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法正过来,我才觉得自在了。”

记舍身护法的武汉大法弟子田宝珍


【明慧网2000年12月29日】2000年12月11日晚7时30分,到北京上访舍身护法的武汉大法弟子田宝珍在经历了长达一周的持续剧烈咳嗽后,于家中突然去世。这一不幸事实,令田大姐家人难以承受,也让熟悉了解田大姐的同修们悲愤不已。

田宝珍,毕业于上海华东纺织工学院,原为湖北省纺织建筑设计院工程师。她为人善良、耿直,工作勤恳。1999年7月法轮功在中国遭到残酷镇压1年多来,田大姐为大法到处奔波,向世人讲清真象,付出了巨大的心血。今年11月中旬,她和几位武汉同修一起到北京为大法伸冤。11月20日上午,她和同修们在天安门金水桥打开了大法横幅,随即被警察带到北京市天安门分局,因拒绝说出姓名和住址,被关押在天安门分局的地牢中。在地牢中,她与当天被抓的上百名大法弟子仍高呼“法轮大法好”,并以绝食向非法关押大法弟子的警察当局表示抗议。20日下午5点左右,拒不说出地址的田大姐和另一位同行的武汉大法弟子张婆婆被转往宣武看守所关押。田大姐被关在9号牢房,张婆婆被关在10号牢房。田大姐和张婆婆在看守所继续绝食抗议。第三天看守所开始对绝食的大法弟子强行灌食、打点滴。大法弟子不配合就被打,抽耳光。灌食时,看守所人员将大法弟子靠在墙边,一人抓头发将头扳住,双手被反剪,两人踩住大法弟子的双腿,粗暴地将灌食的管子插入大法弟子的喉管。几天后,张婆婆被提审时经过田大姐牢房,看到田大姐已经瘦得不成人形。这时张婆婆本人也虚弱不堪。到12月1号晚,怕出人命的宣武看守所将奄奄一息、便血不止的张婆婆放了出去。田大姐则被继续关押着。

12月5号晨,田大姐在河南郑州给武汉家中打电话,告知自己到了郑州,将乘火车回武汉,要老伴邹金明去火车站接人,电话中说话声音已是有气无力。估计田宝珍大姐是4号从宣武看守所被放出来的。邹金明在车站见到田大姐时,看到田大姐瘦得吓人,仿佛风吹就要倒的样子。连忙叫出租车将田大姐接回家中。田大姐回到家中一直咳嗽不停,胸部疼痛,卫生纸一用就是一堆。田大姐以极大的毅力忍受着痛苦,情况好一阵坏一阵,家人以为调理一段时间也许会慢慢好转,谁知11号晚7时左右,田大姐突然讲不出话来,家人赶紧打急救电话,但已经来不及了。7时30分,田大姐溘然去世。

在北京天安门公安分局和宣武看守所,田大姐一直以绝食抗议非法关押,时间长达10余天,加之看守所野蛮灌食时可能戳伤肺部,她的死,政府当局和北京宣武看守所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田宝珍大姐在修炼中总是以法为师,不断向内找自己的不足。回到家中,她也没有过多地谈她在看守所的遭遇。临终前几个小时,她还在跟老伴说:“我做得很不够,我还没有修好。”老伴邹金明心疼地说:“你不要这样,你已经做得很好,做得很伟大,你不愧为李老师的弟子!”

田宝珍大姐到北京临行前给老伴邹金明留了一封信。信中是这样写得:“金明:你好!我此次走,心里非常坦然,应该站出来为宇宙大法伸冤,这是修炼人应该做的事情,同时是了愿。《洪吟》:「同心来世间,得法已在先。他日飞天去,自在法无边。」

“所以我应该迈出这一步,是非常必要的,向世人讲清真象,遇到苦把它当成乐,时时想到自己是个修炼的人,把一切执著心放下,过好每一关。请放心,我把师父的话记在心中:「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象、用慈悲去洪法与救渡世人,这就是在建立觉者的威德。」不管今后遇到什么事情,你都不要害怕,面对现实,把心放下,一切邪恶即将去除尽。只有法正过来,我才觉得自在了。

“希望你做好儿子的工作,也是摆放你的位置,我每次在关键时刻,你能做好一切,我心中都有数,所以我一切都随其自然。”

田宝珍大姐以生命实践了自己的神圣誓言。12月13日,武汉市武昌区和汉口的数十名大法弟子自发参加了田宝珍大姐的追悼会,大法弟子敬献的挽联上写着:“严冬冷雪梅先放,浩气忠魂励同修”,以表达对这位舍生护法的伟大同修的深深敬意,和对邪恶即将除尽、光明即将到来的信念。

武汉大法弟子将踏着这位先行同修的伟大足迹,继续洪法护法,窒息邪恶,让“绝微绝洪败物平”的那一天早日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