始终如一地坚信大法

狱中大法弟子的一封信

【明慧网2000年12月24日】妈妈及全家:你们好。

已经很久没有给你们写信和见面了,请不要对我挂念。

我们几个人被分配到大队,我在x大队。李晓明(化名)从楼上掉下来之后,伤势有所好转,但身体还是很虚弱,他能大难不死也是师父保护。从马三家放回来的三个人连续七天来到教养院劝我们悔过,我们面临的是看对大法和修炼能否从根本上坚定的考验。

能不能始终如一地坚信大法这是最重要的。不被任何外在因素所干扰、所困惑。法在心中,明白的一面是会正法的。面对那些颠倒黑白的胡言乱语,我都不予理睬。心不动,邪恶自灭。当他们对我胡说什么“你最大的执著是你怕,怕说大法不好”等等时,我只是淡淡地一笑:大法是宇宙根本的法,开创了宇宙中的一切,宇宙中的任何人、任何生命都无权评价大法。至于对我,说我坏也罢,好也罢,也只不过是人说的而已,“真善忍”才是衡量一切善恶好坏的标准。

在我的眼中,那些转化者是可怜而又可悲的。当它们张口散布黑色业力而又对我无可奈何的时候,某某居然对我破口大骂,说如果我想往高层次上修,就得听她讲的云云。因为她动不了我,所以她显得十分的急躁和轻率,我就反问她一句,难道这种表现就是你的高层次吗?她哑口无言,最后她实在没有办法,居然对我说:“我是替政府工作的,我说的话你必须听。”而这话更充分地暴露出她的丑恶嘴脸,揭开她伪善的面纱。

我们确实在忍受着许多痛苦和压力、攻击和谩骂,但是作为修炼人,“忍中有舍,能舍是修炼的升华”。慈悲待人,心境是无比开朗的,而心中的快乐也是无法言表的。苦也好,乐也好,最后都归于一种祥和的心态,慈悲的心。

目前,只有我一个人在x大队,而其他坚定者都被分配到别的大队了,好在我已经习惯了也不觉得寂莫,生和死对于我来说,已经不是一个难过的关,为了维护大法,为树立法在人间的威德,我随时都可以付出自己的生命。我曾经对警察说:“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真理故,两者皆可抛。”为了法轮大法,我宁愿把牢底坐穿。

我无法再为大法去做一些事情,但面对着层层魔难、万般险阻,我是不会后退的。我知道在这片土地上,绝大多数的大法弟子都和我一样在坚守着对真理的正信,每当想起他们以及那些为大法付出自己生命的同门的时候,我的心不由得感到十分温暖,眼泪就在眼眶里了:一个人如果为了信仰和真理连生命都可以付出,能说他是为了圆满吗?能说他为了私利吗?决不是。我们是从宇宙中产生的,而宇宙本来就具有真、善、忍特性的,我们为大法所做这一切都是先天本性的返回,都是返本归真的过程的表现。

在法上认识法,做什么事情都站在大法的角度来看事物的本质,一切都是明明白白的、一目了然,那么所为之事不就是在维护法吗?大法圆融我们,而我们也在圆融着大法,因为我们就是大法中的一分子,就是这样存在的。而人是放不下生死的。修炼是最严肃的,在最后的关头,放不下常人心将导致非常可悲的结局。

我仿佛站在黎明前的黑暗的分界线上,漫漫长夜即将过去,等待我的是新的世界。我无所求,应该走到哪里就是哪里,但是我觉得自己是最幸福的,我坚信终有一天,无论长和短,我会堂堂正正地走出教养院的大门,所有进入下一历史新纪元的人们都会有缘来学大法。令我尊敬的同门啊,我们都在协助做这件伟大而殊胜的事情啊。为了宇宙的真理而不惜付出自己的生命,这个是我们先天的本性。放下为我为私,做到“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而无怨无悔,是因为我觉得自己太幸运了,有幸在这个殊胜的历史时期、特殊的环境来证实大法,维护大法,这是我生生世世缘份。我与你们,也就是我们,都是在修炼,那么就让我们一起勇猛精进吧!

不要为常人的亲情所累、所缠、所魔。同时也要注意,对任何邪恶,不能给他们市场。

停笔。

狱中大法弟子
2000年9月18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