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勒日巴佛修炼故事(十一)


【明慧网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喜马拉雅山历来是修炼人很多的地方,人们过着淳朴的生活,人人善歌善舞,除此之外就是崇奉佛法。当时有位修炼者叫密勒日巴。众佛菩萨都是多生多劫修行的结果,可是密勒日巴却在一生一世中成就了与这些佛菩萨相等的功德,后来成为藏密白教的始祖。

(接前文)
这位操普博士,在布林村上有个情妇。他就叫这个女人在奶酪里面放了毒药,拿去供养尊者,准备毒死他。操普答应这女人如将此事办妥,一定送她一块大碧玉。这个女人以为他说的话是真的,就把毒药放在奶酪里面到崖城来供养尊者。

那时尊者早已知悉一切。尊者观察因缘,知道有缘的众生都已经化度。毒药虽不能伤害自己,但自己涅槃的日子也将到了,就准备接受毒药的供养。但是尊者知道,如果在供养毒奶以前,这个女人没有拿到玉石,那么,她就再也不会得到了,因为操普博士是决不会再把玉石给她的,所以尊者就对这个女人说:“现在我不要吃,请你以后再拿来,也许那时我就要吃了。”

她听了尊者的话,心中又疑惑又害怕,猜想尊者大概已经知道奶里有毒了,就在十分不安的情绪中回去了。

她见操普博士,就把经过的情形告诉他,并且说尊者一定有神通所以不肯吃。

操普说:“哼!他要是有神通的话,就不会叫你以后再拿给他,或是会叫你自己把这毒奶吃掉的!他不这样做而叫你以后拿来,明明表示他没有神通。现在你先把这块玉石拿去罢,你再把奶酪拿给他,你这次去一定要他吃掉!”于是就把玉石给她了。

她说:“大家都相信他一定是有神通的,因为他有神通所以昨天没有吃。今天再拿去,他也决不会吃的。我怕得很,不敢去,我宁愿不要这块玉石。请你宽恕我,这桩事情我无法替你办到。”

操普说道:“世上只有愚人凡夫才相信他有神通,因为他们不看经书,不懂道理,所以被他的诳话欺骗了。我看的经书中,有神通的人不是像他这个样子的!我负责保证他没有神通。现在你再把有毒的奶酪拿去给他吃,若是我们目的达到,我一定不会辜负你的。我们相恋了这么久,以后也用不着怕人说闲话了,你要把此事办成功干脆我就跟你结婚,那时不但这块玉石是你的,我外面的财产和家中的财产,也一齐都交给你管,我俩祸福相共,白头偕老,你看好不好!”

这个女人以为他说的话都是真的,就又把毒药放在奶酪里回到愿乐吉祥坡来供养尊者。尊者破颜微笑地接受了。那个女人心里想:博士的话真不错,他真没有什么神通!

尊者就微笑地对她说道:“你做这个事情的代价——那块玉石,拿到手没有?”

她一听,口张得大大的,惊骇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一时惭惧交集,吓得混身发抖,脸色全青;一面礼拜,一面哭着颤声的说道:“玉石得到手了,但是请您不要吃这奶酪,将它给我吧!”

尊者说:“你要它干什么?”

她哀泣道:“让造作罪业的我吃下去算了!”

尊者说:“一来我不忍叫你吃下去,因为你太可怜了;二来如果我不接受你的供品,我就违背了菩萨学处,犯根本堕。特别是我此生的自、他、度生事业都已经圆满,到别的世界去时候也已经到了。其实呢,你的供品并不能伤我,吃与不吃丝毫没有什么关系。如果我吃了你前次送的奶酪,那么你的玉石恐怕就得不到手了,所以我没有吃。现在既然你的玉石已经到手,我也就可以安心地吃,同时他也就可以满足他的愿望了!再说,他虽然答应你将此事办成之后,给你这个、给你那个,可是这些话是靠不住的。他所说的关于我的话,一句真的也没有。日后你们二人会发生很大的懊悔!那时你们最好从此真正的忏悔,好好的学佛;即使不然,至少也要牢记,将来如果遇有性命交关的事切莫再造罪业了!向我及我的传承虔诚祈祷吧!

