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光:邪恶势力对海外法轮功的骚扰

【明慧网2000年12月31日】(DOC|PDF)

*美国*
    李肇星在维吉尼亚大学诽谤法轮功和西方媒体
    法轮功洛杉矶中领馆前请愿;领馆抢地设桌散发诽谤资料
    芝加哥中领馆粗暴干涉密西根州内政
    旧金山总领事上电视“宣传”法轮功
    世界日报“华人要闻”:弄巧成拙
*澳门*
    给澳门的江帮邪恶曝光
    被澳门警方抓捕的三十多名学员陆续获释
*澳大利亚*
    江泽民的帮凶在澳洲国土上撒野
    悉尼领事馆的又一次丑恶表演
*加拿大*
    渥太华公民报:在北京的八小时恐怖


*美国*

李肇星在维吉尼亚大学诽谤法轮功和西方媒体

11月27日,江泽民在海外的帮凶、中国驻美大使李肇星在维吉尼亚大学发表了半个小时的所谓演说。正如他在以往历次类似场合的演讲,李肇星重复不断地谈到两个问题:台湾问题和法轮功问题。在法轮功问题上,大使一贯由以下几点进行诽谤攻击:(1)法轮功是XX,正统宗教崇拜的是历史人物,而法轮功崇拜的是活人;(2)1400例;(3)美国人民和中国人民都不喜欢法轮功,美国只有少数人被蒙骗。

大使发言结束后的自由提问时间里,一位法轮功学员首先简要就大使的污蔑作了澄清,紧接着问道:第一,江泽民政府如何解释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实?第二,为什么如此害怕真相的传播,疯狂搜捕学员,如美国绿卡持有者滕春燕回国时被抓及受秘密审判?

李大使对学员的问题避而不答,拐弯抹角地表示:关于镇压的报道,西方媒体不见得是可信的。而且他矢口否认滕春燕受审。然而在会后另一学员上前与之交谈时,李大使却又声称自己根本不知道滕春燕的事情。李大使前后不一,给了自己一记响亮的耳光。更难以自圆其说的是,滕春燕一事惊动了美国各级政府,海外法轮功学员在各地的中国大使馆及领馆前展开了声势浩大的声援行动,要求释放滕春燕。身为中国驻美外交官,李大使居然对此一无所知,这种借口也未必太苍白无力了。

很多与会者向学员们发出会心的微笑。会后,一些听众热情地走上前来对学员表达他们的关切与同情,说:“你们敢于站出来说话,真好!”其实,我们的在场与提问,对邪恶本身就是一种震慑和抑制。近来江泽民邪恶势力向海外蔓延,诽谤、攻击甚至对海外学员进行人身伤害,制造各种各样的威胁、恐吓,妄图阻止真相的传播。对邪恶的纵容是对正的因素的伤害。作为大法的一粒子,我们应站在法的基点上,更清醒地、更大智慧地看待一切,从本质上认识、窒息邪恶,主动地消除邪恶、维护正的因素,并在此中修我们的大善大忍,而不是被邪恶牵着走。

李肇星回答问题时还在继续造谣,学员想插入说话,李大使却心虚发慌、借口时间有限而请另一位听众提问。会后一位听众对学员说:“这种情况下,你们就应该继续站出来与他(李肇星)直对,不能让他欺骗、伤害更多的人。”另一美国法律界人士提出:“如果他们(江泽民的海外势力)在公开场合造谣诽谤、人身攻击,你们可以把他们的讲话录音,收集证据、对其进行起诉。”

作为一国的外交官,李肇星在如此不惜代价、煞费苦心地四处替江泽民政府散播谎言,实在可笑亦可悲。在美国,个人信仰是合法且受人尊重的。李肇星不顾身份不分场合地随意攻击不仅中国的法轮功修炼者,以及各国的法轮功修炼者、各国的法律体系(因为法轮功在各国是合法的)以及媒体。这里我们警告李肇星,如此执迷不悟地追随江泽民害人,下次难免被人控告诽谤罪。历史是无情的,天理昭昭,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为人为官皆须凭良心、讲道德。否则报应一到悔之晚矣!

