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弟子洪法体会几则


【明慧网2000年12月28日】
(一)

自去年7.21后,因为走出来护法而三进派出所,一进拘留所。此后,派出所片警、街道干部、居委会主任乃至市、区公安干警都先后"登门拜访",也被多次传讯至派出所、单位保卫科以及居委会。对此,我心中只有一念:向他们洪法,帮助他们了解我们的师父和大法的真象,认清政府镇压法轮功的错误与根源,挽救他们,使他们摆脱邪恶的桎梏。

我从心底里感到他们的生命是不幸的,与他们相比,自己是如此的幸运。师父说过(大意),破坏法的就那么几个人。我们应该帮助大多数执法人员发扬自己的佛性,抑制自己的魔性,圆融我们的修炼与洪法环境。所以每当面对他们,我总是平静地按照他们的问话灵活地向他们阐明大法的真象,揭露邪恶造谣诽谤及无耻的真面目,同时也体谅他们的处境并指出他们的错误所在以及应该提高的心性问题,启悟他们与邪恶划清界限,不要做邪恶的工具而毁了自己的永生。每次总能由被动变主动,他们总是从审问我开始到认同我结束。派出所的片警登门频繁,我就以朋友相待,每次他搬上面的话来说服审问我,都被我说服,渐渐的他不再直呼师父的名字了,而且从称呼“你们的师父”发展到直接称“师父”,有一次在路上他从老远地叫我:“XX,师父又来经文了,知道吗?”我说:“知道了,你要多看看明慧网,有什么想不通的再来找我。”

居委会主任开始偏听偏信电视、报纸的宣传,对大法和我很反感,在我向他们说明真象后也成了朋友。还向不了解大法的人说“那个病死的是因为没有按照法的要求做,比如说法要求诚实,他没做到,就不行了。”市公安局和区公安局的干警分别提审过我一次,最后他们都说:“以后我们要修炼就去找你。”

目前,我们有些功友因为前段走出来护法而挂了号,所以现在老是以被盯梢很紧为理由不敢坦然走出继续护法。我觉得这种状态应该改变。如果我们能用慈悲心去洪法,这些盯梢我们的各级执法人员其实就是我们向世人证实大法的最好对象。

在整个圆融环境的过程中,我深深的体会到师父所说的:“不管你再不好、再坏的东西,象钢铁一样的东西在佛法的慈悲威力面前都得熔化掉。所以魔一见就害怕,它真的胆怯,它会化掉、会消失掉,绝不象人想象的。”

(二)

半年多来,师父一而再、再而三地明确指示我们如何走好这最后一步。记住师父的话,大法的事就是我自己的事,放下一切,全力以赴,哪里需要我就到哪里去洪法。

当我走街串巷发大法资料时,开始感到有点不是滋味,似乎这样不够堂堂正正,我揪住这种心态解剖,发现那是人的东西,因为邪恶既然要抓人,不让我们说真话,而我们既不能随随便便让邪恶抓走,更不能因为邪恶的存在而不说真话,正因为有邪恶对大法的诽谤与迫害,才需要我们出来证实大法与揭露邪恶。只要我们心中是堂堂正正的,不是为私为己的,采取能达到捍卫佛法真理之目的的任何形式都是智慧,不是滋味的感觉无非是在人中形成的一种对表面形式的执著观念在作怪而已。目前有些被追捕的功友用化名、代号等进行洪法工作,我以为也是一种智慧。

现在有些所谓“被转化了的人”对功友转述镇压大法的邪恶一直所用的借口,个别人之所以还会听信、附和、宣传这种鬼话,是因为这些功友的心灵深处还没有完全脱离维护人的基点,师父早在《挖根》中严肃指出这个问题,而我们这些功友在这个关键性的问题上没有实修提高上来,所以就很难过这个关,这可能是问题的所在。

悟到这些,我心中就只想着救度世人,替天行道,坦然而机智,每一次都顺利完成了自己规定的任务。有一次在异地发资料走了很长的路也没机会发,还走迷了路。不时还有拿着手机的巡警擦肩而过。我想,今天不顺利就不发了吧,但转念一想,这不是在向困难妥协吗?一个神怎么能被魔难住?于是我下定决心一定要发完,哪怕走到天亮走得再远。此念一出,有一个声音就在脑子里想起:“孩子,往前走!”我顿时加快脚步往前走,终于发完资料,也走出了迷途。我流泪了,师尊时时刻刻都在检验弟子,帮助弟子提高啊!

