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台市世回尧镇南尧村践踏法律、迫害大法弟子恶行录

【明慧网2000年12月28日】2000年1月,烟台市世回尧镇南尧村的9名大法弟子因集体炼功被抓,其中4人被非法拘留半个月,另5人被村里非法关押。5人为证实大法,绝食五天,村委书记林裕明与副书记姬长虹却毫无人性的说:不吃是不饿。1月的天气正是最冷的时候,林裕明与姬长虹却不给学员床铺并对学员罚站,学员晕倒了也置之不理。

被拘留的4名学员放回后,又遭到村子里的非法拘禁。这9名学员被隔离关押在南尧小学的一座教学楼上。北风夹着雪花,从残缺不全的窗口飘进屋里,地上滴水成冰;大法弟子们却只准吃凉馒头、方便面,睡在水泥地上,没有铺盖;甚至连已怀孕的学员修毅红也遭同样对待。就这样把他们非法关押4个多月,叫家人交3000-6000元,不交钱不放人;并逼迫学员写保证书和烧大法书以示悔过。

10.1以后,南尧村又有5名学员去北京上访,又遭到村子里的非法拘禁。片警刘建军以判刑来恐吓学员,让学员诬陷辅导员,说是辅导员组织他们进京上访的。恐吓学员不成,它又以“开除工职、判其母刑”来恐吓学员的儿女,妄图达到恶毒诬陷辅导员的目的。除1人以死抗争获释外,至今还有4名学员仍在被关押之中。

另:南尧村学员赵伟及赵××因散发法轮功真相传单,分别被判刑1~2年。

恶人名录:
林裕明 手机:13805358127
姬长虹 手机:13806389527

地址:山东省烟台市世回尧镇南尧村
邮编:264000


山东省烟台市福山区迫害大法学员的新罪证

打压法轮功一年多来,广大法轮功学员为了把自己学法受益的亲身体会告诉各级政府和黎民百姓,怀着真心善意,忍着被抓被打、拘留罚款、解除公职、劳教判刑甚至折磨致死的酷刑,前仆后继,舍生忘死,有的去北京上访,有的向社会散发说明事实真相的文字材料,为的是什么呢?一是为了让政府还大法的公道,使学员有一个合法的修炼环境;二是为了揭露一小撮人中败类造谣生事、打压法轮功的事实真相,唤醒那些尚有人心良知但一段时间以来却被欺世谎言蒙骗了的黎民百姓,使他们返出人的善念,从而在即将结束的“法正乾坤”的庄严时刻,摆放好自己的位置。请大家想一想,这是等闲之事吗?这是象某些人所说的什么参与政治吗?绝对不是!说白了,是大法在救渡世人哪!!!然而,人类却迷而不醒,多么可悲可怜哪?!难怪一些不明就里的好心人说:“大法是好,叫人做好人,那你们就在家里学法炼功不行吗?何必非要去北京叫他们抓起来呢?”好心的人们,请大家想一想,如果一开始就没有打压法轮功这一说,还有什么到北京去反映事实真相的问题吗?如果那几个个别的国家领导人能听一听亿万学员的心声,会出现广大法轮功学员去北京上访吗?不是因为不让说话也无处说话的情况下,在别无他法的情况下人们才去天安门广场拉横幅以表达心声吗?好心的人们,你们知道吗?那些疯狂地亵渎大法的邪恶生命和人中败类,它们不仅在自焚着自己,也在疯狂地蒙骗愚弄着你们那颗善良的心啊!使你们对大法产生误解以至怨恨,把你们也拖向了毁灭的边缘啊,而你们却迷而不悟,这不可悲吗?......怎么办呢?必须让事实真相、让那些丑恶的、见不得人的败类暴露于光天化日之下,使正邪分明,人心向善,道德回升。正由于此,所以大法弟子心怀“真、善、忍”,“助师世间行”,为了宇宙的真理不被歪曲,也为了救渡世人而不惜付出个人的一切。

然而就是这些放弃个人一切,为求人间善果而舍生忘死的大法弟子,却在受着人间恶人的摧残,多么不公平啊!就连这个不足三十万人口的小小福山区,被打压折磨的大法弟子就不下三百人次。以下仅就发生在城区的几例,请大家略见一斑。