(2000年12月2日稿)


法轮功洛杉矶中领馆前请愿;领馆抢地设桌散发诽谤资料

【明慧网洛杉矶消息】洛杉矶法轮功学员中领馆前的和平请愿已进行了两周。今天学员们依旧准时来到中领馆前。

和往常不同的是,我们平时炼功请愿的草坪中央摆着三、四张折叠桌子,上面放着各式各样的诬蔑诽谤法轮功的中英文宣传资料。有传单、小册子,还有录像带。堂堂中领馆前相距不到两米的草坪上,人行道上、桌面上,一片狼藉。看来,领事馆官员们早有准备,来了个“先下手为强”。

法轮功佛学会在美国合法注册,中领馆官员在美国公开场合散发诬蔑诽谤法轮功的材料,我们将就此事咨询律师及有关机构。

学员们先把地面收拾乾净,然后把四副大图片用架子撑起来,放在使馆摆资料的桌子前,以便路人观看。一位维持秩序的联邦便衣警官告诉我们说,架子太靠近行人道了,可能会阻碍行人。于是我们立即把架子往后挪了一挪。谁知,领官官员们冲过来把桌子搬到我们的图片前,正好占有了我们让出来的空地。我们见状,决定不与他们一般见识,把图片搬到了旁边的一块草坪上,后就开始安静的炼功。巧的是,他们把桌子挪到人行道边后,我们更有空地炼功了。

注:红箭头所指是那些摆放诽谤资料的桌子。

我们展开了巨型横幅,“中国:停止迫害法轮功”,标语牌“制止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和“请支持法轮功的人权”。二十来位学员炼功,几位学员向路人散发法轮功真相的材料,给世人一个了解什么是真正的法轮功的机会,并对大陆法轮功学员给以道义上的支持。

来到这里请愿的学员很多是老年人,我们不为名利,也没有任何政治目的。我们唯一的目的就是让世人知道每天都在发生的对大陆法轮功学员极其无耻极其残酷的迫害,并呼吁中国政府立即制止江泽民一夥灭绝人性的刽子手的暴行。

领馆的官员们,想必你们也非常清楚江泽民一夥的所作所为是多么的伤天害理。你们为了自己的所谓仕途,如此卖力的为这群注定将被历史审判的罪犯们卖命,请问你们对得起自己的良知吗?!

2000年12月6日


芝加哥中领馆粗暴干涉密西根州内政

【明慧网密执根消息】 数日前,驻芝加哥中国领事馆的“三人小组”出现在密西根州罗切斯特山( Rochester Hills) 市政厅,声称代表中国政府要求该市作出道歉并取消对法轮功的褒奖。

面对不速之客,市政府秘书表示:因市长很忙,在没有预约的情况下无法安排会面。鉴于对方僵硬态度,市长最后答应抽出十五分钟听取陈述。在了解完对方的立场与观点之后,罗切斯特山市政府当即表示拒绝中领馆人员的无理要求。

据悉,在该三人出现前不久,市长办公室曾收到一匿名电话骚扰,该女性出于同一目的,自称就读于奥克兰(Oakland) 大学,却既不说姓名又不留电话地址,现已引起有关方面的关注。

现在罗切斯特山周围各地区已得知此消息。邻近的 Troy 市不久前刚对法轮功作出褒奖,对于中领馆该三人的行径,市政厅的评论是:“不知羞耻”。

(2000年12月6日)


旧金山总领事上电视“宣传”法轮功

【明慧网加州消息】 记得师父曾经说过,"每一次对大法的破坏都是对我们的弘扬"。

12月6日一大早,湾区法轮功热线电话上接到好几通华人打来的电话,询问哪里可以学功或买书。一天下来,打电话来想了解法轮功的人比平时多了一倍还多。怎麽回事呢?高兴之余,接电话的学员问了一位打电话来的老伯伯:"您怎麽想起来学法轮功了呢?"没想到回答是:"既然XX党这麽注意,又有这麽多人炼,法轮功一定有他的道理。我想看看到底是什麽。"

原来是头一天晚上在当地中文电视话越地平线节目里,驻旧金山中国领事馆的王总领事大谈法轮功,说的当然不外乎是些陈词滥调,然后把残酷镇压和迫害一概否认,责任更是推了个干净。虽然是一派胡言,却引起很多观众的兴趣,想要了解法轮功。

