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北京之行


【明慧网2000年12月30日】 10月29日,因为法轮功问题我被带到厂保卫科询问,当地区办案人员问我为什么要炼法轮功时,我答:"以前我修炼得并不坚定,但是我看到网上消息说你们是怎么迫害大法弟子时,我很难过,于是开始认真炼功了。"他们说:"你是被网上消息欺骗了,我们对大法弟子不打不骂,态度很好,你身边的大法弟子有挨打的吗?"我想,虽然有处分、下岗等不公正待遇,好象毕竟是少数人挨打,也不是亲眼所见,就这样对法的不坚定使我轻易地相信了他们的谎言。

11月3日,终于接到丈夫从北京办事处打来的电话,说他在北京上访时挨打了,而且打得非常狠,他忍不住就说了姓名地址。听完电话,痛悔之情油然而生,大法是那样博大,师父是那么慈悲,而我却因执著太重而迷失了方向,我哪里还算一个修炼者呀!不行,我告诉自己,作为大法弟子,我必须要从人中走出去护法、正法,去助师世间行。11月4日,我踏上了东行的列车,去北京上访。

11月6日中午,我到达北京天安门广场,因炼功被带进前门派出所,同时带去的30多人被暂时看管在院子里,有一个公安边指着我们边说:"稳定情绪向内找!"我们马上意识到这是老师在借他之口点化我们。大概过了半小时,我们被带到厕所对面的房子里,大家开始背《论语》、《洪吟》、《精进要旨》,刚背完一遍,干扰就来了,公安开始一个一个叫人去问姓名和地址,但大家都坚决不说,其中有两个三十多岁的大姐和一个十四五岁的小姑娘挨打了。而哭哭啼啼的小姑娘却说"大法弟子要坚强"。接着不断有人到这间房子里来认人。问:"你是从哪儿来的?",答:"法轮世界来的。"又问:"你叫什么名字"?答:"大法弟子"。问:"你来干什么"?答:"上访、护法、正法!"正说话间又来了三位大法弟子,她们是骑着两辆自行车用了三天时间到了北京,然后90元卖了自行车,有人问:"没车子你们怎么回家呢"?她们说:"法不正过来,我们就不回了"。

到了晚上8点钟左右,北京的天已经黑了,我们被带到斜对面有铁栅栏的房子里被关起来,这里有两条长凳子,先前我看到的这一屋子人已不知所终。这一晚,大家集体炼功,互相交流,又提高了不少。可是到了半夜公安不让我们上厕所,一位老太太都把屎拉在了裤子里,我们心里很难过。

第二天早晨8点多,我们30多人又被带到了地下室,同样有铁栅栏,但却没有了长凳子,看来随着关押地点的转移,待遇在逐渐得降低,五六十岁的老太太也只能和年轻人一道坐在冰凉的地上。这一天可真热闹,五湖四海、大江南北的同修们纷纷赶来,陆续被关进这间地下室,先有一个老太太被拖进来时边哭边喊:"你们没权关我们,我们来上访又不犯法,你们凭什么打人"?年青力壮的公安便恼羞成怒地"啪""啪"打了她几耳光,当着众人的面,他们连遮羞布都扯了,而老太太的脸也肿了老高。接着又有一个戴眼镜的中年女子被连推带搡地关进来,这女子跟他们理论时说:"从你们的角度看,你们以为把我们当犯人关在了栅栏这边;而从我们的角度看,你们把自己关在了栅栏那边,还迷在其中始终不悟。"大家立刻鼓掌:"说得好"!有一位40多岁的大姐姐被关进来时,红毛衣上沾满了血迹,开始我们还认为是绣的花,但马上发现她的头被打破了,还在不停的淌血,只因她在天安门广场高喊:"法轮大法好"声音最大,举着条幅跑的最远,所以打的也最狠,还有一位大哥也被打的鼻血直流。看到这些我再也忍不住了,眼泪夺眶而出。

晚上7点多,有38人被带走了,剩下的48人到了8点多又被带走了44人,男女各22人。我和第二批人一起被压上一辆大轿子车,并且只容许少部分人坐在座位上,其他人被强行按着蹲在过道里,车大约走了半小时左右,开进了一个大院。接下来的程序是:先让我们蹲在院子里,一个一个被喊进去编号照相,之后有三个两个地被带去审讯,好象是在分配任务,每个科室都得分别带人去审。

我很快被带进了拘留所,一个56岁的老太太先是被铐在房子里的柜子旁,过了一两个小时仍不说,就吊在院子里!直到第二天左手五个手指都不能动。而与我们同来的其他12名女同修也不知又被带到哪里去了,我们就再也没有见过她们。北京寒冷的冬夜啊!怎能容忍这样的邪恶在眼底蔓延呢?

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排除干扰》。李老师在《融法》中说:“佛光普照,礼义圆明。共同精进,前程光明”。同修们!在正法修炼的大道上,每一关都得自己去闯,每一难都得坚强承受,那些在磨难中等待我们的同修们,正在不断的受苦,我们还能继续打着修炼的幌子坐等光明吗?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