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家庄栾城县方村乡政府恶行 【明慧网】

石家庄栾城县方村乡政府恶行

【明慧网2000年12月30日】我是一名大法弟子,12月3日在河北省石家庄郊区栾城县方村镇南栗村发放大法资料时,被村治保会的人发现带到方村乡政府信访办公室(大约是中午时分)。

因他们的互联网中记录了大量大法弟子的情况,能够根据个人姓名得知相关家庭、学校或单位情况,进而影响一片。这种株连九族政策我早已深受其害。为了不牵累任何人,我声明个人承担一切后果,不再回答他们的任何问题包括个人姓名。一名女工作人员恶声恶气地威胁说:“真要尝尝皮肉之苦吗?”我善意地说:“为了不牵连无辜,使你们少做坏事,打死也不说。”另一女工作人员当即踹我一脚。

接着叫来五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把我带到信访办公室里面的一间小屋逼问我。不说就开始轮番对我拳打脚踢。当我指出打人违法时,它们竟变本加厉拿书包扣住我的头,又是雨点般拳脚加身。我扯下书包大声说:“你们敢打还怕人看吗?有胆的报上名来!”它们居然厚颜无耻地边踢我边说:“谁打你了!谁打你了!”又揪着我面向墙,叫我举手抱头,一会儿又叫我并齐两脚,手贴裤线,我一概不从,它们就从背后踹我后腰,踢得我扑到墙上站不起来,站起又被踢倒......

接着又拿出下九流的招术,把写着骂师父话的纸贴在墙上让我看,我豁出命也要保护师父清白,不顾一切奋力撕扯。它们立即拳脚相加阻止我撕:当胸一拳打得我撞在门上;冲我小腹就是一脚,踹得我跌坐墙根。一次次直直把我踹得仰面朝天倒在地上,直到我腕上手表震裂,掌根一片青紫,肿起老高。还肆意把穿着皮鞋的大脚踏在我左脸上。我什么也不顾,踢倒爬起来再撕,再踢倒爬起来还撕,直到把五张纸全部撕得粉碎扔到地上。有一人还不罢休,口出脏话辱骂师父,我真为它们难过,厉声断喝:“闭住你那被魔利用的嘴!”又招来一阵乱打(打时我一声不吭)。

它们打累了就改变阴招。两个女公务员拿来一本污蔑法轮功的小册子给我念。只要它一念,我就背《无存》,其中一个穿黑羊毛衫、戴眼镜的女公务员站起来打我耳光。接着又换那几个男工作人员给我念,我还是背《无存》,又一顿拳打脚踢。一男子拿杂志卷成筒抽我嘴,抽完还高举着杂志说“怕不怕”,我已两顿饭没吃,被打得两耳轰鸣,说不出话。但我坚定地把下巴一抬,它马上软了下来,改换口气:“不怕,不打了。”至此,这群恶徒发泄了两个多小时我已被打得两眼冒金星,浑身巨痛,站立不稳,几乎昏倒。

到现在几天过去了,身上还大片青紫,举步维艰。就在堂堂一级乡政府信访办公室,光天化日之下,五名年青力壮的国家工作人员对一手无寸铁的瘦弱女子下此毒手,难道这就是乡政府的信访办?真不敢相信这是在乡政府机关里。这就是那个厚颜无耻的江泽民,向全世界撒谎,什么中国人权最好的时候,这才真正是吃着XX党,喝着XX党,往XX党脸上抹黑的人中败类。

在此,正告那些还在做恶的帮凶:善恶有报是不变的天理,为了自己免受层层地狱的煎熬,为了自己不至落得在无穷无尽的偿还业债的痛苦中被灭尽的下场,请善待大法弟子。

另:提醒广大学员,现各公安机关、派出所改变策略,通过聊天、拉家常的闲谈方式创造一种轻松的气氛,让不报姓名的学员放松警惕,自由谈话中暴露自己相关情况,无意中给它们提供了继续追查的线索。

(一大法弟子供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