狱中感悟

【明慧网2000年12月30日】(牢房经常被突袭搜查,我的日记也留不住,东一片西一张的纸头,也不能记日期和顺序了)

【△】在被警察抓住的那一刻,心一下子沉了下去,都有点控制不住的慌乱,只好用沉默来对付他们。想到那些还没有完成的事,心里很难过。看到那么多同修学员都被抓了,真希望这不是真的。但想到自己是个修炼人,心中的各种冲动也就平静了。

晚上被押到监狱,那昏暗的长走廊阴森透凉,霉湿的寒气卷起的风扑面打来。把我推进牢房后,铁门就哐地摔过来锁了,而牢里一群光头纹身、形象猥秽的囚犯都盯着我,我介绍了一声自己,也没人答理我。等听到门外狱警走远了,有人命令我“猫着”,又有几个凶眉恶眼的人把我弄到便池上,彻底剥光,再执行所谓的“规矩”。听说我是炼功人竟来得更狠,真以为自己从人间到了地狱。被他们暴打后,皮肉上是一块块青紫的,但自己感受身上的气脉浩浩荡荡的,又好象很静很深。身体里还有个完全强壮的自己,别人问我说怎么样?我没说什么。半夜静的时候看看周围再看看自己,也觉得诧异。象我这样的“秀才架子”,如果换了常人怕是早就报废了。

【△】在这间狭小的牢里,能看到外面的一点天空,更发现这个世界的玄妙,其实在我所看到的一切都明明白白,光明灿烂的。心中的喜悦不断涌现,从细微的粒子到宏观的世界,宇宙都显现在心中,没有阻挡。而他们执著的,或我曾经执著的东西,显现出来是那么虚浮,在光明中冰消雪融,象物态的升华,“同化法光”。

这周围的环境是污杂的,人们整天谈论的情欲和各种污秽,一开腔答话,一动念就是业和魔的东西,时时考验着我。修炼呀,“真善忍存”这才是纯净的。有时觉得身里身外的事和物、周围的一动一静、自己的举动言行,都蕴涵着大法的玄机,灰墙铁闸、狱警恶囚的斥骂拳脚,还有那风寒饥渴皆可破。在这里我觉得全身都笼罩在法轮的光辉中,愈是艰难,愈是饥寒困苦,这个场就愈明显。而人生的苦难,体验后才发现其意义,忍受煎熬中才发现师父说的“功修有路心为径 大法无边苦做舟”。

【△】当自己的头被人踩在地下,感受到鞋底碾着我的脸,痛确是浸人心髓的,鞋底的味道告诉自己,这业是要由自己一分分来消的。

【△】听说陈师兄又被“穿针钉镣”了,看到其他师兄为抗暴护法而绝食、撞墙,为印证大法用生命护法,看到这放下生死的实修,我明白放下生是关,放下死也是一大关,越是这样恶劣的环境,忍越强大。修炼中步步是关,关关要闯!语言是苍白的,智慧也是肤浅的,佛法本身是这么的精彩玄奥。

【△】好心人建议我是否能只在口头上表示“不炼了”,我说“不行”。神和人不一样,神是身神一致、言行统一的。

有人问我为什么会参加这么危险的事,还明明知道会有什么“后果”,我说:其实就是得法和修炼铸就的那心中的一念,为了大法的那一念。

我原来一直在等,期待着师父给演化个什么,其实师父早已给了我们一切,只是自己的执著心挡着。自己的念一正,就得了,还要等什么?等的只是放弃自己的迷惑和执著。我在修炼道路上,当悟到点什么时,就要去做到,他后面就有相应的一层一层的新天地,而不去做就不会有。师父说:“事事对照,做到是修”。真的玄妙无比,原来这就是登天的“梯子”。

【△】又有个警察问我:你本有很好的事业,有大好前途,怎么会做这样的傻事呢?我就给他们背了段《论语》。我告诉他们,好比原是个瞎子,现在突然开了眼,见到了精彩真实的世界,而再想要我闭眼,回到过去的黑暗中去,这我是不能接受的。我已得到了这个“新世界”,这是没有谁能破坏得了的。佛法在别人看起来觉得有哲理,看到智慧,而使我震动的是佛法本身。

【△】现在我在狱中修炼,虽然被关进牢房,但修炼并不受妨碍,修炼是最美好的,也是不可阻挡的。从前的我似一片败叶,掉地随风飘荡,落水随波逐流,而现在我是修炼人,是法轮佛法的修炼人,修炼的心一定下来,雷打不动——山为之啸,水为之腾,天为之靖!