(加州湾区学员报道2000年12月11日)


世界日报“华人要闻”:弄巧成拙

【明慧网】 为了法轮功学员四日至八日在阿罕布拉市举行『法轮大法周』,中国大陆驻洛杉矶总领馆副总领事许士国“紧急约见”阿市市长陶保罗,要求对方予以澄清,并于七日下午传真各华文媒体,公开一篇拟妥的“陶保罗市长向中领馆认错道歉”新闻稿。

陶保罗市长七日远在波士顿,媒体无法向他查证中领馆新闻稿的内容,阿市市府律师表示,市府确曾发函给法轮功团体,内容为表达市府立场:“不支持法轮功,但强调尊重言论自由,不愿卷入政治争议。”法轮功团体也表示,市府并未干涉学员练功,也未要求收回贺状,和中领馆新闻稿所言有相当出入。

陶保罗是否曾向中领馆“道歉认错”,只有他自己最清楚,但读完中领馆的整篇新闻稿,其口气仿若中领馆是阿市市府发言人,阿保罗市长是其下属,令人“印象深刻”。

在中国大陆,法轮功是官方眼中X邪教,中共认定其组织具有政治目的;在美国,可没有任何法令规章断定法轮功是邪教,除了集体自杀的“人民庙堂”外,几乎没有宗教被政府宣布是必须消灭的邪教,宪法明文保障人民有言论自由、信仰自由,况且许多法轮功学员是美国公民,这也是阿市市府律师在答复华文媒体询问时再三强调的。

如果以中领馆所言“从事反中国政府的活动”,“有目的的政治组织”两项标准来看,为何中领馆独独“厚爱”法轮功,颇耐人寻味。此间侨界反北京、支持台独、藏独、民运的政治组织多得很,中领馆要抗议的对象太多了,建议中领馆何妨先一一向这些组织所在地的市政府发函“ 警告”,市府不得与这些组织挂勾或颁发表扬状,否则就是中领馆“失职”了。

其实,市府致赠贺状、声明状给在辖区内做生意或举办活动的个人、公司行号与组织团体,在美国是一件稀松平常的事,连中、港、台歌手来赌城拉斯维加斯做秀,都可获赠某城市一张贺状表扬,此举纯粹表示友善,并不代表市府支持对方的立场。此中领馆因为国内的政治正确问题,把神经绷得那么紧,反而造成不必要的对立,和美国的大环境也格格不入,现在更多城市有“法轮大法周”,中共打压法轮功的效果可能适得其反又获再次证明。

*澳门*

给澳门的江帮邪恶曝光

【明慧网】在江泽民抵达澳门的前夕,澳门警方对法轮大法学员采取了强行入屋搜查甚至妄图栽赃嫁祸的邪恶行径。

12月18 日夜约10时45分澳门情报科四个便衣(2男2女)说接到线报,怀疑学员家有无证人士,藏有枪械、弹药及违禁品,要我们签署在无刑事法官在场的情况下同意入屋搜查的文件。学员要求叫法官来。他们说如果我们不同意搜屋,立刻把学员全家四人(三人修炼)带走。如学员再不合作,更可叫消防队撬门强闯民居。

学员抄下他们的姓名、警号、确定何为他们口中的违禁品。他们收起学员们的身份证并进屋搜查。大法弟子堂堂正正,不怕他们搜。翻箱倒笼一无所获,后看到一信封内有小撮茶叶,如获致宝,想强行拿走。学员严正的说这是茶叶与铁罐茶叶一样。但他们一定要拿走。说只是怀疑身份这一条就可以拘留我们最少六个小时。

学员说把茶叶分两包,封口,签名,各拿一包,如他们栽赃茶叶是毒品,学员可以拿去公开化验,他们不肯分,更坚称要把茶叶和学员四人一起带走。学员不从。

此时,大批记者赶到,他们的面目就变了、判若两人。之前,学员打电话都被他们多次按断。现在,在媒体前不肯见光,总是背对传媒。后来茶叶很不情愿的分了二包,又要拿走。学员一定要他们写是怀疑违禁品、封口、签名后才能拿走。不然这是私人财物,不许拿。叫他们签名他们就怕。后来宁愿不拿也不肯签名。他们栽赃的卑鄙用心暴露无遗。李洪志老师说:“因为打击善的一定是邪恶的。目前它们迫害学员与大法,所有采用的行为都是极其邪恶的、见不得人的、怕曝光的。一定要将它们的邪恶叫世人知道,……”(新经文《理性》)

