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12月29日大陆综合消息

【明慧网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九日】金色的圣诞清晨,大法横幅挂满山东街头

山东某市圣诞的清晨,人们迎着晨曦,走在学习工作的路上,思想还沉浸在平安夜的余温中,猛然发现马路两侧的树上,隔三差五地挂着迎着寒风飘摆地金色条幅,条幅上三个醒目的大字"真善忍"映入人们的眼帘。在市区的高架桥上几米长条幅上"法轮大法是正法"也使来往的行人内心一震。有人驻足观看,有人陷入深深的思考。有个治保会主任赶紧跑到一个学员家中(两人是亲戚),冲着学员说:"你们法轮功不得了了,一夜之间街上全挂上了金色条幅。"在一个小学校里,陆陆续续上学的学生不约而同地仰视着楼顶,异口同声地在读"法轮大法是正法"一条几米长的条幅高挂在楼上。在这场史无前例的对法轮大法及修炼人的残酷迫害中,每天都会有正义的声音发生,每天的和平请愿也都在惨烈地进行,每一个生命都应该认真地思考,因为每一个生命都在其中。布幅悬挂断断续续地持续到上午的十点多钟。

很多学员认识到,当前为了更好地证实大法、说明真相、救度世人,我们需要最大限度地发挥每一个大法弟子的作用,不仅要去天安门,同时还要用各种有效的方式、从各种角度层面、在社会的各个方面、让各领域各阶层的男女老少更多地接触到法轮功真相材料。

各地坚持做明慧资料工作的学员在说明真相中所起的作用不可估量。



悬挂横幅的方法

把横幅(竖横幅)一端用绳子绑住,绳子另一端绑在一个砖头上,然后将其扔到大树上,这样警察够不着,可长时间悬挂,挂的时间又快又安全。


打压无效 株连九族

最近由于到天安门广场和平请愿的法轮功学员人数剧增,仅12月25日一天到广场请愿的人数就超过700人。为减轻天安门广场的压力,中国政府开始了新一轮的打压。据了解,目前全国各地开始对登记在册的弟子进行普查,凡不在家的一律要求家属限期找回,否则将采取株连九族的办法,让直系亲属下岗。

同时交通部门也受命在进京沿途盘查大法弟子,各地区购买进京车票须持身份证及介绍信方可。


天安门派出所警察和调来执勤的警校学生对和平请愿者大打出手

12月22日早7点至9点半已有近百名来自全国各地的大法弟子先后被抓进天安门派出所房外的过道内。由于背经文,呼“法轮大法好”口号,警校学生制止无效而大打出手。这两名身着黑色学员服的人都20多岁,不是北京口音,一个1。76米左右,稍瘦,到屋内取来警棍横抽竖打,部分大法弟子面部、头部当即出血,淤血青紫。另一名1。70米左右的警校学员先是用拳脚,后接过警棍打。此时有警察劝2人不要打,这两人不听,歇斯底里的发作后,被群起的大法弟子挤出人群。同时有6名弟子被单独审讯,其中4人被放回来时面部、鼻梁青紫、出血。有一名40多岁中等个头操吉林口音的男弟子审后放出时鼻、口、唇、面颊多处带伤,最重的是头顶部伤口流血不止,肩头、颈部都是鲜血。9点半时人已满,用一辆大客车载走50人。还剩40~50人。拉走的奔向怀柔县检察院看守所。据悉,除北京的警校之外,外地警校也抽调大批警校学员轮流到天安门镇压法轮功。有一名警校学员与同学说:“通知我回青岛考试,听说有人替我考了。”据了解,这些警校学生来源复杂,有一些行迹恶劣的学生专喜欢充当打手,去过打人的瘾。