“你们两人常常抛弃快乐幸福,自找痛苦。这一次你们所造的罪业,我要发愿替你们清净忏除。为了你们的安全,这一次所做的事情,虽然迟早都会为大家知道,在我没有死以前,却切不要对人说。我这个老头子,从前所说的话究竟是真是假,你们没有亲眼看见,也许不相信,这一次你亲眼看见,总相信我的话不是假的吧!”说完,尊者就把毒奶喝下去了。

那个女人回去告诉操普博士经过的情形,操普说:“锅里菜不一定都是好吃的,人说的话不一定都是真的!只要他吃了毒奶,我的目的达到了,你少说话,悄悄的不要作声好了。”

尊者于是传话给亭日鸭龙各处的信士施主和其他各处从未见过他的人们,都来朝见。他的徒弟们原都在准备法会的。听见这个消息,许多人都不相信,大家都来集会了。尊者就连续地向他们大众说了许多天的法。详尽地解说世俗谛的因果道理,和胜义谛的心要指示。他说法的时候,许多上根弟子都亲眼看见无量佛菩萨在空中听尊者说法。有的人看见空中地上充满了人与非人的听众都在欢喜的听法。大家又都看见,天空中显出五色的虹光,胜幢等各种彩云遍满了虚空;五色鲜花如雨一般的从天空中降下来,异香阵阵扑鼻;同时悦耳的音乐也从空中传出来。

听法的弟子中有人就请问尊者:“我们觉得天上天下到处都有天人在听法,眼前又亲见这许多的稀有瑞兆,究竟是什么缘故呢?”

尊者回答说:“天人和善神在空中听我说法,供养我胜妙五欲。因为你们听法的人都是瑜伽行者和有善根的信士,所以你们也心生欢喜,看见这许多的瑞兆。”

有的人则问道:“为什么我们不能看见这些天人呢?”

尊者说:“天人里面,有许多是登地的菩萨和得了不退转位的,想要亲见他们,一定要有天眼通,至低限度也需福慧二种资粮聚集得够,烦恼所知二障的习气不太深重才行。如果能够见到佛菩萨,那么其他的眷属也就自然见到了。你们若要想见到佛菩萨,一定要忏罪集资,努力修行,将来一定可以见到最殊胜的佛陀——自心——的。”

尊者说完法,听法的大众中,上根的人都证悟了自心法身的道理;中根的人生起了乐、明、无念的殊胜觉受,趋入大道;所有与会的人都生起了大菩提心。

尊者说:“来听这一次法会的僧、俗、人、天大众都曾在前生发了善愿,所以现在大家能在此聚集,这是佛法因缘的集会。我这个老头子,现在已经非常衰迈了,今生我们能否再见面,实在很难说。但是我向你们所说的法,都是真实不虚的,希望你们如法修持。在我的佛刹中,当我现身成佛的时候,你们将都是我说法第一会中的闻法弟子,所以你们应该欢喜!”

鸭龙地方的弟子们就问尊者嘱咐的用意,是不是因为度生已毕要涅槃了?大家请求尊者如果真是就要涅槃,无论如何要在鸭龙去涅槃,不然的话最少也要到鸭龙去一次。他们哭哭啼啼的坚持着要求尊者到鸭龙去;亭日曲巴和其他各地的人也都要求尊者到他们的地方去。

尊者说:“我这个老头子不到鸭龙去了,我在布林和曲巴住着等死好了。现在我们大家发一个善愿吧:愿将来都在空行净土中相见。”

弟子们就说:“尊者倘使真不能去,那只好请尊者对所有从前到过的地方都发愿加持,祝福吉祥;一切曾经见过尊者和听过尊者说话的人,以及一切众生,都要请尊者发愿加持祝福吉祥。”