他们急着要走了。学员讲既然你们查了,你们一定要签检查结果,有否非法居民、枪械、违禁品?他们又不敢签。最后连学员该签名、确认他们没拿走东西的地方也不用签了。不敢再留,从楼梯离去,连电梯都不坐了。

因为学员是法轮大法弟子,回归纪念日临近,近期很多学员及家人都有便衣24小时用汽车、摩托车、及走路跟踪、盯梢。学员曾去司法警察局报案,不获受理。更说如果学员有空也可以跟踪他人。今天中午,学员与大批报社、电视台记者见面,设想邪恶因此而采取行动。这事是对澳门法轮功修炼者的迫害,手段卑鄙、无耻。

澳门是法治社会应依法执法,不能以任何借口肆意践踏人权。

在此哀心感谢支持公道的记者们。谢谢!

法轮大法澳门修炼者
林逸明
2000年12月19日

被澳门警方抓捕的三十多名学员陆续获释

【明慧网港澳消息】

19日凌晨香港学员来电

1、赴澳门和平请愿的香港和其他地区学员约三十多人被警方强行抓捕,场面悲壮,香港大多数媒体记者见证这一野蛮行径,并作了正面报导,谴责这种暴行。至收电时为止(美中6:00时)已陆续释放学员。
2、另有二十多名香港学员被拒绝入境。
3、澳门大法弟子全被严密监控。大法弟子林逸明一家三口不畏强暴,走到街上打出横幅,随即遭到警方抓捕并抄家,抄家时连茶叶罐子都要想伸手进去“试探”从而制造构陷罪名,被林先生识破,严厉斥责而作罢。

澳门消息

不久前(北京时间下午6:30pm),我接到澳洲学员潘碧欢女士在澳门警署用手提电话打给我的电话,她当时正与三十多个学员一起,其中包括另八名来自澳洲的学员,被澳门警察无理拘留。至现在为止,他们仍在警署。事由:

今天下午澳门时间3:30pm左右,来自澳洲的几个学员与二十多个澳门学员一起来到蒲京洒店的一个公园在谈话、交流,随后有记者前来询问,学员们很自然地与记者们交谈起来。

不多久,澳门警察前来强硬拉人。当时澳洲学员说:“我们在这里谈话,这违反了哪条法律?我们要见澳洲领事,你们没有理由拘留我们。”但警察不由分说,只讲:“过后你可投诉。”意即现在不是讲道理的时候。从什么时候起,澳门警察中的一些人变得象那些专门打压法轮大法学员的中国公安了?是什么原因使他们如此有“专政”精神?众所周知,一个很明显的原因是:今日的澳洲时间下午4:00pm,刽子手江泽之氏要在蒲京请客,它虽凶暴成性却胆小如鼠,对“法轮大法”字样是一见一心惊,更无勇气去面对心怀“真、善、忍”的法轮大法学员。

可惜的是,澳门政府警察中的一些人也要“折腰事权贵“,跟着血债累累的江泽民步向深渊。(澳洲学员供稿)

*澳大利亚*

江泽民的帮凶在澳洲国土上撒野

【明慧网】12月11日早上,被中国政府无理关押8个月的澳洲学员章翠英所在的Bankstown市政府与中国代表团商谈与中国石家庄建立姊妹友好城市事宜,约二十多位学员前来市政府对面的公园炼功说明真相。

早上,在公园炼功场学员们的头顶上,天空呈现出用肉眼即可见的大法轮,学员们备受鼓舞。此时摆放在地上的一幅章翠英连夜赶制的彩色逼真的彩色大法轮图形与天上停留多时的法轮金碧辉映,真可谓是“天地同向”。

