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功学员老铁的故事


【明慧网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四日】我在北京时与老铁(化名)相识。老铁一家三口都修炼法轮大法,他是当地的站长,4.25时就来到北京护法。因为老铁是当地的负责人,一早就被监视起来,但他还是想办法摆脱掉了尾巴,买了飞机票,当他乘坐的飞机起飞时,被发现了,于是当地竟然派出一架飞机跟着,想要截住他。但老铁仍然顺利地下机,出了闸口,向北京市内走去。在路上,他一连遇到了九辆警车,每一辆警车都停下来问他去哪里,他堂堂正正地告诉警察:“去北京。”警察问他去北京什么地方,他回答:“府右街。”(中南海所在地),警察又问他去府右街干什么,他说:“参加婚礼。”警察一听笑了,对他说:“哥们,我这关你过了,可我告诉你,后面还有。”就这样,老铁一连过了九关,最后他到达了中南海上访,被送到北京丰台体育馆,由驻京办接回,押送回当地。

老铁被当地监狱非法关押。放出来后,主动与功友们交流、学法。一日,老铁外出办事,当地公安局的一些警察来到他家,要抓老铁,当时老铁的妻子在家,于是公安守在他家,等着老铁回来。老铁的妻子机智地从后窗出来,在路上遇到老铁,告诉老铁不能回家。正好孩子放学路过,于是老铁决定家不要了,一家三口都去北京护法。就这样,老铁又到了北京。

老铁出走的消息功友们知道了,也纷纷踏上了北上护法的行列。老铁虽然已到达北京,但心里仍牵挂着没有走出来的功友,他经常打电话回去,希望待在家里的功友能走出人来。许多的功友都走出来了,特别是老铁负责的辅导站,那里的大法弟子不但全部走出来证实大法、说明真相,还带动了其他地区的学员走出来,于是,老铁被当成了当地公安违法通缉的对象。老铁经常去车站接功友,有时一天接几次,为功友们安排住的地方,老铁已身无分文。那时全国各地都有大批弟子进京护法,有能力的弟子经常资助老铁,老铁把功友们资助的费用全部用到接待各地弟子、安排住宿。由于费用不足,大家一天只吃两顿饭,老铁总是等到所有的功友吃完后,自己最后才吃。老铁经常去天安门广场,遇到没地方住的功友,老铁就把他们带回来,和大家住在一起。由于人多屋里住不下了,于是年轻的功友主动住到野外去,把地方让给年纪大的功友。当时北京到处搜查大法弟子,如发现出租屋留宿大法弟子,屋主会被罚得很重。而且出租屋经常有便衣、保安搜查,在这种情况下,老铁仍冒着风险为功友们租房子,告诉屋主自己是大法弟子,并向屋主弘法,屋主很受感动,把房子租给了老铁,并告诉老铁如果有保安来检查,会及时通知老铁他们避开检查。老铁家乡的警察带着通缉令也来到北京,他们的目地就是要抓住老铁。他们在驻京办殴打被抓的弟子,逼他们说出老铁的下落,得到的仅仅只有三个字:“不知道。”老铁对大法非常的坚定,有一次一位功友为了防止警察搜身,把老师的经文藏在袜子里,被老铁看见了,非常心痛地对他说:“那是老师的法啊,你怎么能放在那?你给我吧,我帮你保存。”这位功友听了后,非常惭愧,马上把心摆正。一天,一个便衣突然闯了进来,当时屋里只有老铁等几个功友,这个便衣大声问:“你们是干什么的?”老铁站起来也大声问这个便衣:“你是干什么的?”这个便衣一看老铁的架式,以为碰到自己人了,就赶紧走了。

还有一次,老铁在天安门广场,大老远一个警察指着老铁问:“你干什么来了?”老铁双手插腰,堂堂正正地大声回答:“我护法来了。”没想到这警察一听,转身走了。

老铁和功友们一起给联合国秘书长安南写了一封信,信中叙述了在中国发生的严重侵犯大法弟子人权和大法弟子所遭受迫害的事实。这封信被其他弟子翻译成英文后寄出。

十月中旬,江泽民擅自把法轮功说成“X教”,成千上万的大法弟子都走向国家信访办,老铁也是其中的一员。当时的看守所关满了大法弟子,每天都有各地的警察前来认人。老铁被抓后,被当地的警察认出押回刑事拘留,后又以莫须有的罪名判刑四年。老铁的妻子被放出来后,身份证被当地公安局没收,当地公安甚至暗中不许地方单位雇用大法弟子。娘儿俩的生活很困难。在一次集体炼功中,老铁的妻子再次被非法抓捕并刑事拘留,家中只剩一个无人照料的孩子,可就连孩子也未能幸免,因不肯放弃修炼大法,年幼的孩子也被学校开除。可就连孩子的行踪公安都要放在视线之内。老铁在最艰难的时候为大法做了许多的工作,许多功友曾在梦中梦见老铁,都禁不住哭醒了。在常人中,老铁一无所有。但他那颗无私无我、为大法舍尽一切的心,闪闪发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