尊者说:“你们都具有这样的信心,使我非常感动;我已本着善心早曾为你们说法,将来我自然更要为自、他一切众生的快乐幸福发愿。”于是尊者就唱了一支发愿歌。

听法的大众都非常欢喜,却又不敢相信,想道:尊者大概不会涅槃罢!鸭龙和布林的徒众都到尊者面前请求加持及祝愿。然后听法大众都各自回去。天上的虹彩等异征也慢慢地消失在太空中了。

布林的人众竭诚地恳请尊者的大弟子惹巴寂光等,请求尊者到毒龙顶窟茅蓬去居住,尊者就在那里去住了些时,为布林村的施主们说法。一天,尊者告诉所有的徒众说:“你们如果对于法上有什么疑问,应该赶快问我,我快要走了。”于是徒众们就预备了会供轮,大家向尊者祈请问法,质疑口授。最后智贡巴和萨问日巴二人启禀尊者说道:“上师老人家啊!由您的话看起来,您很快就会涅槃了,我们简直不能相信。请您长久住世,可以多作利生的事业啊!”

尊者说道:“我的世寿将要尽了,应该化度的众生,也已经化度完了。凡物有生必有死,其实,生亦不过是死的表征罢了!”

过了几天,尊者果然现出生病的征象,弟子雁总惹巴因为尊者生了病,就集合所有的施主及所有的徒弟前来,祈求上师、本尊空行护法、举行会供。同时对尊者说:“上师啊!您老人家是知道长寿法和药物疗治等法的,现在请您本着慈悲来用一下好吗?”

尊者说道:“从根本上讲起来,瑜伽行者是用不着修什么法的!一切逆、顺、境界莫不是道,病也可以,死也可以。尤其是我密勒日巴,把大恩上师马尔巴的法都已经修完了,现在用不着修法求神来帮忙;我可以将仇敌做为心爱的伴侣,还要修法求菩萨做什么用?若说那些妖魔鬼怪呢,早经我降伏,都已变成守护佛教的护法了,所以念咒降妖摇铃打鼓这一套法更用不着。我已经转五毒(即贪、嗔、痴、慢、嫉五种烦恼)成五智如来(「五智」是成所作智、平等性智、妙观察智、大圆镜智、法界体性智。「五如来」是不动佛、宝生佛、阿弥陀佛、不空成就佛、大日如来佛),还要医药六味何用?现在时间已到,生起次第的幻化佛身,法尔要趋入圆满次第的光明法性中,这是无庸更改的!

“世上的人,由於从前所作恶业的果报,今生受生、老、病、死、等等的痛苦,虽然用医药来治疗或是求佛修法,仍旧不能够解除痛苦。无论国王有怎样的权势,勇士有怎样的雄力,富豪有怎样的资财,美人有怎样的姿色,聪明人有怎样的机智,和演说家有怎样的辩才,他们都要终归幻灭和死亡,这一切都不是用任何息、增、怀、诛的方便所能挽救的。你们如果怕痛苦,喜安乐,我有一个方法,可以使你们不受痛苦常享安乐。”

弟子们说:“那么请上师告诉我们吧!”

尊者说:“轮回的一切法,成者终将坏,聚者终将散,生者终将死,爱者终将离。能于此理有决定的觉悟,就应彻底放弃招致苦果的作业:不求财,不营利,依止一位条件具足的上师,依教修行无生法要。你们要知道修行无生空观,是一切修行中最殊胜的。此外还有其他要紧的话,以后再对你们说。”

大弟子惹巴寂光和总惹巴两人齐向尊者说道:“上师!您老人家如果身体健康,长久住世,不是可以多救度一些众生吗?您也许不受我们的请求,住世百年;但是无论如何要请您修一修秘密真言乘的殊胜仪轨,服一点药物,早一点恢复健康。”他们再三的这样恳求。