有几家记者前来采访学员来此的目的,学员们表示:由於中方堵塞了反映法轮功奇冤真相的各种渠道,迫使我们及世界各地的法轮功学员不得不出现在有任何中方官员出现的场所,向世人讲明真相。我们不反对澳洲与中国任何地区建立友好姊妹城市,但我们应让澳洲各地区政府及中方官员知道,法轮功被江泽民一伙残酷镇压真相。既然建立姊妹友好,当然我们有权利告之法轮功学员在中国的危难处境,从而促进中国人权状况的改善。

当中方代表团临行前,学员们高举中英文“人权、正义、和平”等横幅站在市政府门口恭候。学员们利用他们出门上车的几步之遥,上前好言劝善,希望他们了解真相,且把法轮功学员的悲惨处境向上级反映。他们有的假惺惺地接过资料,上车後野蛮地从车窗扔出车外;更有一40多岁中方男官员,面对手拿“和平之路”的学员大声吼斥着:这全是假的!且气急败坏地一只手用力把学员双手拿的几本资料全部打翻在地,由於学员拿的是A8小本资料,对方的动作又是如此粗野、猛烈,致使这野蛮的一巴掌也打在了这位还未反应过来的女大学生手上。这还是在澳洲的国土上,面对的是澳籍华人,国家干部竟敢如此撒野,可想那些丧失人性的公安对待我们大陆的同修们会是何等的残酷。

此官员的如此野蛮之举不禁使人想起不久前澳洲各家电视屏幕上出现的江泽民骄横、粗野地训斥香港记者的丑劣一幕,真是“上梁不正下梁歪”。

中国有句古语:“物以类聚,人与群分。”与人权记录如此败劣的国家建立姊妹友好,实在有损澳洲人民的善良形象。

据悉Banktown十几位议员对此事宜也有相当大的异议,在此我们诚心规劝法泽民一伙以国家、人民利益为重,立即停止对法轮功的残酷镇压,否则声名狼籍有耻於中华民族。

悉尼学员
2000年12月12日


悉尼领事馆的又一次丑恶表演

【明慧网】12月22日(星期五)下午4时左右,两位法轮功女学员在悉尼领事馆门外像往常一样拉着“90多位大法弟子迫害致死,江泽民将被送上历史审判台”的横幅,以及几幅中国政府镇压法轮功的宣传图片。

这时,从领馆出来六、七个人,其中一个人说:“我们现在要冲洗地板了,你们把东西挪开。”这时一个法轮功学员说:“我们可以把东西挪开,等下你们冲到这边时小心一点就行了。”这话一说完,那六、七个领馆男工作人员就气势汹汹、手叉腰,恶言恶语、七嘴八舌大声叫嚷:“走、走、走、滚、滚、滚,全部都挪走,横幅给拆走!”学员说:“我们现在是站在澳洲领土上,我们横幅挂在这里一年多了,都是申请过的,为什麽要我们今天给撤走?”领馆人员说:“你们在这里给中国政府丢脸。”学员说:“你们这样的形象才给中国政府丢脸,领馆是中国对外的一个窗口,你们的无理行为,才是丢脸。”这时,在领馆铁栏里面冲水的工作人员已经把铁栏外的一位法轮功学员腿上全冲湿了。这时一位西人走过来看到这情景,就对学员说:“你们不用说什麽,让他们表演吧!”女学员就说:“你们看西人怎麽说的嘛。”领馆人员就说:“你们就认他干爹吧!”另一位领馆工作人员看到法轮功女学员穿着印有“停止镇压法轮功”的黄色T恤,就恶狠狠地说:“你把衣服脱下来,你穿它干嘛?”这时一个领馆人员指着宣传横幅说:“打死了90多人活该。”另一个领馆人员说:“你们不是修真善忍的吗?为什麽不会忍一忍?”女学员回答:“如果被打死的是你父母,你又会怎麽样?你真没有人性。”这几个领馆人员气势汹汹、吵吵嚷嚷、凶神恶煞,把一个女弟子身边带的12岁小女孩吓得目瞪口呆。