【△】昨夜梦到亲人和孩子,那是遍抚儿身舐儿面,扯肝恸肠咽欷歔。这情伤是痛彻魂销的了。常人往往用到真时才讲点真;需要善时才讲点善;不得不忍时才讲点忍,而在修炼中,时时要同化真善忍,才能悟到佛法的光明。我明白这心里涌动的喜与悲总是和着自己生命中的因缘,情中的乾坤。放下情也就花自开落、水自流了。这些喜乐、愁苦、哀怒、所有人的心感受到的不都是业?这些酸痛冻饿、情欲、思念都是业。这个所见所感把它们放慢节奏来分解,没有什么不该消的业,没有什么不该符合真、善、忍的标准的。我觉出自己身体里有丝丝缕缕的不纯的东西、诱人的欲念、难人的杂念迷雾般不断地跑出来,用大法去对照、去悟,就象感受佛光,象佛光照透全身,照亮苍宇。心一正就得了。那脏的东西,不纯的东西就消去了,摆不住了。

【△】炼静功时感受到时间的节奏,这种缓慢,就好似清澈的渗透,彻底地渗透,节奏放慢到那样的状态,把那根神经放松到自由的状态,到空荡荡的状态,让身体空旷真美妙。我感到自己在静修时一定要放下所有的念头,才见到新的东西,更真实的世界会闪出一角,而这静是在这噪杂的环境中的静,要做到视而不见,听而不闻,放下执著,用警察的话说:“看他们都是透明的了。”如果不投身其中是无法想象的,只有在这样的现实环境中才能悟到。/心静不动去各种执著,也需要身体的净与静的配合,修心性需要自身德的物质演化来配合,悟的是真善忍。全身放松,炼功打坐原来也是放下执著,入静其实还是表面的。

【△】有时心里悟到点什么,我总无法记下来,是因为好象一写就把一个活的想法固定住了,限制住了。往往文字以外的各方面的东西都丢失了,要描述一点悟到的东西,常发现没法说得清楚,如小狗吃天,无从下口。而在悟的过程中,在心里去看去分辨很丰富,生动而变化,真实又玄妙。这些虽然也还是肤浅的东西,但表达出来,就成了枯燥的概念了,失去了生命的光芒,也失去了生命的内容。而悟到点什么想记下来时,就发现这个问题其实师父都已经讲过了,很明白地讲了。大法直指人心。

【△】关在这里的是些刑事犯,一般都是社会上的顽劣,抓他们坐牢也算是“用霹雳手段,显菩萨心肠。”他们虽不悟佛法,而佛法是神奇的。真善忍是能纯净人性的。我们修炼人的言行对他们产生了影响,他们那打人的手软了,欺弱的心收敛了,环境在不断地变化,牢友们变得谦让和知耻了,省心自律中发现忍的天空,知道分辨真假善恶了,警察也客气些了。法轮常转不止,有缘人自然得益。

【△】今天审讯之后,检查官说公事办完了,我们随便聊聊吧。他说:你为你的家庭想过吗?你的事对他们的现在和以后都会有影响呢。我说:我知道。实际上因为我的这个刑事记录,已经影响我全家的生活。我父母本来过着平静的退休生活,而现在已一锅糊粥了;我妻子辞职前曾是公务员,但现在要想再考公务员是不行了,她甚至出去找工作也会受影响;女儿在学校会因为有个坐牢的爸爸而抬不起头,甚至女儿读书将来考学也会受影响;亲戚朋友们担惊受怕被牵连。但是,我并无选择,我只有无奈。为我修炼他们付出了代价,将来我会尽量弥补的。可叹全国的修炼人,很多都与我有相同的境遇,有些甚至比我更惨,我倒是希望政府不要这么干。国内几千万修炼人算不算“人民”呢?我们修心养德的修炼愿望算不算民意呢?我们选择了修炼的生活方式,哪里就“争夺了人民群众”?哪里就会破坏什么?实际上人不修德而以这种压迫得到的结果总不能永久。我只希望有一天,人们会放下狭隘的阶级观念、正视自己、善意待人、理解世界。

他说:你是不是被洗脑了?国家抓得这么凶,你们还这么坚定炼功,不好理解。我说:其实,我们这样的人,经历了“文革”那种灵与肉的冲击,也经历了“下海经商”金钱利益的洗涤,对世界科技文化和人类历史沧桑的认识都不只是字面的理解了,我以我素心直面判断真伪,自己的本色是“洗”不去的。我们修炼是发自根本的生命过程,正是我从人生的迷雾中觉悟,而正是我的师父给了我一切。其实我还没有说出一点佛法的玄妙。我们坚持修炼,也在修炼中觉悟,你若希望理解,除非修炼。

今天被提审,在走廊上见到小师妹也被女警察押去哪里。看着她这么纤弱的人也被这样摧残,心中的酸楚和难过一下子堵在了一起。走进时,她也发现了我,苍白的脸上竟露出灿烂的微笑,那样的圣洁,那样的沉稳和坚定?什么是日月光辉?什么叫天花烂漫!虽然警察不准我们说话,但又何须说什么呢?原来看到密勒日巴佛、释迦牟尼佛、耶稣等经历的种种苦难,总觉得不可想象,而现在看来竟那么自然和生动。

(一狱中大法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