尊者就说:“如果不是时节因缘已经到了,我原可以照你们二人的话去做。可是如果不是为了利他的缘故而求自己长寿,利用真言仪轨请佛菩萨降临,就等于把皇帝从王座上请下来当佣人使唤一样,这是有罪的。所以你们不应该为了自己,为了此生,而修真言法。如果是为了利益众生的缘故而修真言法,那自然是很好的。我为了一切众生,在无人山中终生修习最了义的仪轨,所以我也再用不着修其他任何的仪轨了。我的心境已经达到了与法界体性一如,不可分离的境界,故不需要再修什么住世法。依着马尔巴上师的口诀良药,把我的五毒完全拔除净尽了,所以我更用不着任何医药。你们如果不能以逆缘为助道,则不能算是真正的学人。如果时节未到,遇见逆境,障碍菩提道,那么服药修法都是应该的。像这般除遣逆缘转成助缘的时节,并非没有。为了超度下根众生的原故,世尊释迦牟尼也曾经受耆婆童子(Jivaka Kumara)的医师诊病服药。但是时节因缘一到,佛陀自己也示现入了涅槃。现在呢,我的时节因缘已到,所以根本用不着服药修法了。”

两大弟子又请问道:“尊者一定要为着利他的缘故到他方世界去,那么就请您告诉我们尊者身后和涅槃时供养的方法,怎样料理遗体,怎样做像建塔。此外,再请您告诉我们徒众,如何以闻、思、修、而行道修习。”

尊者说:“我依着上师马尔巴的恩德,轮回涅槃一切作业皆已净尽。身口意三业在法性中解脱了的瑜伽行者是不一定要留下尸体的;你们用不着造像,也用不着建塔。我没有贪爱寺庙的执著,既没有庙宇,就用不着嘱咐什么人来作主持。你们将高山雪山无人寂寞之处来当做自己的寺庙好了。在高山上你们为了悲悯六道众生而修行,这就是四时最殊胜的造像。了达一切法本来清净,即是修塔建幢。心口如一,从内心的深处发起祈祷就是最胜的供养。

“如果甘与烦恼及我执深重的人为伍,作损恼众生的事情,那就是违背了学佛人应有的操守了。如果是为了降伏五毒和利益众生,表面上好像是在作恶业,实际上却是在行佛道,这是没有关系的。

“仅是了解佛法而不实际修行,虽然多闻却反成障碍;结果一定堕落在三恶道的深渊里去。所以要思维人命无常,对自己所知道的善恶业努力警策与防护,即使绝命亦决不作恶事。简单的说来,学佛人要对自己知耻,才能行道。你们这样地去修行,可能与某一些宗旨乖谬的论典和书籍所说的话相违反;但是这样做去,是与诸佛菩萨的本意相契合的。所有一切闻思的心要,略言之亦不过如是。我也以为这样就足够了。你们若能按照我的话去做,我也就心满意足。你们对轮回涅槃的一切作业,也可以达到究竟。否则以世俗的眼光和方式来满足我的心愿,是毫无利益的。

弟子们深为感动,大家都把这个训示铭记在心。

不久,尊者示现疾病沉重。那时,操普博士带了很精美的酒肉假装着要来供养尊者,来到尊者的面前,讥笑地说道:“唉!像尊者这样的大成就者,是不应该害这样重病的啊!你怎么也会害起病来了呢?如果病能够分给别人的话,你可以分给各大弟子;如果病可以转送的话,就请你把病转送给我吧!您现在是一筹莫展,怎样了局呢?”

尊者安祥地微笑着说道:“我本来不必生这一场病的。目下不得不生病的原因,你应该很清楚吧!一般凡夫的生病原与瑜伽行者的生病性质不同,缘起亦不同。我现在的病,实为佛法庄严之表现。

操普博士心中想着:尊者似乎在怀疑着他,可是不敢决定。因为尊者说病可以转移,这一点,是决定不可靠的,天下那里有病可以移让给人的事呢?于是他就说道:“我对于尊者的病因不很清楚。如果病由魔鬼附身而起,就应该修驱魔法;如果是由四大不调和而起,就应该调身服药。如果病真的能够转移到别人身上来,就请尊者把病移到我身上好了。”