邪恶势力迫害大法弟子的新方式

在辽宁省抚顺市武家埔教养院,白天,管教把坚修大法的男弟子贾志新(音)投入到女队,利用已经转化的女犯(原大法弟子)殴打他。这些被转化的女犯极端邪恶,看到她们打人的表现时,真不敢相信她们身为女人还会这样邪恶!她们用各种方法折磨大法弟子贾志新,折磨的方法有坐飞机、打黑眼(将两眼打肿得只剩下一条缝)等,晚上,把坚修大法的弟子转回男队,利用所谓的转化者进行迷惑。那些所谓的转化者虽然在引用大法中的话,但目的最终都是引诱大法弟子骂师父、骂大法,走入邪悟。

另悉,大法弟子贾志新已六十多岁了,是辽宁省清原县某工厂的高级工程师,曾为厂家创下百万元的利润,已被非法关押了一年半,他目前还在遭受着非人的折磨。这种非人的折磨继续下去将会危及到他的生命,请贾志新的家属和那些善良的人们给贾志新援助!



石家庄女子劳教所弟子全体绝食

12月25日,星期一,本来是每月一次家属到石家庄女子劳教所探视的日子,但这次根本就不让看,连大门都不让进,一干警说:“关不了了,都绝食了,谁也不出工,要求无罪释放,没法关了!”



黑龙江消息:

1。鸡西滴道区学员张某某,赴京护法,不配合公安说出地址姓名,遭毒打。二警察扯住他的胳膊,一人动手,后用水杯砸该学员头顶,缝了五针,关入牢房后,又采取伪善、说软话诱骗学员,当该学员说出真名及家庭所在地后,警察突然变脸,找当地驻京办人员来认人。学员严正斥责公安"太卑鄙"后自断舌尖,拒绝来认领人的盘问,后公安怕出事马上释放。

另一个学员不肯说姓名,被天安门地区分局警察按住嘴后,将拖布杆插入口中绞动,顿时造成血肉模糊。该学员吐血两天。

另滴道区一单位悬赏两万元寻找原单位一大法弟子、配合邪恶迫害。该区分局在无当事人近亲在现场情况下强行撬开该弟子家房门进行搜查。

2。鸡西市中级人民法院某庭庭长赴京护法,现被关押在鸡西第二看守所,鸡东县公安局一名警员平时工作为人有口皆碑,进京在天安门广场打出横幅,现被关押在鸡东县看守所,惊动了省公安厅,召开紧急会议研究对策,现在每天组织两伙"帮教"团,对这位大法弟子进行"思想"改造。

3。黑龙江鸡西市公安局采取卑鄙手段破坏大法弟子印刷点,如释放小孩然后跟踪,发现可疑楼房,不经房主允许就去撬锁,监控手机传呼,有6名大法弟子和一位弟子的家属被抓。无理扣押该家属私用车辆一台,身上现金4000元被侵占,手机3部也被警察占为己有,又将这位不知内情的家属铐在暖气管上,扇耳光,用脚踢以进行逼供。鸡西市公安局将其中一女弟子押回鸡东县,未按法律程序通知家属,秘密审讯,该弟子目前生死未卜,不知下落,望有关人士予以关注。

4。鸡东县公安局按照县委指示,元旦开始抓捕进过京的学员,过完元旦再放人, 防止进京。


济南历下区法轮功“转化学习班”的邪恶

所谓"历下区法轮功转化学习班",设在济南市郭店竞技体校,10月27日开始,11月27日左右又来一批大法学员。每个房间3至4名功友。先通过房间内的音箱播音,内容为所谓"揭批"内容,后一段时间将功友单独交给办事处或所在单位来人(另开一房间)由刑警队和防暴队将功友不分昼夜地体罚或上刑,其间不许休息,甚至不许吃饭、上厕所。具体内容有蹲马步、夹竹杠、用手铐串起、用热水管烫伤手腕等,有的功友被塞到写字台下的洞里,只能蹲着,并将李老师像放在其跨下,若蹲累了只能坐上,故学员无法休息;有的功友被手铐卡得双手毫无知觉;有的手腕部分皮肉被直接烫熟,惨不忍睹。大部分功友被迫写了保证书,保证书要求极苛刻(有要点、有揭批、必须造谣中伤),刑警队和防暴队的人毫无人性,满口脏话,动则打人。功友间不许来往。

