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正志坚 魔难自退

【明慧网2000年12月29日】我是25号去天安门的。我在升国旗的时候去的,我在天安门的时候把横幅取出来,在天安门上喊:“法轮大法好”。2个便衣就把我抓起来,我不走,他们强行把我拉到车前,我不上,喊“大法好”,他们对我拳打脚踢,最后用手把我头拽住拖上车。上车之后我还喊大法好,他们打我的脸,我不知道打了多少次,但是一点也不疼。

上车之后把我们拉到分局去,问我们的名字,我们不说,最后把我们关在一个后院子里,那里已经有几十人了,里面的弟子一起鼓掌,我激动得哭了,同修说不要哭,不要让邪魔看见!我说我是激动的哭。当时,我们的学员很静,我就建议大家背师父的洪吟《苦其心志》,大家就背,那时,我就感到声音越大,越洪亮,公安就越不问,不背的、声音小的,公安就越盘问,或者把你单独叫到一个地方去。我感到,有怕心魔才能动你。我就和功友们说,我们是另外空间的物质,我们把心放纯净了,魔就不敢动我们,慢慢的学员把心放下,声音大了。他们不让背,让我们好好地站着。后来人又多了,我们就把怀里的横幅拿出来,喊“大法好”,喊“还大法清白”、“还师父清白”。

公安们抢我们的横幅,打我们,学员为了保护横幅,手都被打坏了,后来又进来一批学员,都是年轻的男弟子,他们又把横幅拿出来,公安又抓又抢,我们就用身体护着,为了保护学员很多弟子被打,我的头也被橡皮棍打了一下,但是一点也不疼。后来我们想我们没有犯罪,不应该被关在这里,我们要出去,于是,我们就往出冲,这时公安不让我们出去,挡着我们、打我们,我们没有冲出去。后来他们调来了很多公安和武警冲进来打我们,把我们个别学员带走,我们不让他们带,他们强行带走。他们怕我们男学员闹事,于是,把男学员全部带走,这时,学员陆陆续续地在进,我们始终在喊口号,这时学员的心越来越齐了,声音也越来越大。

我们又把横幅拿出来,他们来抢,我们一个横幅十几个人在拿,他们抢时,我们很多没拿横幅的学员挡在横幅前,不让它们抢走。就这样持续了很长时间,它们一次不行,就来第二次,但始终未得逞,这时我们大喊:“还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还我们自由”、“把我们被抓的功友放出来”,它们被我们震住了,就不管我们了。后来我们就把二十多条横幅挂在墙上,把随身带去的大法资料给他们看,也贴在了墙上,它们要撕掉,被我们制止了,说:“你们不要撕,这是做坏事”,他们也就不撕了。

第二次,我们还要往出冲,但是未冲出去,一个警察拿棍子打我们,我们学员用身体挡着被打的学员,同时在喊“窒息邪恶”、“窒息邪恶”声音非常震撼,把那个警察吓得后退了两步,棍子也放下了,我们接着又喊“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警察吓得变了色。这时有的武警被感动得掉了眼泪,有的武警说:“我们保持中正,不打你们,但是我们得执行任务。”

这时外面的群众很多,有一位妇女通过档栏对他们说:“法轮功学员都是好人,外面发的资料我们都看了,你们别再难为他们了。”武警训斥他们,让她从档杆下去,说如果不下去,那你就进来。她说:“从哪儿进去?我也去。”也有的群众告诉他们:不要为难学员了。有一个小武警居然也在后面喊:“法轮大法好”。

警察这时全部撤离现场,只有几个武警在看着我们。我们被警察带走的时候,口号一刻也没有停过,直到我们被带走,我们被关在拘留所里,警察问我们有什么需要,吃点什么,冷不冷,要是没什么问题,那你们就练功吧。他们居然对法也有一些了解,给我们谈了一些关于大法的事情。

我们被关了24个小时,后来一个车把我们带走,我们不知道会被带到什么地方去,但我们有一念:绝不能被拘留。如果要进去,有的学员要绝食,有的学员要进去就死在他们面前,但我们被拉到廊坊之后,说:你们把姓名地址说了之后,就可以走,但我们没说,他们就说:你们不可以写假名吗?于是,我们就都下来了。

(大陆弟子)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