尊者说:“有一个大罪人,心中的魔鬼跑出来损伤我,使得我四大不调生了病。这场病你是无此能力把他除掉的。我这个病虽然可以移给你,只是恐怕你一刻都受不了,所以还是不移的好。”

操普心想:“这个家伙根本不能把病让给什么人,所以故意说这些风凉话。非使他出丑不可!”于是就再三坚持请求尊者一定要把病转让给他。

尊者就说:“你既然这样坚持请求,我就暂时把病移向对面那扇门。倘若移给你,你是受不住的!你看好!”尊者就以神力把病苦移到对面那扇门上。门最初发生吱吱的响声,似乎是要分裂的样子,一会儿真的裂开来成为许多的碎片。再看尊者,果然现出无病健康的样子来。

操普博士心里想:“这根本就是障眼法的魔术!骗不了我。”就说道:“啊!这真是稀有啊!但是还是请尊者把病移给我好啦!”

尊者说:“你既然这样苦苦的要求,我就把病的一半移给你好了。全部移给你,你决无力承受的!”尊者便把病苦移了一半给他。操普博士顿时痛得要昏了过去,颤抖都不可能,呼吸也出不来。差不多即要断气的时候,尊者就把移给他的病收回了一大部分,又问他道:“我才给了你一小半病,怎么样?受得住吗?”

操普亲自尝试过一场剧痛之后,心里生起了猛利的忏悔心。跪下来,顶戴尊足,满面流泪地哭道:“尊者!尊者!圣人!圣人啊!我诚心的忏悔了!求您饶恕我啊。我把所有的家产一切都供养给尊者,我的罪业果报,请尊者想办法啊!”操普哭得非常的伤心。

尊者看见他是真心忏悔,非常高兴,就把他身上还剩下的一小部分病也收了回来,对他说道:“我一生从不要田宅财产,现在快要死了,更用不着这些了。你保留着好了。以后就是断命也莫要再作恶事了。你这一次所作罪业果报,我答应替你消除好了。”

操普对尊者说道:“我从前作恶的原因,大半都是为了钱财,我现在也无需任何财产了。尊者自己虽然不要,但是尊者的弟子们修行总是需要资粮的,请您替他们收下了吧!”他虽然这样请求,尊者还是没有接受。后来弟子们接受了,就把这笔财产作为集会供养之用。到了现在,曲巴地方还有这个集会供养。

操普博士此后果然放弃他一生的贪恋,成为一个很好的修行人。

尊者对弟子们说:“我所以要住在这里,就是要令这个大罪人真心忏悔、从罪苦中解脱。如今此事已毕,我该要走了。本来大修行人在村镇中圆寂,就如同皇帝在平民家中死去一样,所以我要到曲巴去找死的地方了。”

弟子色问惹巴就说:“上师啊!您老人家这样重的病,走去实在太辛苦了,我们去弄一个轿子来抬您走吧!”

尊者说:“我不一定真是在害病,我死也不是真的死,只是示现病相死相而已!用不着什么轿子。年青的徒弟们,你们先到曲巴去吧!”

等到年青的弟子们走到了曲巴的时候,尊者早已在炽结崖洞等候他们了。许多年长的徒弟们说:“是我们伴随着尊者一起来的。”另一个人说:“尊者在毒龙顶窟上害病休息。”曲巴村后到的施主们却说:“我们看见尊者在著卡顶窟说法。”又有些施主则说:“是我们和尊者一同来的。”还有许多人却都说:“我们各人在自己的家中都有一个尊者前来承受供养。”那些最先从曲巴来的人就说:“尊者先到曲巴去的!是我们侍候尊者一起来的!”于是后来的,看见尊者说法的,和承事供养尊者的,大家各执一词,争辩起来,不知谁是谁非。尊者听了笑道:“你们都是对的,我之所以如此,不过是同你们开一开玩笑罢了!”

(待续)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