(三)

到外省去洪法首先碰到的矛盾是当地功友对自己不了解,不信任。尤其是在目前特务很多的情况下,他们要对我进行考查。在这种状态下,自己又感到有点不是滋味了。心想我是自己带着经费来帮助你们洪法的,花了钱还要受气,有时真想赶快离开。可是转念一想,除了个别功友给自己设的难以外,还有许多功友一切磋就觉得很投缘。实际上在这里也是有许多洪法的事需要做的。再说,没有矛盾没有磨难那还怎么提高呀?“不是工作是修炼”、“大法修炼者只能提高修炼的心性与果位层次”、“大法没有名、没有利、没有官当,就是修炼。”“大法的任何工作都要为人得法和弟子的提高为目的”……师父这一系列教导难道还不能使自己悟到这是师父给自己安排的修炼环境吗?师父要让我在这个新环境中继续修掉自己还存在的某些人心和魔性,我一定要珍惜这个修炼环境,无条件的向内找,向内求。我给自己订下:只准与功友共同提高、共同精进,不准用任何常人心对待矛盾,否则就不是师父的真修弟子。这样经过一个来月的摩擦,他们对我都了解和信任了,我们都去掉了自己的某些魔性,有了各自的升华。大法无边,全凭自己这颗心去修。

我深深的体悟到,师父是这样关怀着每一个弟子的修炼提高。只要你还有执著心存在,就要通过一切办法把你这颗心暴露出来,然后让你去掉他,提高上来。我一定要记住师父的话,在任何矛盾磨难面前勿忘向内修,向内求。只有这样才能在师父给自己安排的圆满这条路上真正地走好自己的每一步,才能“在任何环境中在哪里都会发出纯正的光芒来”。

(四)

一天,我到一家小餐馆吃饭,在等待的时候,我拿出《转法轮》来看。一位年轻女伙计突然盯着我的书皮,吃惊的凑过来说:“啊,你在看什么?这不是国家禁止的法轮功的书吗?”我趁机大声向她说明法轮功的真象以及邪恶对大法残暴无耻迫害的情况,当时店里有四、五个人在听。一位坐在我斜对面的中年男子听得非常专注,后来他对我说:“我早就听说过‘法轮功’,可是从没看到过这本书,我真想看。”我对他说:“看来你是个有缘人,现在我手头就剩这一本大法书了,不过我还是要送给你,这是无价之宝,你一定要珍惜。”并向他要了电话,以便将来了解他的学法情况和帮助他联系当地的老学员。

这事使我深深体会到每一个洪法机会都不要错过,还有许多有缘人在等待着我们去挽救。只要我们有“助师世间行”的责任心,有救度世人的慈悲心,我们就一定能消灭邪恶。

(五)

最近我到一家小店打公用电话,女店主向我抱怨:“现在小偷很多,没人管,晚上店面洋铁板都被人撬坏了。”我趁机向她洪法,对她说:“政府把精力放在镇压法轮功上面,而这些真正的有害社会的人却不去管。法轮功教人修心性,做个‘真、善、忍’的好人,而政府偏不让人做好人,用各种残暴的手段镇压做好人的人民,警察把精力放在抓好人上,坏人当然没人管了,这样的社会小偷能不多吗?”女店主若有所思地说:“派出所那些管法轮功的警察说法轮功是地下组织、都是利用那些对党不满的退休老干部、想要推翻共产主义。”我说:“这些警察也是搬上面的话,他们自己根本就不了解真象,上面怎么说他们就怎么传。现在政府被邪恶的江泽民一伙控制和利用,黑白颠倒,根本就不顾国家和人民的利益,法轮功本是利国利民的好功法,却遭到如此迫害,”我向她阐述了法轮功真象及公安迫害师父和学员的情况。女店主恍然大悟:“原来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