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功修炼者在旧金山天天可见


【明慧网2000年12月23日】圣荷西摩克瑞新闻报: 2000年12月21日星期四

午餐时间, 在Laguna和Geary街, 这只是节日期间一个普通的工作日。

Geary街上,38号公车嚓嘎嚓嘎地响着, 在街道两边尖叫着停下来。 路上车辆飕飕地急速驶过, 或者北转开往日本城。 和平常一样, 法轮功抗议人士在这里坐着, 他们静静的坐在中国大使馆的对面。

从感恩节的前一周开始, 到现在已有六个礼拜了, 他们一直在这里, 十几人或二十几人带着他们自己的坐垫, 排列在使馆对面的Laguna街上。 不管天晴天雨, 他们每天都在, 只是参加的人和数量不同。 他们老少皆有; 在这节假期间父母还带着他们学龄的孩子。

尽管他们不称其为宗教, 但在本质上, 这是在一个只能勉强容忍五个法定宗教的国家对宗教自由的追求。

有些人, 象23岁在市中心工作的会计师季薇, 在午间休息的时候来。 其他的, 象31岁的王峰带着她60岁的母亲从圣荷西过来, 在这呆一整天。

通过电子邮件和口信, 此项安排非常简单: 周一至周五, 从早上十点到下午三点半, 来这个拐脚处和平抗议。 他们坐在一个正对使馆窗户的横幅下, 横幅上用中英文写着, "中国, 停止镇压法轮功。" 他们展示的图片有警察殴打法轮功修炼者的照片和受害者在医院的照片。

"我们决定每天都来这里坐着, 直到北京当局停止镇压法轮功为止," 46岁的徐冲说, 徐冲从伯克莱来, 从事商业餐厅设备的焊接工作, 他请了两个月的假负责协调此事。 他帮助协调每日的抗议人士, 保证没有人乱丢垃圾或疏远住在使馆旁边的人, 帮助常常定时来这里并需要帮忙的老人。 "就算下雨, 我也来这儿。任何正直诚实的人都会站出来支持这件事。"

对于那些不知道此事来龙去脉的人, 北京当局去年开始镇压被有些人称为"半宗教"的法轮功, 北京当局称之为"邪教"。

法轮功是精神修习和身体锻炼的综合, 与气功有关, 是一个通过控制呼吸, 打坐和柔缓的功法动作来锻炼的方法。 自1999年北京当局正式取缔法轮功以来, 在中国有几百名法轮功人士被判长期徒刑。 成千上万的修炼人士在较轻程度上被拘禁, 他们被送入精神病院和劳改集中营, 这些不需经过审判, 人权组织说。

10月份, 法轮功修炼人士在旧金山Embarcadero附近的市政广场举行集会, 身居旧金山市的民主党党员,美国国会议员南西-裴洛西, 参加了集会, 会中她呼吁美国政府对法轮功修炼人士的人权所遭受的践踏表示关注。

去年一些湾区的学员被拘留,其中包括福斯特(Foster),佛利蒙(Fremont),圣荷西(San Jose)和圣利亚朱(Leandro) 城市的居民。这些学员基本上都被释放并回到美国。但是上周,中国实施了新的政策。住在纽约的滕春燕,是一个在美国拥有永久居住权的中国公民。滕于三月份来到中国并被指控为外国记者提供法轮功学员在精神病院的照片。根据香港的人权和民主信息中心的消息,滕是第一个被审判的来自国外的法轮功成员。

星期一,抗议者在三藩市领事馆对面为赵昕举行了追悼会。赵昕,一位32岁的北京的一位大学讲师,最近死于被殴打造成的创伤,她在公园练习法轮功时被警察逮捕并被打碎了脊椎,许说。

“我真是感动极了”,王说,“我希望引起社会的关注”。

王女士花了4个小时的时间从工作单位赶来,她在半导体公司任工程产品负责人。大约有一半的抗议者来自三藩市,另一半的分别来自帕罗阿陀(Palo Alto),佛利蒙(Fremont),奥克兰和圣荷西,这些地区的法轮功炼习者人数发展迅速。

在南湾王女士的炼功点吸引了来自圣河西,坎贝尔(CAMPBELL),拉斯各陀斯(LOS GATOS)的人士,他们中不仅有中国人,还有的来自爱尔兰,印度,伊朗,乌克兰,和秘鲁。

他们成为GEARY和LAGUNA街口的一道风景。每天早晨他们对三藩市的值勤警察摆手示意:“早安”。每天晚上,他们道“晚安”……他们甚至已经熟悉邮车的班次,能认出哪一天是临时替差的,总是友好地打招呼。

值勤警察坐在街对面的车里,看着报纸。警察难以相信十几个老人和拖者小孩的母亲会对中华人民共和国构成威胁。但按照惯例,如果领事馆有示威,警察局会派一个警员。

这里的官员并不固定,但杰夫-罗斯警员,北站的协调员,负责和示威者,领事馆的协调联系。

“他们对此很不高兴,但这可由不得他们”,罗斯这样评论领事馆的官员。

“过去领事馆曾要求警察局制止其他一些示威,比如说西藏人,” 罗斯说,“我们跟他们解释过,是的,领事馆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领土,但是,这里是美国,示威者有第一修正案赋予的权利。”

(2000年12月21日译自:http://cgi.mercurycenter.com/premium/local/docs/chungfalun21.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