据悉,被手铐卡伤手、手无知觉的有纪广丽,被带到医院后输液;庞光文、楚兆鼎等功友写保证后不久后悔,写出了长达十余页的"真相"想交给区领导和这个班上的领导,但庞光文今早再次被带到另一房间,进行严酷体罚。

这里年龄最小的19岁,最大的64岁。庞光文为山东工业大学四年级学生,22岁,来学习班时写有《我们为什么去北京》,反悔期间写有《严正声明》、《再次声明》注销了假保证。楚兆鼎为省科学院能源所退休干部,64岁。

打人、施刑的有董姓、卢姓等刑警及防暴警察。

希望看到此文的善良的人帮一帮忙,尽您所能的力量救一救这里被困的无辜的好人。

另,济南弟子李文鸿,12月23日下午在堤口路宿舍散发法轮功真相传单时被抓到堤口路派出所关在地下室的铁笼子里,大小便都不让上,至今也不让家属见。


四川资阳大堰劳教所近况曝光

目前在大堰劳教所的一些大法弟子,前段时间,由于自身有漏,在巨大的压力下,被谎言钻了空子,违心地写了悔过书。经过一段时间的痛定思痛,大家现在都已经清醒过来了,认识到自己的严重错误,并向劳教所用书面形式纠正自己的错误,重新回到正法的立场上,坚定地维护、证实大法,坚修大法。

但是,这一切招来更加残酷的迫害。尤其是机械厂的大法弟子吴荣耀和罗振贵身上体现最为突出。罗振贵被调到集训队进行严管并加重生产任务。吴荣耀则被调到被称为“魔鬼中队”的四中队,该中队以严酷的纪律和极高的劳动强度著称。吴荣耀不仅白天7点到19点被强迫进行繁重的体力劳动,到了晚上还被强制卷鞭炮筒,其他人200根,而他则从800涨到1000根。


重庆市茅家山女子劳教所大法弟子被迫害情况

茅家山被关的大法弟子有近三百人,最大的68岁,小的24岁。

一中队:

12月12日,师父在大湖区法会讲法发表后,写了决裂书的人大部分都悟回来,堂堂正正的讲清真相。一学员收回决裂书后被罚打丝带,又被长期罚站。

由于一学员12月16日早上成功地从茅家山跑了出来,这几天空气比较紧张,每个舍加了一个戒药的,(原只有一个),法轮功功友之间严禁交谈。药戒一天三、四次向队长报告情况。转化人员盯着每个人。
持有经文的学员被罚站,罚站时间从早上7点到晚上11点。
坚修大法的学员被强制每月26天都有繁重劳动,完不成还要加刑。廖晓英,潼南高级教师。写了决裂书后反悔,被以生产任务未完成为借口而延教,现因拒写诽谤书又被延教。

药教(所谓药教,就是被强制戒毒的吸毒人员。用来监视大法弟子,"有功"的可以减刑)为虎作伥,狐假虎威,随意处罚功友:张惠兰(52岁,长寿电厂子弟校退休教师)就因与老乡谈了几句话被管教罚站三天,现转到三中队。

一中队主要打丝带,做扎染,(为日本人做和服和帽子)

二中队:

功友以绝食作斗争,争取合法的炼功环境,被强行灌鼻管的有王爱华等。
刘新宇,30岁。西师家属。长期被关黑屋,带手铐长达三个月。被药教用袜子和帕子堵嘴。功友送的苹果被强行打掉,每顿只半盒饭。
彭昭君,27岁,江北区人,学员黄恩惠(三中队)的女儿,骗她到派出所开结婚证明就被送劳教。理由是她结了婚要旅游,旅游要去北京。
二中队主要做卫生巾,每天80斤。
刘兰,(40多岁)长期被关小间已达三月之久。