在当晚举行的近百人烛光晚会,悼念学员赵昕在大陆被迫害致死,抗议澳门公安殴打澳洲法轮功学员,一个戴眼睛的领馆人员竟然恬不知耻地向警察告状,说当天下午两位女学员用语言袭击他们。这帮爪牙真是无耻到骨髓,竟然可以撒天下之大谎,公开造谣两个弱女子可以攻击六、七个身强力壮的男领馆工作人员。这与现在中国政府颠倒黑白、诬蔑陷害法轮功的所作所为同出一辙,真是上梁不正下梁歪。

悉尼学员
2000年12月22日

*加拿大*

渥太华公民报:在北京的八小时恐怖
撰稿:兰迪.波斯维尔

【明慧网】 加拿大公民李颖(音译)是在中国为她的祖国做事。她的回报却是被拘留和审问。

(英文原标题: Ottawa Citizen: Eight hours of terror in Beijing, Canadian Ying Lee was in China to help her homeland. Her thanks was to be detained and interrogated)

一位温哥华环境顾问在谈到她二月份经历的八个小时的恐怖时说,她在中国被公安拘留和审问 ─ 这是中共镇压法轮功的一部份。

李颖(音译)是加拿大BC省数千法轮功学员当中的一名。她说她在2月27日看望她的朋友后快到晚上12点的时候被拘留。她的朋友也炼习法轮功和参加精神心灵的讨论,目的是减轻压力和培养正面的情绪。

李小姐(37岁)说虽然她当时没有公开她的遭遇,但对中国的法轮功学员不断升级的镇压和又一名加拿大公民─麦吉尔大学教授张昆仑的被判刑使她站出来讲话。

“中国政府对我所做的行为侵犯了加拿大公民的基本人权,” 她说。

“这种行为是完全不能够令人接受的。”

李小姐在北京出生,1989年来到加拿大,之后在BC大学获得计划学博士学位。

今年初,她加入了一个由工程师和私人顾问组成的小组。他们获得了一个由加拿大国际发展机构授予的帮助中国改善交通体制的合同。

2月26日到达北京后,她去看望了两位炼法轮功的朋友并给了他们因特网上中国政府在1999年七月禁止法轮功之前对法轮功抱肯定态度的新闻。

“在回旅馆的路上,我发现我被跟踪,” 她说。

大约晚上11点45分,她在房间里接到一个自称是她朋友的人打来的电话,正在旅馆的门厅里等她。

“当我下去后,两名身着便衣的国家安全官员靠近并让我跟他们走,” 李小姐回忆道。 “他们把我带上一辆有遮帘的汽车去他们的办公室。”

在以后的八小时里,她说她在一个有五把椅子和一张桌子的小房间里被审问。两个男的坐在她前面,两个女的坐在她后面。

“他们问我来中国的目的是什么,我去见了谁,还要准备见谁,”她说。 “当他们意识到我确实是持有商务签证并肩负加拿大国际发展机构的任务时,他们转到从因特网打印的文章作为我的 ‘罪名’ -- 携带非法文件。”

李小姐说:“他们威胁我写供词,我拒绝了。他们威胁我要对我刑事拘留调查。他们还威胁说我会被送进监狱尽管我有加拿大护照。他们给我看了一个将把我送去拘留所的表格。”

早上李小姐回到她旅馆的房间,她说她的房间明显地在她受审问期间被搜查过。

那一整天,在她参加关于项目的会议时,李小姐说:“最少两辆车,六个人一直跟着我。” 而且当她返回旅馆房间时,她又被安全官员联络并问她是否涉及一个法轮功的网站。

她说她被要求提供她的个人电话通讯录,并被问及关于她在中国的各个朋友的事情。

在以后的十天里,项目的成员到湖南、山西和青海的一些城市,李小姐说她一直被监视并被安全官员数次盘问。

3月10日,她从北京机场乘飞机返回加拿大。

在当时,她说,她给总理让.克里田发了一封电子邮件表达了对镇压法轮功的不满,但没有提及她本人的遭遇。

五月份,当她要回中国继续她的交通项目时,李小姐说她的商务签证被驻温哥华的中国领馆拒绝。

在中国各地都有亲戚的李小姐说她并不害怕回去。

“我没有做错什么,” 她坚持说。“他们对我的迫害行为和对法轮功整体的迫害行为都是错的。”