的国家机器的人,其下场也会是可悲的。因为他正邪不分,已经丧失做为人的标准与资格了。孔子说:“言不善而莫之违也,其不一言而丧邦乎?”意思是说国君说了不对的话,下了不善的恶令,而部下与天下人谁也不敢提出抗议,那不一句话就亡国了吗?可是今天的国人这样的人太多了,如果我们的民族都是这种不敢说真话,盲目屈从于国家领导人错误决定的人,那我们的民族还有救吗?

其实现在中央对法轮功的迫害所用的手法是文革的又一翻版。先是通过电视台、报纸和一切宣传媒体造谣,制造伪证,然后堂而皇之地大打出手。当年的国家主席刘少奇不也一夜之间成立汉奸、工贼和叛徒吗?可是与文革不同的是,现在有千千万万的大法弟子都明晓正义与真理,并且敢于坚持真理,敢于舍小家为大家,敢于直面邪恶的镇压,敢于舍弃自己的一切乃至生命去卫护真理。文革中只有一个张志新敢于说文化大革命是一场错误和灾难,可如今有成千上万的善良人敢于说对法轮功的镇压是一个错误,江泽民是历史的大罪人。

不管人承不承认,不管中国的思想狭隘的统治者在怎样地盗用国家机器,驱使将成为其陪葬的帮凶在怎样地镇压法轮功,谁也不能阻止宇宙大法再现人间的到来。现在正邪两方都在尽自己的一切力量让地球上所有的人都能够接触到法轮大法,将法轮大法的问题摆到了每一个人的面前。每一个人都在这个问题上摆放自己将来的位置。

我们知道光明就在前方的不远处,在不久的将来,所有镇压法轮功的刽子手都将得到应有的下场。亿万修炼弟子终能迎来普天同庆之日。宇宙的真相将展现于人前,一切做恶的人和正邪善恶不分的人都将得到自己应有的位置。

某大法弟子
2000年12月1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