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自心灵的音乐之声(译文)(加拿大)


【明慧网2000年12月20日】从我找到法轮大法以来,转眼已三年了。或者应该说是法轮大法找到了我。不知其它人是否也有类似的感觉,你们是不是也觉得一切都是事先安排好的?我越来越觉得是这样。我常想起我第一次见到大法弟子时,她说:你知道法轮大法吗?他改变了我的生活,也许他也会改变你的生活。我笑了。改变?我?在我这把年纪?像我目前这样舒服安定的生活?我习惯性地笑着摇摇头。

  当我第一次读《转法轮》时,我意识到老师给予的是一份多么珍贵的礼物。我要消去自己的业力,不给别人制造痛苦,修炼自己,返本归真。这真是太好了,令人难以置信。于是我全心全意的接受了大法。我以前并不知道真正的自我是什么样。一直都生活在别人划定的框框里──我是某人的母亲,某人的妻子,某人的女儿──从来没想过真正的自我。我曾做过许多错事,愿在老师的帮助下还清业债。

  似乎法轮把我不停地转来转去,改变着我对自己的认识,让我从各个方面认识到更多真象,在与不同人的交往中体会到法的不同含义与显现。甚至过滤了我的情感与反应,使我的存在和生活更加丰富。老师的指导与慈悲总是伴随我渡过一切,使我有种特殊的感受。

  我记得第一次参加九天班时的神圣的惊喜,在过去两年我也办九天班,以便给其它人也能经历那初次的喜悦。当我与人分享这种时刻,我的心在发烫,感受宇宙大法的纯洁而深刻,泪水夺眶而出。

我也记得在一天之内快速地读完《转法轮》,反复沉浸其中。我经常醉心于我称之为──在字里行间随师漫游。现在我早上五点起床,眨眨眼,以读书开始一天。似乎老师每天都为我重写这本书。每天清晨我都出乎意料的清醒。我每天也以读《转法轮》结束我的一天。伴随着真善忍我沉静入睡。渐渐的,我睡得越来越少,而书读得更多。曾有一段时间,在白天读书时我就犯困。现在我已经克服了这个干扰。似乎我花在学法上的时间越多,我的时间越充裕。老师的话证实了「真」融贯于我所有的生活经历中。

自从我修炼了法轮大法,这些奇迹般的经历难以言表。三年前我刚开始炼功时,第五套静功虽然只有半个小时,我却觉得我的脚疼得似乎要从关节处断开,我常常泪流满面。奇怪的是,功炼完疼痛就消失了,当然脚也没断。现在五套功法我极少甚至不再感到疼痛。我想我不应执著于任何一种感觉。有时候,疼痛就像一条船,载着我渡过充满「痛苦」、「不行」、「不可能」、「停止」、「尖叫」等字句的情壑业海。对我而言,忍受所有这一切使我明白了「忍」的深刻内涵。这些经历帮助我更好地处理日常生活,诸如开车、被指责、被算计时,以及处理前夫的电话之类等等。自从我修炼大法以来,他与我谈话也不再生气了,甚至还剪下报纸上关于法轮大法的文章传真给我。

我很高兴能以真善忍为生活的中心。现在所有事情都富有意义。从前当我对人真诚,友善耐心时,总是不被人理解甚至被人欺负,结果自己也感觉很糟。如今我了解不被友善对待背后的原因。虽然外在现实中仍然时常遭受粗暴的对待和谩骂,但我内心微笑对待,明白这是让我去掉又一个执著。做一个修炼人真是奇妙!世界变得如此美好!别人可能会问为什么,就读一本书还这么高兴?盘腿受痛还高兴?做个好人也这么高兴?我想他们无法听到那音乐,那无法形容的只为修炼人享受的美妙音乐。它那么甜美,常使我感动流泪。谁能说清这是发自心灵的音乐之声呢?我们在密西萨格(Mississauga)公共汽车站的对面增加了每周三次炼功,早上七点开始,有时就我们几人,有时会有其它炼功人加入。在那里炼功就像在对公车乘客说声早安,所有的行人就知道哪里可以找到法轮大法。通常,音乐伴随着我们迎接日出,但即便有时录音机不响,天寒地冻,冷风刺骨,我们意识中那特殊的音乐仍然回响,心中仍然有旭日东升。

  去年6月我奔忙于尼亚加拉和多伦多地区的炼功点。我知道胸部有一突出肿块,但我没时间管它,而且做为一个修炼人,我当然不会动心。一般的医生可能会称其为「癌症」之类的东西,然后把它切除掉。但我只是继续炼功读书,照常生活,结果身体又复原了。

  我得法时已经57岁了,被生活拖得很累,每天下午必须打个盹。修炼三年了,现在我又老了三岁,但我看上去却更年轻了,皱纹几乎都消失了,精力也日渐旺盛。我睡眠越来越少,但感觉却越来越好,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身体健康,头脑清晰。

4年前,我刚搬进我现在的住处,爬楼梯中途得歇一会才行。现在我跑着上下楼,就跟走平地一样,心跳都不加速,就好象在轻轻地飞。当然,我并不真能飞起来。

  对我来说,今年是“洪法年”。100多家图书馆现在已有大法资料。20多次活动、向大型连锁书店洪法、健康展览会,还有一些公司、图书馆介绍性的炼习班等,还有,给加拿大的所有市长介绍“法轮大法周”,收到了很多令人鼓舞的回信。后来我们应邀去各地免费教功。目前我们有两次请愿,一是希望加拿大政府能对我们组成去中国的和平代表团提供保护;另一项是向中国政府请愿,要求和平对待法轮大法,停止攻击大法,释放被抓的法轮功弟子,恢复我们老师的名誉,提供合法炼功环境,号召大家一起去天安门广场炼功。现已征集了很多签名。

  十月份,我们参加了在多伦多为世界各地骨相学家举办的一个大型医学专题讨论会。在上千个百万元的救生和医药系统广告包围中,许多惊讶的医生来到法轮功展位前问:「你们在这干嘛?」我们无法告诉他们这是法在另一层次的体现,于是我们向他们展示了一份在北京各医院和诊所对上万名病人所作的医疗调查,显示修炼法轮功后对身体康复的显著疗效。当其它医生发现了我们这排在第936的展位时,他们说,「至少我想我找到了那儿能帮助我的病人的答案!」他们因为现有的外科手术和医疗手段都无法帮助病人解决问题而感到挫折。他们觉得这次这么远来这个医疗会议就是为了法轮功来的。他们都很高兴能把法轮大法带回去介绍给他们的病人和医护人员。一位意大利来的年轻女医生含着眼泪说,「我要把法轮大法带回家。我知道我的病人炼功后一定不会再失望了。」

  我们曾应邀到雷湾,苏毕利尔湖北面的一个加拿大小城市去办9天班。我们事先被告知20人有兴趣,而实际上30人来了。当我看到这些西方人如此热切地学大法,我的心再次澎湃,泪水夺眶而出。

  当我看到其它人在法中的经历,或有时当我听到大法「济世」音乐时,我常常心潮澎湃,泪水盈眶。我想这就是更多的善在我心中增长。我相信,如果我充满了善,邪恶就无处容身。

  老师说(大意),他不求回报,只看人心。

  或许有一天,当老师看我的心时,我所有的心墙将突然打开,在我心里欢呼雀跃的只有真、善、忍。

(2000年12月9日发表于北美五大湖法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