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市女学员赵静在河北玉田被警察打死详情(图) 【明慧网】

吉林市女学员赵静在河北玉田被警察打死详情(图)

【明慧网2000年12月28日】

经多方查实,12月7日“明慧网”登出的关于吉林市女学员赵静在河北玉田被警察打死一事属实,许多人可以做证,同时更正同天登载的19岁男学员被打死就是指赵静,实为一人。现将详细情况概述如下:

今年11月22日,为冲破警察的封锁,长春市及外地学员40多人共租了一辆卧铺大客车,准备进京上访。车行至河北唐山与玉田交界的收费站附近的检查站时(出玉田),学员们纷纷下车步行通过后又上车准备前行。这时从对面开来一辆黑色轿车缓行,有学员见轿车内人将大客车号记下。过了几分钟轿车又从后面追上大客并横在车前截住。黑轿车上下来的路政稽查员和公安人员先向车上人要身份证,后又让车上人骂师父和大法,见无人顺从,就说你们都是练法轮功的吧?跟我们走吧,让司机开大客跟着警车走,并有三个警察上到大客上来押车。车行途中,大客车上19岁女学员赵静从大客车靠后右边车窗跳下。几分钟后车停下,警察问刚才从车上跳下来的人是什么地方来的,由于学员都是各地来的,临时凑在一起,绝大多数确实不认识,警察就将前面先下车的人打了几个耳光,并告诉车上人说她只受点轻伤,脚脖子拧一下,没有事。后就将所有人押至玉田公安局的一个看守所,将所有学员关在一个大屋子里,并让坐在水泥地上,然后一个一个叫出去审问是什么地方来的,学员都不说,他们就用尽各种办法折磨手无寸铁的大法弟子,尤其是男学员每个人都被折磨几个小时,有的拿缝衣针扎学员的十个手指肚、扎人中穴,有的用刀片切开学员的手指“放血”,不准包扎,有的用高压电棍击打。对男学员一般是三、四个警察轮换打,打累了换人接着打。学员们由于心中有法,都坚强地挺过来了。当晚一个警察又来问跳车的女孩是什么地方人,这时还说她只受轻伤。第二天晚,一个警察来还是问跳车的女孩是什么地方人,并说她受了重伤,需要在医院治疗,你们谁知道她是哪里来的?有学员出去,后来情况不详。第三天警察又来说跳车的人摔死,留下5个学员当人证,其余都在第四、第五天押回长春,绝大部分送劳教所(后回来的5人也都送劳教所)。在关押期间所有学员被两次搜身,连戒指、耳环、手表都给摘下,全车人所带人民币总值估计至少1.5~2.0万元,全部没收,连收据也没给。

在当天晚上有许多学员听见有打人声、女人哭声和狼狗叫声,推测当时赵静被追回后也关在同一院内。

由上述过程可以断定赵静被打死无疑。

活蹦乱跳的19岁少女(今年三、四月份才得法)只因想进京说句公道话,且还没到北京构成“犯罪”事实(如果上访也犯罪的话!),竟被几个男警察群殴致死,难道这就是进入二十一世纪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土上人民警察的“光辉形象”?!这就是“人权最好时期”的真实写照?!

听说此事公安部已知道,并且长春市公安局与玉田公安局因为此事也交涉很长时间,理由是玉田警方在截车后没有及时通知长春方面,而是在两次搜拿全车人钱物,并打死赵静后才通知长春公安局。在此,我们长春法轮大法弟子强烈要求公安部详查此事,严惩杀人、抢劫凶手。号称人民警察,人民的保卫者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杀害19岁无辜少女,并无理搜拿群众财物,已构成故意杀人抢劫罪,如不依法惩治,不但民愤难平,天理不容,也严重损害了公安形象、国家形象。警匪一家,到底谁在制造社会不稳定,昭然若揭。

该车上另一值得赞叹但也很悲壮的事件是车上年近60岁的老学员张大妈带了全部儿女——三个女儿一个儿子同往,其中只有大女儿已婚,三个小的都未成家。令人发指的是主管张大妈的孟家屯派出所恶警郭某等人为多得奖金(公安系统有文件规定,多抓一个法轮功学员多得一定数额的奖金)将张大妈送到铁北看守所(估计结局也是劳教),其余4个孩子全部送劳教所!三个女孩是:孙岚、孙霞、孙楚析,现都在长春黑嘴子女劳教所,男孩孙岗被送往苇子沟劳教所,年仅25岁!家里只剩年近60岁的孙大叔孤零零一人守望空荡荡的家,因过度伤感而大病一场。张大妈,可赞,可颂!恶警郭某等人,可悲,可耻!真是到了出卖灵魂、出卖良心的时候了,你们的灵魂就值区区几百元几千元人民币!?中国当今的警察有多少个郭某?学员每个人身上带的钱少则200—300元,多则达3000—4000元,数万元钱被玉田公安局警察没收后,连条子也没给,这不是明目张胆地杀人抢劫又是什么?!中国豢养一大批这种穿着警服的土匪,社会怎么能稳定?司法腐败到如此程度,怎么可能“依法制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