一、张贝珍(化名),女37岁,福山镇人,学法4年了。自去年12月至今年10月,在不到一年时间内,被摧残4次之多。

九九年十二月十七日,就因为她在厂子里说了句真话:“法轮大法好,教人怎样做好人。”结果就被抓到镇政府,非法拘留17天。还非法向她索要了2000元钱。

2000年6月,和广大学员的心情一样,她出于对大法的热爱,抱着对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无比信任,在家境非常困难的情况下,凑了几个路费钱,满怀希望地进京上访。结果招来了三番五次灭顶之灾。先是被抓进拘留所非法拘留18天,在此期间,张为了证实大法是正确的,就绝食抗议打压法轮功。绝食8天后,那些作恶的人也知道点人命关天的道理,所以就采取了强行灌食的办法,在场的有王志福、张医生等,更令人气愤的是由于人手不足,又特意从牢房里招来了犯人“帮忙”,就象对牲畜一样,按着手,把着脚,撬着嘴,扳着牙,七手八脚地摧残人,惨状使人目不忍睹!绝食18天后,人已经折磨的不成人样了,他们仍然不肯罢休,转交到镇政府继续加以迫害。在这里,一个堂堂的镇党委书记朱相平竟对这个绝食18天的弱女子,又打又骂地闹腾了一场,最后逼交“罚款”,实在没钱交了,就逼交房产证,才肯放人。请大家想一想,这是人之所为吗?

2000年7月14日,张的身体刚要开始好转,在家忙农活时,镇政府又派人到张家抓人了,名曰办学习班。张要去找孩子(孩子小,无人照看)时,赵部长和一个穿警服的人强行把她拖上了车,押送到临时设的“收容所”。张为了证实大法好,再次绝食以示抗议,6天后,镇领导带来五六个人,绑着她的脚,把着她的手,按着她的头,又开始了强行灌食的伎俩,真是天理不容啊!即使这么一大群穷凶恶极的人对付一个身体虚弱的妇女,也没灌的成。一招不成,又来一招,还是好几个人强按着,找人给她强行打针......几天后为了进一步的摧残她,镇政府又把她及当时一块受折磨的大法学员赵XX、吕XX、张XX等转交给拘留所了。张仍在继续绝食抗议,打手们还是故伎重演,就继续对她强行灌食,就这样折腾来折腾去,22天后,这个原来身体健壮的农村妇女被折磨得骨瘦如柴了。

十月二十六日,镇政府王翠珍、赵植松等又来张家带人了。张的小孩吓得大哭起来,又要失去妈妈了,小孩能不害怕吗?围观的邻居实在看不下去了,七嘴八舌都在说:你们看看这孩子哭得多可怜,你们就不讲点人性吗?这些人根本不听劝说,又是强制的把她往车上拖,为了保护自己,更为了可怜的孩子,张拼命的把着车门不上,僵持了一段时间后,赵植松忽然没头没脑的问了一句:“反不反党?”张说:“我从来也不反党。”气氛稍有缓和后,就准备到家里再说说,张先走进屋里,趁他们进院时,反手把门插上,手拿着剪刀说:“非要出人命不可吗?你们这样强行抓人,就是侵犯人权,践踏法律!”赵植松说:“没办法,这是共产党叫干的。”接着又问了一句:“反不反党?”张回答:“从来都不反党,每一个法轮功学员都不会反党、反政府的!”赵说:“你说得是真话吗?”张回答:“当然是真话。”这样,他们才离去了。

第二天傍晚,张不在家,后来听邻居说他们又来骚扰过。

二.王意新(化名),女34岁,某厂职工,学法4年了。

2000年5月21日,出于对大法的热爱,对政府的信任而去北京上访,希望还大法以公道。结果遭到治安拘留15天。完了还不解气,直到同年十月,付卫东、孙元国等人又把她押送拘留所,用犯人才能使用的手铐,把她一只手铐在窗上,一只手铐在铁椅子上,胳膊被水平拉直,身体无法直立,历尽体罚煎熬,受尽威吓逼供,连续折磨了两天,什么罪行也找不出来,就这样,没有任何罪证,更没有法律依据的就把人判了个刑事拘留一个月,真是泱泱世界大国,堂堂共产党的天下,对一个依法上访的国家公民,天天都在做好人的人,施出这种毫无道理的伎俩,令人为国家而羞愧,为民族而寒心!

凡此种种,数不胜数。大法学员雪青(化名)无缘无故的被公安抓去,先是罚站三天三夜,后又被非法拘留了半个月,再接着被办了一个多月的所谓转化学习班。大法学员李钟(化名)只因把当地某些摧残大法弟子做了一些坏事的人给曝了一下光,结果就把她吊起来折磨了三天三夜,后来又被押送到烟台看守所拘留二十多天,最后又被判劳教三年。等等等等,数不清,说不完......

人的道德在哪里?!人的法律是什么?!不是没有,而是被那些败坏了的恶人践踏了。能永远这样下去吗?当然是不会的。人不治天治,早晚会有报应的。只是希望那些本来还有良知但被真正的坏人蒙蔽了、利用了的人们,请你赶快醒醒吧,只要返出你的正念来,或许还有救,否则的话,就完了,真的要完了。但是,人中的败类是注定要毁灭的。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宇宙大法是绝对公正的。

烟台大法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