广东省兴宁市大法弟子被迫害情况

大法弟子黄红英、黄小红(二姐妹)、黄会华、刘彩贸、林玲玲、刘*建、钟满娇、毛爱群、刘小红、廖海英、温春如、刘利飞(两夫妇)、谢育军等,因今年四月至七月期间去北京上访,被抓后直接送三水劳教二年。
邱金梅、周才英在本地区信访上访被抓。邱金梅送三水劳教1年。周才英被拘留3个多月才放。陈育方因上京上访路上被拦,送回兴宁拘留所无故拘留80多天。张会群七月份在家无故被抓送兴宁拘留所80多天。刘思梅12月在家被抓,至今还关在兴宁看守所,情况不详。

本市合水镇派出所所长曾宗安为首的邪恶势力,对学员进行监视、抓捕、抄家、拷打、罚款。曾宗安两次动手打大法弟子黄红英,她在被打的情况下,对大法坚定不移。被派出所的人称她象刘胡兰。

合水派出所电话:0753—3551112
所长曾宗安电话:13902783402


北京海淀区看守所残害大法弟子

12月17日和19日,黑龙江省双城县临江乡四名大法弟子到天安门和平请愿,先后被抓进海淀区看守所。因大法弟子不肯道出身份而受酷刑。他(她)们共一男三女,年龄约45~60岁。其中一名女弟子被牢头用5桶冷水浇身,浇后安然无恙。牢头当晚腹痛难忍,求助医生。

另一女弟子被灌神经治疗药。按正常药量灌了两片之后每半小时观察一次反应。1小时后见无反应又灌第二次,这次是加倍量,又一小时仍不见反应,又加大剂量灌了第三次。这三次共灌了十几片,仍无任何反应。又准备灌第四次,被众大法弟子制止,但狱警要大家把要灌的药片分吃后才算结束。狱警见大家还是不说,就又改变了手段,让同牢的犯人弯腰撅一夜。

12月21日,当地派出所派2名年轻警察将他(她)们押回。23日237次列车上男弟子逃跑,三名女弟子被押在县看守所行政拘留。


吉林省榆树县看守所对大法弟子施贴刑

在99年7。22以后,榆树县一中女教师XXX因进京上访被县看守所关押。期间用多种酷刑妄图使其转化,均未奏效。最后用了贴刑(只有死刑犯才用的刑罚,据说这种刑罚是将四肢伸展绑牢后折磨)。该女教师虽身体瘦小但未被转化,至今尚未释放。


广州消息

广州第一军医大学炼功点学员刘建民、贾国杰、罗沛瑜、钟丽和陈汉瑜因派发真相资料被刑事拘留,至今仍未有消息。

广州12月27日又开始办法轮功学员转化学习班,听说要到元月8日结束。


大兴县北京团河农场电话

总机:69243178, 69243179
场长办: 69243365
管教科: 69243362


邪恶的恐惧

12月25日上午,我和一位功友在去天安门的途中经过南池子大街,街上行人很少,我们看到街道两旁有许多公用电话亭,就决定将事先准备好的洪法小诗粘贴到电话亭里,这样,既不易被轻易发现,又能够向每一个来打电话的路人洪法。于是,我们每个电话亭都不放过地贴满了整条街道。

大约中午,我们顺着原路返回时,想看一看诗贴是否还在,却发现几乎街上所有的电话亭旁边或离电话亭不远的地方,都有一个或几个便衣蹲点,表面上若无其事,眼睛却不停地扫视着路上的每一个行人,电话亭中的洪法诗贴也已不知去向。于是,我对旁边的功友说:"一张小小的诗贴,他们也这样大动干戈!"功友笑笑说:"这不正是暴露出了邪恶的恐惧吗?"

是啊,邪恶赖以生存的谎言与假象被揭穿得越来越多,它们不就是越来越恐惧吗?它们或许已经感到末日近矣!我们应该加紧用更多有效的方式全面开展说明真相的活动,让更多的世人知道法轮大法好,让更多的众生得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